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菲律宾:游击队成员女儿之死

3346073307_55d6e18355-201x300.jpg

2009年3月5日晚间,两名武装男子绑架20岁的蕾贝琳(Rebelyn Pitao),她是来自菲律宾南部Davao的教师,隔天邻镇居民发现她的遗体,身上满是冰钻造成的虐待伤痕,还很可能遭到强暴。

虽然蕾贝琳的父亲皮塔欧(Lenicio Pitao)是共党游击队「新人民军」领袖,她的母亲宣称女儿并未参与相关活动。

外界常指控菲律宾政府与游击队对抗时,常出现违反人权行为,不过总统艾洛优(Gloria Macapagal-Arroyo)否认军方参与绑架及杀害蕾贝琳。

许多人对此残忍案件感到愤怒,菲国博客圈里亦有不少回应,包括知名公共知识份子与文化评论者E. San Juan, Jr.写下一首诗

蕾贝琳原本要在3月20日庆祝21岁生日,Norma Dollaga认为若她未如此早逝,便能够以教师身分为社区贡献更多。

Marry Anne's Musings很同情受害者及家属:

我个人并不认识蕾贝琳,但人们在溪边发现尸体时,她只身着内衣裤,还有不少刺伤伤口,双手遭绑住,口部也用胶带封起来,让许多人 揣测她生前遭虐待及性侵害,我身为母亲,一定会尽全力保护孩子,不让他们受到残酷世界的伤害,不让女儿一再受苦,在此向蕾贝琳的母亲表达同情,并向家属致 哀。

That Word in Me愤怒人们一再蔑视人命的价值与崇高:

不管她是不是游击队成员的女儿,政府屡次想搜捕这个游击队未果,这个游击队曾多次对抗政府及军方胜利。

让我真心感到愤怒的是,这种凶狠、恶毒的行为竟发现在一个无辜者身上,身为她父亲的女儿有错吗?她父亲多年在逃是她的错吗?为何她要受如此待遇?

资深记者Ding Gagelonia指出,此案曝露菲律宾严重的人权问题:

我们所居住的国家,理应是个以人权法案为根基的民主共和国。

但为何20岁女孩蕾贝琳的遭遇却不然。

这位记者进一步质问,是谁杀害蕾贝琳?许多人都和Musings of a Random Mind一样,直指军方涉入绑架撕票案:

若非军方涉案,谁会有能力和动机绑架并谋杀游击队领袖之女?她唯一的「罪刑」只是父亲成为游击队领袖,人权观察组织去年指出,自总统艾洛优于2006向新人民军「全面宣战」后,菲国杀人案件显著增加。

总统下令彻查案情,以揪出犯案者制裁,但从往例研判,对这个可能是菲国史上最贪腐的政府,没什么值得我们期待。

和平运动者Amado Picaradal神父感叹菲律宾「死亡文化」长期存在:

25年前,杀害疑似危险份子与罪犯在菲律宾很常见,我曾希望随着马可仕独裁政权告终,这一切能成为过去式,今天在Davao又重演。有支行刑队暗杀可疑罪犯,还有另一个团体绑架并杀害游击队及其亲人,这是死亡文化与暴力阴影在我国另一项证据。

校对:trust1021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