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尼泊尔:国内抗争频仍

尼泊尔这个喜马拉雅小国似乎总没有喘息机会,苦难每日俱增,历经Pashupatinath寺庙争议、军方招募事件与领袖对制定新宪兴趣缺缺,现在国内又出现连串暴力抗争,还加上每日停电16小时。

西藏难民三月上旬在尼泊尔抗议中国政府,纪念西藏起义抗暴50周年,三名分别来自荷兰、英国与挪威的外籍人士在过程中遭逮捕,虽然尼泊尔长期支持一个中国政策,每当全球媒体播出难民抗议或与警方扭打画面,仍影响尼泊尔形象。

3220081146_53dae5fd99.jpg

西藏难民于2008年10月12日在中国大使馆前抗议,照片来自Mafate69,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Red Room张贴Andrew Q Lam访问一位西藏难民的内容,从难民观点描述在尼泊尔的生活,以及对西藏的感受,有别于一般亲中国与亲西藏人士的口诛笔伐:

1961那年我8岁,中国政府强迫我们离家,于是我们逃到尼泊尔,他们要我们学着做个好共产党员,还逮捕所有喇嘛,所以我们待不下去。

一家子共14个人,起初三年我们活得不像人,完全仰赖国际慈善机构喂养,后来姐妹和我学着编织地毯,才开始养家活口。

我们在尼泊尔没有公民身分,居住近40年,我们还是无法买地,只能承租或住在西藏难民营里,我现在有自己的古董店,但不可能拥有房屋的所有权。

塔鲁族(Tharu)这个少数民族聚居于尼泊尔南部平原,也曾上街抗争两星期,要求政府不该将他们列入人数较多的特莱族(Madhesi),并要求获得公务员优先任用资格。

Voice of Tharus转载Kishore Nepal的尼泊尔文投书,其中论及塔鲁族的愤怒:

在这改变时代,我们若要维持一个国家型态,唯有在尼泊尔的共有认同下,包括不同言论及观点才行,我们不需要共同文化基础,但必须建立自治区,让塔鲁族、特莱族及其他族群能多元地共同生活。

穆斯林和特鲁族一样,在尼泊尔皆属少数族群,穆斯林上周也走上街头,争取明确的族群地位,以及公务员优先任用资格:

尼泊尔穆斯林少数族群今日扬言,若政府未将他们列为特莱平原上另一个族群,将在首都发动大罢工。

这是国内另一起要求增加政治及经济权利的族群抗争,穆斯林宣布下周将发动更多抗议,以反对政府在新宪法内的族群分类,又将穆斯林列入特莱平原上的特莱族内。

在最近消息方面,Kantipur报导穆斯林领袖与政府会谈已结束,据称结果相当正面,政府表示愿意处理各项要求,不过细节尚不明朗,但今日尼泊尔诸事不顺,会谈结束之际,又有一群穆斯林宣称「全国穆斯林联合抗争委员会」无法代表他们,要求政府先处理他们在2月25日提出的要求。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