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危地马拉:青年音乐家遇害事件

[除另标示,文章连结皆为西班牙文]

“国际特赦组织”曾形容“数百万危地马拉民众都生活在贫困与暴力威胁下”[英文],最新的受害者是青年小提琴手喀斯楚(Hans Castro)和两位同伴罗布雷多(Andrea Robledo)及乌雷亚(Edwin Urrea),谋杀案发生在危地马拉市市郊,遗体后来在Valle dela Cruz村的La Quebradita发现。

violin1.jpg

照片来自Midiman,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博客对喀斯楚之死相当感伤,他生前就读管弦乐团学校,18年的生命里有11年都在学习小提琴,这则消息让Una Hoja de Papel博客的Sakis González格外震撼,因为喀斯楚是妹妹最好的朋友,他写了篇文章名为“乐团哀悼小提琴,妹妹哀悼朋友”:

喀斯楚生前就读的音乐学校举行葬礼,现场满是亲友和乐团同伴,他们演奏令人忧伤的曲目,人们拭泪反映哀伤之情,他们将手指放在弦上演奏美丽旋律,但并非出自乐器,而是打从心中献给这位优秀的年轻人。

Letras de Mariomarch在“遭谋杀的小提琴”这篇文章中表示,要写这个题目很难,但还是有责任记录对喀斯楚的怀念:

我以下写的这些话,喀斯楚的家人或许永远都看不到,但我只想表达对此事的遗憾,当年轻艺术家都遭到谋杀,这个国家还有希望吗?我 们要如何表达对一个国家、社会与交响乐团的哀悼?我们该对他的父母亲友说些什么?这实在可耻,一个想显得特别的青少年却因为谋杀案而断送生命,当人们读到 消息,很遗憾对多数人而言,这只是另一则新闻,我不是说喀斯楚的生命比其他年轻人更宝贵,但我肯定此事突显我国社会在这个时代的愚蠢,遭谋杀的小提琴现在 奏起苦痛与失望的奏鸣曲,那是危地马拉人在这国家每天聆听的奏鸣曲。

暴力事件不断已夺走这三人的性命,危地马拉国会还在讨论新的枪枝法案,联合国“反危地马拉避责国际委员会”正在协助危国调查“暴力犯罪组织,据信这些单位造成国内治安恶化与司法体制瘫痪”。

但危地马拉仍失去一位很有前途的年轻音乐家,正如哲学家雨果(Victor Hugo)所言,“音乐表达无法言说、无法静默的情感”。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