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达加斯加:政变起因与后果

[除另标示,本文连结皆为英文]

马达加斯加历经3月17日政权转移后,国内动荡持续升温,15000人连续第六天走上街头抗议政变,警方亦连续三天使用催泪瓦斯驱离群众,员警亦于3月29日向示威群众开火,造成34人受伤、多位民众失踪

Stephen Ellis除与Solofo Randrianja共同经营Madagascar: A Short History博客,亦为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教授,他说明马达加斯加混乱的根源

马国动荡主要源于社会极度贫困(七 成人民皆为贫民),且该国生育极高(1900年该国人口不到300万,1960年已达600万,今日共2000万),每年大批年轻人投入劳动市场,造成国 内局势波动频仍,[…]前总统拉瓦卢马纳纳(Marc Ravalomanana)于2006年竞选连任成功,他虽然身为总统,却不放弃追求自身企业利益,这项因素当然导致他后来被迫下台。[…]与韩国企业协商出租土地供种植农作物出口也是一项大错,因为马国民众对祖地情感连结强烈,故对出租土地一事相当害怕。

Ethan Zuckerman亦解释大宇物流租借土地案失败[中文]与目前动荡其间关联:

韩国企业最近与马达加斯加签署史无前例的协议,以每公顷12美元的价格,租借320万公顷的可耕地,[…]大宇计划将多数土地用来种植玉米出口回韩国,其余土地种植棕榈树,以生产棕榈油提供生质燃料市场。这项交易相当突兀,因为马国粮食供应并不稳定,且国内民众多为小农,[…]由于马达加斯加生态环境脆弱,未开发土地应是该国长期保护的资源。

拉瓦卢马纳纳于3月17日将权力交给军事委员会,针对国家状态筹办公投,当时的反对阵营否决这项作法,政权亦转移至反对阵营领袖拉乔利纳(Andry Nirina Rajoelina)。

基于权力迅速转移,新政府宣称他们并未发动政变,但国际社会并不同意此说法,美国大使Niels Marquardt向《Midi Madagasikara》报纸表示,他亲眼目睹夺权过程内使用军力和威吓手段[法文]:

我用双眼见证胁迫在政变里出现,我也在枪口下遭受言语威胁,政府军威胁国内外交人员绝非正常情况。

以下是美国大使所描述事件的片段:

几天后,几个国家冻结对马达加斯加的援助。

马达加斯加企业家立刻感受到冻结援款的痛苦,Andriatefihasina Hary在Facebook的文章题为「对国际援助冻结的恐惧为何?」[法文]:

我个人认为国际援助冻结的后果令人忧心,例如我们正在施工的营建案是由世界银行资助,若他们果真撤资,我们就得解雇所有人。

上述例子在马国相当普遍,马达加斯加旅馆及餐厅业联盟主席Eric Koller向英国广播公司表示:

八成旅馆都已歇业,某些地区格外严重,多数旅馆已将员工减半,有些人遣散所有员工,却付不出薪水。

就连马国的生物多样性亦面临迫切危机,《纽约时报》Dot Eart博客的Revkin指出,Marojejy国家公园向来以保护濒临绝种动物闻名,如今却遭盗木者入侵,主管亦遭受威胁

3月28日或许也是马达加斯加危机的另一个转捩点。

反政变游行现场拍摄的影片显示,警方使用催泪瓦斯及开枪,以驱离抗议民众:

抗议者Razily拿着国旗的画面震撼马国博客圈,他在影片中向军队走去,子弹则在他身旁的土地落下,后来他遭到员警拖上小货车,《纽约邮报》张贴这段影片

madagascar-razily-heros-2803-300x210.jpg

Razily于3月28日面对警察(照片来自topmada.com)

许多Twitter用户回应Razily的勇敢行为。

Hery表示[法文]:

勇敢抗议者在马达加斯加遭军方逮捕。

TJ认为这段影片似曾相识

来自马达加斯加的影片:一个人独自拿着马国国旗遭军方逮捕,景象犹如天安门广场。

Aliostsy指出

这个马达加斯加的天安门时刻,可能引发对新政府的反弹。

从过去几天的事件看来,紧绷气氛在马国似乎尚未消散,《经济学人》认为新政府基础相当不稳固

回顾这场危机的起因,Alex EvansGlobal Dashboard博客表示,韩国似乎仍不明白整个情况怎么回事:韩国大报《朝鲜日报》[韩文]刊登一幅极具争议性的漫画,描绘黑面暴民拿着棍棒围攻正在播种的韩国劳工。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