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尼加拉瓜:夜店入场遭拒与种族主义

[除另标示,本文连结皆为西班牙文]

由于一位年轻女性想要进入尼加拉瓜首都马纳瓜(Managua)一间夜店遭拒,种族主义话题最近又在国内浮现,夜店强调有权拒绝客人,但她指控是种族主义作祟。

18岁的Majailah Francis是FSLN政党人士、中美洲议会轮值议员Bridgete Ivonne Budier Bryan之女,日前想要进入El Chamán夜店遭拒,她是位非裔尼加拉瓜人,该国非裔人口多数居住于加勒比海岸地区,据2005年人口普查(PDF档),非裔占全国总人口比例9%,她的母亲指控该夜店有种族歧视,要求夜店勒令停业。

此话一出,媒体、网络论坛与博客立刻出现诸多讨论,报纸也有许多投书,《El Nuevo Diario》报纸批评夜店行为,并抨击国内社会的种族主义根深蒂固,人权观察员呼吁关闭夜店,有些知识份子也提出自己的看法,甚至将此案与美国民权人士罗莎帕克斯[中文](Rosa Parks)相比。

iEntonces博客的Wilder Pérez认为,「这家夜店反映出尼加拉瓜诸多问题中的一项,这不是种族主义,而是阶级主义」,并列举多项理由,说明这件事为何与阶级主义关系较大,而非种族主义。

《La Brujula》访问当地多家夜店后发现,顾客遭拒多数原因为个人衣着或风格,作者Roberto Salinas García认为各种不同的人都到夜店享受,但确实私下从夜店熟客口中听到某些歧视言论:

Norman Espinoza说,我想这是店家规定,如果我经营夜店,也不会让醉鬼或恶棍入场…

我问他:「哪些人算是恶棍?」他回答:「像是街头流氓、混混、流浪汉…」,Norman不是白人,也不是黑人,他用手拨开黑色的头发,他穿着棕色条纹的白T裇。

Jackeline Orozco说:「我不会让印度人入场,不是指印度人那个种族,所谓印度人是指那些不愿接受文化差异的人。」

Animal Inedito博客的María del Carmen Pérez Cuadra肯定尼加拉瓜社会里存在种族主义

非裔尼加拉瓜人抗议得很合理,因为他们受到社会情况影响,但我认为他们该利用这个机会,反思社会歧视问题,现在有「白人」学校、 原住民与贫民学校,如果你看来贫穷、肥胖或宗教倾向与校方不同,就可能无法入学,我曾填写调查表,询问受访者是公证结婚或在教堂结婚、是否为天主教徒、受 洗神父是谁、体重身高多少等。

Alex Zedch等人也提出较持平的看法

…我想像夜店经营者应该曾指示保镖,有哪些人不宜放行入场,如果仔细想想,她肯定不是第一位遭拒入场的加勒比海女性,我也认 识许多加勒比海女性入场毫无问题,我觉得这是个政治技俩,当她不得其门而入时,当然会很生气,我也曾面临她所言的情况,但在生气的同时,也该想想究竟出了 什么问题。

…多数到夜店玩的人都曾遭拒入场,若你不常出去玩,这种事会时常发生,因为夜店都对熟客较好,有些服装规定适用于每个人,就 像人们不会只穿内衣裤进国会,我也不会裸体进夜店,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因为身份遭拒,想想看若你来自太平洋岸,中午时穿着长袖衬衫和舞裤跳起「Palo de Mayo」舞步,加勒比海岸民众会做何感想,这种情况亦然。若你觉得他人犯错不可原谅,必须将夜店勒令停业,只突显出你缺乏文化,也缺乏对国内情况的认 识,再加上你对生活经验态度多么不成熟。

其他人对这位国会议员的批评更强烈,认为她的决定太过夸张、错误、失焦,Twitter用户@isonauta指出:「五百年来,结构性的种族主义潜藏在种族融合意识型态中,如今中产阶级舞厅出现种族主义危机。」

Penalba.info表示

议员表示她知道过去还有其他案件,但她直到现在才申诉,因为当事人是她的女儿,不过她却形容自己是为捍卫加勒比海认同与种族…

许多人想必都有遭夜店拒绝入场的亲身经历,我也可以证明,有些人确实是因种族主义遭拒,但人们要懂得分辨什么时候是种族主义,什 么时候是大男人主义,有些时候只是保镖不愿让你入场,或是他看不起你,或许和种族与性别无关,身为黑人或女性,不该因此获得不公平待遇,同理亦然,当相反 情况发生时,这不一定代表是种族主义。

El Chamán夜店经营者发表声明,强调要创造包容与无种族主义的环境,几天后他们在网站上公布议员女儿在夜店里的照片,她已经成为常客。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