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苏丹:失去非政府组织如何求生

国际法庭于3月4日对苏丹总统巴席尔(Omar Hassan al-Bashir)发布逮捕令[英文]。为了报复,苏丹政府第二天立即把13个非政府组织驱逐出境,一周内又将另外3个组织也赶出国,迫使许多计划不得不终止,包括提供饮用水、发放食物、医疗与教育等工作。

这项决定让很多苏丹民众被迫离开国内,前往他国寻求庇护,Victor Angelo[葡萄牙文]身在查德阿贝歇[中文](Abeche)东南方220公里的Goz Beida难民营,他从当地寄出一些照片,并表示民众受到阿拉伯民兵Jenjawid攻击,据称这些民兵背后有苏丹政府做靠山。

3357615246_98e092967c2.jpg

专注聆听的神情,Bernard Kouchner、Alain Le Roy和我今天前往Goz Beida难民营时,认识了这一位苏丹难民。

3357635154_ecd2f00f7f.jpg

人们在大会中最关心的议题,自然是苏丹政府驱逐13个非政府组织后,对这些人的亲友会有什么后果,他们的家人仍留在达佛(Darfur)地区,仰赖人道团体提供饮食、医疗与教育等基础设施,未来该怎么办?

3356923733_2d24e0f2be.jpg

人们也很在意巴席尔未来的命运,难民非常支持国际法庭的决定。

3357749284_ebd09c0154-1.jpg

这是一位阿拉伯民兵攻击下的受害者,阿拉伯民兵是战争罪最主要的加害者。

阿贝歇地区居民获得无疆界医生组织[英文]的医疗照顾,该团体虽然知名,仍遭苏丹政府驱逐,难民营或许是该组织最敏感的工作地点,在苏丹达佛南部的Kalma难民营面积6平方公里,共有上万人生活在就地搭建的「房屋」中,建材包括木头、塑胶和各种物品,只要能抵达白昼高温与夜晚低温就行。

无疆界医生组织先前在Kalma难民营提供基础医疗、妇科及延伸计划,平均每天看诊200至300人次,妇科每天也有200人次,医疗团队 包括苏丹籍和外国籍,现在只剩下苏丹籍团队还在运作。但该团队前主管Lydia Geirsdottir表示,留在当地的苏丹籍医疗团队中,「只有两人受过该组织训练,可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而各项设备也很快就会用尽」,Cíntia Rojo[葡文]透过该组织网站关心当地情况,她表示:

达佛面临近期最严重的人道危机,换言之,生死只有一线之隔,营养不良、疾病、暴力不断,达佛冲突几乎已演变为长期问题,任何事情只要一再延宕,国际社会最终都会淡忘,非政府组织撤退对苏丹人民造成严重问题,因为当地主要社会计划都是由这些机构赞助。

map-300x210.jpg

这是达佛地区在3月5日的情况,左图显示非政府组织遭禁后,共有470万人受到影响,还有非政府组织服务的地区,以及13个遭禁止的非政府组织名单:Action Contre la Faim、Solidarité、救助孩子(英国及美国分会)、 无疆界医生组织(荷兰与法国分会)、CARE International、乐施会、Mercy Corps、国际援救协会、挪威难民委员会、CHF、PADCO,资料来自ReliefWeb,点击图片放大。

救助孩子」[英文]这个组织在苏丹已运作逾20年,近六年都在协助达佛与South Kordofan地区战火下的难民,当地在2008年共有超过五万名成人与孩童返家,该组织也在当地设置急难救助单位,组织主席Charles MacCormack表示[英文],「救助孩子」撤离之后,「对West Darfur、North Kordofan、South Kordofan、Red Sea States、Abyei及首都喀土穆地区超过百万孩童及家属,都将造成重大威胁」。

「救助孩子」与其他计划合作,提供粮食发放(在44处发送3583公吨食品)、饮用水及卫生设备(共设448个加水站与177个抽水帮浦,供应约201500位居民)、基础医疗、农业、营建及教师训练。

3339459648_257f7bc3561.jpg

难民照片来自V. Ângelo

CARE」这个团体在苏丹运作已28年,最近同样遭苏丹政府驱逐出境,该组织表示已停止在该国所有活动,并有部分设备遭苏丹政府查扣,包括电脑、车辆及房屋,CARE的工作项目包括农业、用水、基础卫生设备、教育与医疗。「挪威难民委员会」指出,该组织不仅设备遭政府查扣,人员也遭逮捕及侵犯;「乐施会」在苏丹运作26年,共与六万苏丹民众直接接触,被迫离境之后,该组织希望能尽快返回工作岗位。

AK表示,达佛地区气氛相当紧绷,Forsudan博客提到:

苏丹首都喀土穆政府的反应很迅速,我和在苏丹的几位亲戚联络后,情况似乎很平常,我有一位侄子说:「一切一如往常」,人们原本预 期一如2008年5月的经验,达佛地区的游击队应该会发动攻击,人们原本也预期会有暴力发生,结果都没出现,换言之,人们精神相当紧绷,很焦虑不知会发生 什么事,我想人们最担心的是南北和平协议带来后续效应,以及南部政府会如何反应,这也是苏丹多数主要政党的态度,政府也驱逐多个国际非政府组织,包括乐施 会、CARE、无疆界医生组织等。

多数非政府组织都预测,难民营中心将出现灾难,据估计共470万人将受到影响,并有270万人出走,更有150万人需要医疗协助、110万人粮食不足、100万人缺乏饮用水(资料来自OCHA);此外当地更出现脑膜炎疫情,无疆界医生组织的Lydia Geirsdottir表示:「但难民营里没有医疗设备,也无人将病患转院至Nyala地区的医院,亦无大规模疫苗注射,人们恐将因此丧生」。

联合国驻苏丹南部人道救援代表Lise Grande指出:「评估工作还会注意人口迁徙及流动情况」,在「上帝反抗军」攻击之下,超过十万人生活岌岌可危,其中包括36000人被迫离开位于苏丹南部的住家,还有超过16000名来自刚果的难民,Grande表示:「当地另有约五万民众生活困难,需要人道协助」。

人口迁徙情况已经发生,亦有些报导透过博客传出,sudan-blog表示,苏丹邻国查德已在重建一座新的难民营,预计将涌入约6000位难民。

本文原以葡萄牙文完成,经全球之声作者Thiana Biondo译为英文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