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全球失业与移民返国现象

本文焦点在于失业者与返国移工的故事,失业对世界各地民众有何影响?当人们谋职时,会遇到些什么困难?当移工陆续自国外返乡,对于开发中国家会造成什么问题?

失业日记

有几个网站都固定提供失业相关消息,例如Layoff TrackerLayoff DailyThe Layoff ListSingapore Retrenchment Blog等,「国际劳工组织」亦上传全球各国最新失业数字,这些网站突显许多人认为,裁员是全球经济衰退最主要、最明显的指标。

许多失业民众都建立博客,记录自身每日内心挣扎,几个失业日记的例子包括Furbier.com(巴西)、Retalhos Da Vida De Um Merdas(葡萄牙)、Jobless and Less(美国)、Unemploymentality(美国)、Pink Slips are the New Black(美国)。

《逃离失业》是本关于韩国失业民众生活的书,Unemployment Haiku Weekly则是位最近遭裁员者成立的博客。

haiku-1.jpg
取自Haiku失业周报博客

巴西的Fabio C和失业者感同身受

失业实在很糟,会觉得自己没用,甚至没有办法放松,觉得自己一定得找点事做,当身心都已习惯工作,我现在才明白为何有些退休人士变得忧郁,也才瞭解为何有些人放假时,仍希望有十天或二十天去赚钱。

我的日子很沉重、很紧绷,因为全都一成不变,真的让我很忧郁。

国际劳工组织指出,中东与北非地区的失业率在2008年创下历史新高,全球之声作者Amira Al Hussaini曾撰文报导阿拉伯世界失业情况,其中杜拜(Dubai)尤其遭受重创,杜拜的Kinana Jarjous在遭裁员后,写下一首诗和几封道别信

实在不需要再愤怒,我很高兴一切终于结束,当然我会失去薪水,也会因工作而觉得自己「有用」,但现在都过去了。

我已写过几封道别信,最后选了最短、最和善的版本寄出,要做的事都已完成,也没有东西要带回家,我应该把力气花在努力向前,并按照自己的意愿前进,不用再伪装成另一个人。

就连电影业员工也面临失业压力,美国好莱坞一家大片厂的制作人最近也遭到裁员:

他们说电影业是少数不受经济衰退影响的行业,但当今经济唇齿相依,基础若是崩溃,很多人隔天早上一醒来,会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再支撑现有生活方式,就连万能的好莱坞最终也得裁员,电影业员工和大家一样,都得想办法找工作、待在家里、确保家人依然拥有医疗保险。

一位南非博客分析企业解雇员工的可能原因,韩国的Aspan认为「社会还无法接受失业者」[中文],以下段落译自他的博客文章内容:

多数失业者会因为领失业金而觉得羞愧,他们在领失业金的场所感到心烦。我们全都知道我们失业了,但他们用残忍的方式提醒我们这个 事实。我们不是在乞讨,但这样的情况让我们伤心。为了领取每两个星期提供的津贴,我们必须准时到达一个公共场所,提出证据来证明我们每天都努力在找工作, 经过认证后,我们终于拿到失业金。我每次走出就业帮助中心时,都忍不住羡慕其他欧洲国家的人,他们有权申请数年的失业金。另外,我会感到伤心是因为人们看 着我的眼光,其中说着:为什么应该要为家人带回薪水的人会待在家里。我难道不能有充电的时间吗?当我终于跟之前一直请求我申请信用卡的公司申请时,他们竟 然拒绝我了…我们的社会对失业者感到不自在。

失业也让许多人学会珍惜生命中的人事物,葡萄牙的Pedro很感谢亲友的支持:

许多事对我而言都很珍贵,例如亲友和同事的鼓励,最重要的是,我能握着你的手、坐在你身边,没有事比看见你真正快乐更重要,也因 此我还感到一丝乐观,将「放弃」二字从我心里的字典里剔除,因为没有任何事能破坏我心中如此宝贵的资产,如果说生命有其意义,和你同行,我的生命就有很大 的意义。

但有时失业会击溃人们的精神,埃及一位政治人物怪罪高失业率造成国内自杀案件大增

以下影片记录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会员国内的失业危机。

谋职记事

博客也记录自己努力找工作的经验,多数人都面临困难。

一位外籍人士居住于以色列,他在2003年当地发生高科技业泡沫化时丢了工作,不过后来东山再起,现在他又开始谋职,他的妻子提到就业市场的年龄歧视问题

虽然年龄歧视在以色列属违法,任何高科技产业人士都心知肚明,只要超过55岁,大家都把你当做隐影人。

当一个人拥有毕生经验,却因为超过某个年龄,没有人会打算雇用,这样的人还拥有什么?

伴侣失业时,最困难的一点在于看着他们在每天找工作和面试过程中,自尊却不断受到创伤,有时遴选过程长达三到五个月,等企业逐渐缩小范围。

巴勒斯坦人Mona现居加拿大,他很失望科技公司都想找全能员工,却希望薪资极低

各位可以听得出来,我的求职经验很糟,但各位雇主很抱歉,我不会说二十多种语言,也没有超过五年的经验,但我和许多资讯工程科系毕业生一样,都有能力学习新事物,难道愿意学习在今日是件坏事吗?或者说任何人进入就业市场时,就得知道所有事,但却领最低薪资吗?

科技业工作现在不重视员工第二专长或长期学习能力,只想找个像机器的人类,不仅知道一切,还愿意不拿薪水工作。

全球之声香港作者林蔼云撰文提到,政府计划补助大学毕业生求职引发争议:

由于失业问题日渐恶化,保住饭碗已成为首要任务,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决定以补助案方式,协助大学毕业的社会新鲜人找工作,但许多人担心这项政策实施后将破坏就业市场规则,容许企业以月薪4000港元聘请大学毕业生,其中2000港元皆为政府补助。

多个Facebook群组均已成立抗议此项政策,最热门的群组认为,财政司司长也应该只拿4000港元月薪!

德国许多求职者不得不缩短工时,以换取政府薪资及社会保险补助,另外,英国许多失业的投资银行家都涌向新加坡;沙乌地阿拉伯失业女性的工作机会很少,主因在于职场内性骚扰情况严重;一位柬埔寨博客建议柬裔美国人若想找份稳定工作,就该回到柬埔寨;社会媒体工具也成为找工作管道,例如Twitter求职网

有些人担心日本已进入「就业冰河时期」,可能会在年轻一辈创造出「失落的一代」,完全找不到全职工作,去年至少有87间公司取消331位内定员工名额[中文],今年一月共有超过500名派遣员工[中文]失业后待在临时搭建的派遣村之中。

以下这个片段里,记录日本派遣劳工今年一月避居派遣村的情况。

返国移工

由于在美国及欧洲失去工作,大批移工自海外返国,这可能是贫国爆发冲突来源,因为这些国家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与社会服务给人民。

菲律宾有800万人在海外工作,他们寄回国的汇款支撑菲国经济,如今许多海外菲律宾移工返国,其中不乏专业人士,一位菲国夫妇在美国加州失去房子和工作后,正要搬回菲律宾,菲籍家务劳工在香港也遭到本地人取代,笔者在前一篇文章中也曾到,菲律宾航空已增加飞往美国和加拿大的班次,亦可突显愈来愈多失业菲国移工不得不返国[中文]。

过去许多具日本血统的巴西人移民到日本,今日「巴西就是新日本」,全球之声作者Paula Góes曾撰文提到在日本的巴西移民因金融危机纷纷返回巴西,至少4万巴西移民打算离开日本。

Elaine选择留在日本,但她观察到日本经济将持续恶化,也担心有些巴西人在日本街头流浪

危机并无改善迹象,因此许多巴西人已离开日本、返回巴西,和我一样留下的人正努力捱过这场危机,几乎每天我都看到新闻报导有巴西人流落街头,有些人没有东西吃,也有人露宿街头,仰赖善心人士捐输。

由于移工离开的缘故,杜拜人口预计将减少8%,一位博客认为,杜拜人口将减少25%,当地学校也收到不少转学证明申请书,因为移工子女都得返回母国,有间学校因此减少一成学生。

南亚多数国家经济倚靠移工侨汇,全球之声作者Rezwan撰文提到移工突然返回南亚故乡的现象[中文]。

Sunday Posts的Supriyo提到许多人从美国移民回到印度

出于经济衰退、不安、移民程序的困难、印度新兴机会出现等因素,造成许多移民美国的印度人返国,再加上自英国的少量返国潮和杜拜爆发问题,突然间印度各大城市充满返国者,拿着一点现金,希望新生活从头开始。

离开尼泊尔的劳工人数也在增加,由于马来西亚社会倾向聘雇本地人,孟加拉移工也不得不返国

缩图来自Flickr用户Per Bjorklund,葡萄牙文引言由全球之声作者Paula Goes译为英文,韩文引言由全球之声作者Hyejin Kim译为英文。

校对: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