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秘鲁:传统歌曲与网络爱情

Huayno Peruano照片来自Otra Vez me Hice Mujer

对许多长期网络使用者而言,网络罗曼史似乎已失去吸引力,然而有些民众过往尚未接触到这波网络革命,现在正努力追上这些改变,发掘网络爱情的优缺点,以下为各位介绍三段音乐录像带,曲子都是由秘鲁民俗歌手创作,从当地观点出发,看待这些寻找浪漫爱情的新方式。

Bottle to the Sea博客的Amazilia在文章「Cybernetic Love」里,让人们注意到这些录像,也提供这个现象的文化背景,面对文化危机,许多年轻人前往大都市寻找工作与机会,再加上许多城市里网咖数量日增,让地理区域各异的原住民社群增加联系机会,也让这些乡村不再如过往孤立。这位博客指出,这些歌曲反映出安地斯山区民众也意识到「网络爱情」的优缺点。

第一首歌曲是种huaylarsh,这种huayño舞蹈是安地斯地区传统且颇受欢迎的舞蹈,录像名为「网络爱情」:

感谢UTdeM一则留言,让我们看到Huancavelica区域Huayllar地方的huaylarsh舞蹈,这是种正面且有趣的网络传情方式。

歌词里写着:

朋友你好吗,希望你把电子邮件信箱给我,来吧美丽的朋友,我希望能更加认识你。

光是透过网络,我便已陷入爱情,我觉得已深陷于爱情中,请透过网络让我感觉到你的爱意。

Amazilia形容下一段录像为「夏日热门歌曲」,她挑选其中一个版本,认为其中的舞蹈比较精彩,录像来自Cuzxo的高地,让我们看看网络时代爱情的缺陷:

歌词写道:

你为何想知道我的电话号码?为何想知道我的电子邮件?你当然玩世不恭,但你将会失去我的音讯,无论是手机或网络,你都不会找到我。

之后录像里配音的男子强调,他想要电话号码才能见面,想要电子邮件才能聊天与继续联络,但歌曲里女子回答:网络爱情?我不可能做到!你闪远一些。

下一段录像的组合比较奇怪,前面很大一部分呈现歌手穿着不同服装、介绍作曲者及乐团、接受家族成员及观众的欢迎、前往秘鲁各地,Espinar的Sweet Party Girl及Rays of Love乐团演唱Jhony Milagros的歌曲「网络爱情」,其中拒绝网络爱情的可能性,因为任何人若真正爱她,必然会寻遍天涯海角,直至找到她为止:

我不会和网络上的人产生爱情,他们是幻觉、幻想、奇想,他们只会让我哭泣。

我在寻找一位爱人,他爱我与我爱他程度相当,如果你用全副心力爱我,我会爱你至死方休。

如果你想征服我,就不会透过网络,如果你真爱我,就会用尽办法真正来见我。

网络爱情并非音乐唯一注意到的现代事物,Amazilia也写下另一篇文章,分享另外两段来自Quechua的录像,都以手机对安地斯文化的影响为主题。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