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摩尔达维亚:葡萄革命?Twitter革命?

摩尔多瓦于4月5日举行选举,由执政的共产党获胜,隔天首都奇西瑙(Chisinau)出现和平抗争,却在4月7日演变为暴力事件,抗争者闯入国会纵火。

Lyndon不断在Scraps of Moscow博客里,提供来自博客、Twitter和媒体报导的摩尔多瓦最新消息及翻译,在这篇涵盖全面和充满观点的文章中,他提供约30项不同消息来源,在他的博客里搜寻「葡萄革命(Grape Revolution)」的标签,还有更多相关内容。(若抗争者在市区埋锅造饭,或许就会使用「葡萄革命」或「葡萄酒革命」为名,以国家最著名的非人力出口产品命名。)

Nosemonkey's EUtopiaJulien Frisch提供更多关于抗争的报导连结,以下是Nosemonkey's EUtopia的观察:

[…]由于摩尔多瓦本身网络及电话网络都停用,实在很难取得可靠资讯,对于这个常受忽视的小国,西方主要电视新闻媒体尚未报导抗争事件,致使Google News常成为最佳新闻来源,这和四年半前乌克兰橘色革命初期情况异常相似,西方媒体的注意力也很慢才转移至东欧,当时资讯也是一片混乱。[…]

Mihai Moscovicikosmopolit等人都不断在Twitter网站上以英文转告最新消息,其中kosmopolit的部格格中一文是由一位奇西瑙居民所撰。

虽然现在要预测选后抗争结果还太早,有件事已经确定:社会媒体号召行动与报导此事的力量强大,尤其摩尔多瓦向来是「欧洲最贫困国家」。

Evgeni Morozov在《外交政策》net.effect博客里,写下名为「摩尔多瓦Twitter革命」的文章:

[…]未来我们记忆奇西瑙发生的事件时,是否可能记不得旗帜的颜色,只记住其中使用的社会网络工具?

如果你在一个星期前问我,像摩尔多瓦这样的低科技国家里,是否可能用Twitter发动革命,我很可能会说「不可能」,但今天我却无法确定,若各位去调查Twitter网站上过去48小时最热烈的讨论话题,可能会注意到有许多消息都加上「#pman」这个标签,和「苹果电脑」、「阿姆」和「复活节」并列。

「pman」并非「pacman」的简称,而是代表「Piata Marii Adunari Nationale」,这是摩尔多瓦首都奇西瑙最大广场的罗马尼亚文名称。[…]

自从选举结果公布,由共产党人胜选组成政府,摩尔多瓦激进年轻人愤怒走上街头抗争,Facebook与Twitter已是今日年轻人发动政治抗争的必要工具,透过这些网站发送抗争及快闪活动资讯。[…]

相关讯息在Twitter网站飞快传递,我过去20分钟都在浏览站上讯息,大概有200则新消息都加上「pman」标签(内容几乎均为罗马尼亚文,仅有少数几则为英文)。过去几小时已出现几个有关主题的工具,例如这个工具,不过必须为读者提供事件背景,还有这项工具收集YouTube影片。许多博客文章都在更新即时消息,例如这个几乎是每分钟更新,YouTube有许多影片,Facebook里也有许多照片。

Siberian Light的Andy引用上述文章后认为,Twitter是「革命人士最新热爱的工具」:

[…]Twitter肯定是我得知今日抗争的途径,但我也想瞭解,Twitter实际用来发动抗争的成效如何,我觉得主要是用来将讯息送出摩尔多瓦国外,让世界能够注意到。[…]

现居荷兰鹿特丹(Rotterdam)的「网络热爱者」Cezar Maroti认为,单纯将摩尔多瓦的事件描述为「Twitter革命」,可能会误导大众,他在Twitter上的留言包括这一则这一则

摩尔多瓦只有71位Twitter用户,http://ow.ly/2idK不可能透过Twitter号召这么多人!

***

摩尔多瓦并没有发生Twitter革命,这是社会网络革命,其他网络工具也有使用:包括Y!mess、Youtube、Flickr、Facebook等。

校对: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