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 菲律宾女孩目睹双亲遭到遣返

法律前人人平等,而在日本,没有合法入境的外国人士不得留在日本。对每个非法移民而言,遣返是条必经之路。

这就是Calderons 家族即将面对的命运。Arlan与Sarah Calderon这两个菲律宾国民,自从九零年代开始就非法居留在日本,如今在四月十三日必须被遣返到他们原出生国,使他们必须抛弃他们在日本出生的女儿Noriko。这位女孩与一般日本女孩无异,只会说日本话。

根据日本法律中关于非法移民子嗣的部份,如果小孩已经上了国中,而且父母双亲已经有一份固定工作了许久,他们可获核发特殊居留证。然而在这个案子中,Calderon 太太在两年前被发现无有效签证而被逮捕时,小孩 Noriko 仍是小学生。因此,日本法务省斟酌考量此特殊个案许久,最终给Calderon夫妇两个选择:带着小孩,或是离开日本,与小孩分开。这对父母最后决定离开日本,把 Noriko留下,交给亲戚照料,让她在日本生活。而 Calderon 夫妻可以选择不定期回来探望小孩。

这项决定公开后,一位博客私下联络[日文]了称职的当局,以取得关于此事件更进一步的消息。

我本人亲自打电话给东京移民局,问: 「Calderon夫妇的签证真的无法延长了吗,这是最终的定案吗?」

以下是他们的回应:
– 签证已无法再延长
– 既然他们家族已经接受了该方案,此事已经就此定案。
最后,似乎大局已定,而我感到有些欣慰。

334464741_e949666ac2.jpg

flickr用户Icars所摄「移民局」照片

在上个月的Calderon 事件已经引起国内外的瞩目,甚至人权团体国际特赦组织的注意。日本法务省的决议从法律上而言,也带有争议,一如许多坚持以人道角度处理此事的人士所称,该决议违反了儿童福利法的第九条,让一个13岁的小女孩与父母亲分开。

然而此事件在日本这个处理移民事务较为保守的民主国家而言,似乎是个既定的惯例。尽管对 Noriko寄予同情,仍有许多日本国民同意[日文]当局的最终决定,如博客Keibi-in所言[日文]:

最近日本电视台定期、并且以同情的角度,报导这名菲律宾小女孩及其父母逾期居留的新闻。

我也为她感到同情,然而我不认为这项处置是错误的。

即使令人感到冷血且不近乎人情,我相信法律不应该破而为之,尤其是在这个案例中。

如果为这家人破例一次,那有相同处境的外国人士该如何处置? 你会给这些在日本居留的非法移民还有他们家庭永久居留证吗?

很抱歉,我说的话可能不太中听: 如果媒体要滥施同情于这个小女孩身上,那他们应该要负责照料她在日本的生活。

当然,Calderons 并非第一起个案,事实上,去年日本也有一起因非法居留而引起媒体关注的案子,但是据一名博客指出,当时日本民众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日文],:

就我的看法,过去日本人处理这类事情比较宽宏大量,我不能说这算好事还坏事,当有一个虚弱的党从「上面」开始干预运作,国民就会开始义愤填膺 […] 也许在现今艰困的经济处境下,日本人民再也没有余裕有这种反应了吧。

这次,电视评论人给予 Noriko 有限的同情,许多评论道 :「对她而言太残酷了,但是我们也无能为力」 几乎没有播报员以伪善的角度处理此则新闻。从我的观点来理解,悲情的诉求已经不再有效,而人们也逐渐习惯看到被拆散的家庭。

这名博客随后在文中引用中央大学文学部教授山田昌宏的一篇评论,除了他自己深表同意外,也漂亮地总结了许多博客的回应:

我认为法律与情感不应被视为对立。

即使Calderons家族违法逾期居留,他们选择了日本,这块被他们认为事美好的地方来居住,而且他们也缴了税。

除此以外,他们没有为任何人制造一丁点儿麻烦。

以一个日本人来说,我希望这个泱泱大国慎重考虑让这些人们留在日本。

当然,就法律而言他们犯了罪,理当该受到处罚。然而,我希望他们能够再来日本,而且设法再一起共同生活。

校对: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