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印度2009年大选:低投票率跌破眼镜

Photo courtesy Chhavi Sachdev

照片來自Chhavi Sachdev

印度博客圈与主流媒体都在热烈讨论,尽管出现像Jaaro Re这样的选民登记宣传活动,以及如Vote Report India的透明选举计划,孟买(Mumbai)投票率却只有44.21%。

许多人都试图解释,为何孟买居民不愿投票。

CNBC-TV18座谈节目中,独立候选人Meera Sanyal、「Empowered Mumbai」组织代表Madhav Bhatkuly、孟买大学教授B Venkatesh、MumbaiVotes网站代表Vivek Gilani都想探究,孟买投票率为何如此之低。

IANS认为低投票率是因为多数孟买人只关心地方议题,但在全国性选举里,地方事务并不常受重视;Neha Bagoria在Twitter上表示,孟买多数教育水准较高的年轻选民皆来自国内其他地区,到孟买是为了工作机会,故未列名在当地选举人名册中;Twitter用户Niyukti觉得是选民厌倦「旧政治」和热浪来袭,导致孟买民众投票意愿低落;Bombay Addict认为中产阶级冷漠才是主因。

Harshad Oak认为低投票率或许并非反映选民冷漠,而是选举委员会效能不彰所致,Neelakantan也列举印度处理选举人名册的缺失,Amit则认为,投票设备损坏及名册内容缺漏不能做为放弃投票的藉口。

Randheer Singh发展出一套为何印度中产阶级不投票的阴谋论,《National Interest》的The Acron主张对「印度选民缺席症候群」进行更深入的分析。

Mohyna SrinivasanVrushali Lad对情况很震惊,难过孟买人不愿出来投票,Kamal Chaturvedi自己未投票,却说未投票的孟买人无耻。

SubinDina MehtaChhavi SachdevKayezad Adajania皆写下初次投票经验,选民名册遗漏、选务人员混乱、假选票等情况则令人遗憾,从模特儿转行为作家的Shobha De投票经验较轻松,Rajesh Jain则提到因为自己的名字从名册上消失,导致他自1992年到今年才再度投票,LiveMint的Priya Ramani说明不投票的原因。

另一群人觉得,当初人们期待孟买会有高投票率,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专栏作家Vir Sanghvi并不意外孟买投票率很低,认为人们误信恐怖攻击事件会提高都会区年轻人的公民参与意愿;Ananth Krishnan怪罪媒体造成错误期待,Twitter用户Kaushal Karkhanis表示,多数选举推广计划都锁定特定阶级,而非多数选民和大众。

还有第三群人努力思考,未来有何方式能鼓励选民投票。

Rediff询问读者,由于投票率如此低,印度是否应改为强制投票制,Mohit Atale相信若加上「以上皆非」选项,就能提高投票率。

笔者个人认为,就网络选民登记、透明及推广计划而言,这是印度史无前例的一场选举。

这些计划触及孟买恐怖攻击事件后的愤怒,藉以转化为积极对话,创造出公民参与的网络空间,正因为这些声浪,让作家Shashi Tharoor、女芭蕾舞者Mallika Sarabhai、荷兰银行印度主管Meera Sanyal决定参选。

或许这些计划未能大幅刺激投票率,但已打下让都会、中产、年轻选民众参与严肃公民议题的基础,空谈比行动容易,但得先有公民参与,才有集体 行动,这即是美国的前例,2004年时,网络参与未能让迪恩(Howard Dean)获得民主党提名,也没成功将凯瑞(John Kerry)送上总统宝座,但确已奠定网络运动基础,让欧巴马(Barack Obama)在2008年能充分运用。如此看来,2009年印度大选即像2004年美国经验。

或许至2014年时,印度会出现一位具全国性魅力的领袖,抓住年轻人的想像,此次选举中,无论国大党或人民党皆缺乏领导魅力的总理候选人 领军;年轻选民也厌倦国大党内的谄媚文化,担心人民党内的社区极端主义,也警觉到区域政党声势高涨导致政坛裂解,因此自孟买恐怖攻击案之后,社会上充斥关 于法律第49(O)条的讨论及负面投票,期待情况至2014年会改变。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