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墨西哥:流感疫情即景

[除另标示,本文连结皆为西班牙文]

新型流感(或译猪流感、H1N1甲型流感)疫情爆发[中文]约两星期后,墨西哥市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停止任何室内大众活动,包括学校、企业、餐厅等,演唱会及足球赛等大型公开活动亦全数暂停,为控制疫情,戴口罩已成为强制措施,让街道出现独特又阴沉的景象,以下是部分墨西哥民众的体验。

Banalidades y Algo de Teoría(商品与部分理论)博客的Raúl Zepeda在5月1日卫生警讯发布后,描述街上的景象

圣汤马斯广场人口寥寥如魅,本应前往国立理工学院的学生都留在家里,晚上传言停课消息已让Diego Rivera、Rabindranath Tagore、Frida Kahlo等学校关闭,教育学院也停课。

虽然是周五,街道上异常冷清,本来应该是一片喧哗、吵闹、人潮汹涌、甚至混乱,街上应有更多青少年,有些沿着街道溜滑板,有些随意漫步。

Photo of Mass at the Metropolitan Cathedral by El Enigma and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ttp://www.flickr.com/photos/marca-pasos/3483280250/

大都会教堂弥撒照片来自El Enigma,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政府建议民众在公众场合随时戴口罩,Gitana Mojada提到先前搭乘地铁时,并未戴口罩的经验:

我在下午两点整搭上地铁,里头充斥超现实画面,人们都蒙着口罩,…人们的恐惧混杂围绕着我,好像所有人才刚觉醒,好像人们都知道今天将死,但天啊…他们都忘记自己还活着!

我看着一个孩子,他的脸惊慌至极,你可以从他闪烁双眼中,看到他出门前母亲对他千叮万嘱,我坐在他身边,他看着我,对我「勇敢」未戴口罩感到惊讶,我也惊讶地看着他母亲戴着半医疗器具以防止染病,因为她的口罩不是蒙住口鼻,而是掩住喉咙…

Agridulce想起从墨西哥市联邦区回来后发生的事

就像过去前往联邦区的情况一样,我一个人去,前往办些事情,几乎没看新闻,我回到Guadalajara时,计程车司机问我: 「先生,如果不介意我问一下,你从哪里回来啊?」,我回答:「从墨西哥市」,透过后照镜,我看到他的双眼瞪得好大,路途中我感觉得他随时有冲动想逃离车 上。…最后他问我是否不怕流感,我说我比较害怕医疗体系。

El Rincón No Poético(非如诗角落)博客的Mac提到,除了流感恐慌,墨西哥却又不幸遇上一场小地震

中午过后几分钟,我正在停车要去办公室,要进大楼时,很意外看到大家都往外窜。

办公室有流感警讯?到了此刻,人们已不知如何期待,我进到广播节目的录音间时,他们告诉我发生地震,制作人和音控师则一笑置之。

-世界末日要来了! -那要到2012年才会发生,Mayas如是说。

节目结束后,我妹妹说了句很对的话:「今天墨西哥发生地震,因为昨天没人去教堂」。

在收集言论与受害者幽默反应方面,Twitter能发挥很大功能,Regioblogs收集以下讯息:

leomtxwebmaster

他们正打算用两三种方法与我分享这场流感。

nudul

该死,今天Twitter上的话题是「流感与僵尸」…各位想好主题曲了吗?

laquesefue

我要对墨西哥同胞说:整天待在Twitter上是避免罹患流感的最佳方式。

LauraDark

我们墨西哥人正在快速灭绝!! =O

墨西哥报纸《El Universal》亦收集Twitter网站上其他有关流感的有趣留言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