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与牙买加作家兼博客马隆詹姆斯对谈

Jamaican writer Marlon James

牙买加作家马隆詹姆斯(Marlon James)

马隆詹姆斯(Marlon James)1971年生于牙买加,2005年推出处女作《John Crow's Devil》即入围大英国协作家奖,亦为《洛杉矶时报》年度图书奖决选作品;第二部小说《Book of Night Women》于2009年2月出版后,书评形容为「字句优美、充满魅力」。詹姆斯现居美国,于明尼苏达州圣保罗Macalester College担任文学与创意写作教授。

詹姆斯亦为博客,自2006年5月起,在Marlon James, Among Other Things博客不时对书籍、音乐、电影、政治与社会提出反思,纽约书籍博客Maud Newton最近为詹姆斯的新作访问他,笔者也与他透过电子邮件进行访谈,并以博客写作为主题,以下为访问内容整理。

问:你在近期博客文章中批判反网络作家对博客嗤之以鼻的「菁英心态」,你常遇到这种人吗?今日似乎人人都在写博客,就连《纽约时报书评》、《纽约客》等主流刊物都有博客、广播、Twitter讯息等,这种抗拒网络媒体的态度来自何方?

答:反网络心态就在文化圈里,有些人只是玩笑,但确有许多人相信网络不能成为实质知识思维与参与的媒介,过去几乎成为世仇,几年前《N+1》杂志便曾于The Elegant Variation相互对立。

我自己深信书籍的重要性永久性,但无论书籍是否存在,文学始终都在,我们常觉得因为网络浪潮无法避免,每个人都在网络上活动,没有人会反 对,然而还是有人将网络视为即将出现的鬼怪,认为恋童癖老头都在网络上拐骗年轻男女,认为网络摧毁阅读文化,认为网络造就速成文化(我个人认为是速成文化 造就网络),他们认为网络将共有知识贬为某种言论,或任何出现在维基百科上的东西。这些观点或许没错,但过去小说、广播和电视出现时,人们也曾有相同看 法。

我并非认为人人都该开始用博客,网络上自我剖白文化有个问题,多数人其实没什么话好说,却怎么都停不下来;但是也有很多人有话要说,网络是唯一呈现这些声音的地方。

问:你觉得博客有帮助你增加小说读者群吗?

答:我不确定,我朋友Don Lee认 为我的博客人格与本人完全不同;有位创意写作教师曾说,我的文学人格更适合写作;有些人只知道我是个博客,别无其他身分。我开始写博客,是因为心中有许多 话无法透过文学吐露,尤其是关于现下生活的感想,或许我只是太懒,不愿找份杂志社的工作,我不太想吐露任何事,也不是非得有读者才能活下去,我甚至不确定 是否有人读我的作品。某种程度而言,博客是我的思绪试验场,是我撰写作品前的排练时间。

问:写博客和为平面媒体写散文有何不同?你在网络上会采取不同的策略、态度、笔触吗?媒介会有影响吗?有没有什么题材你只会写在博客里?

答:我的博客文章多半是搜寻,透过书写找到我真正想说的话,因为某种原因,这种内容在博客模式里比较自然,把我的杂乱思维组合在一起,若是放在平面媒体里,像「书柜上的偏狭鬼」这种文章就显得格式有误、有些虎头蛇尾,但在网络上就很自然,呈现这段内容的过程,我在下笔写那篇文章时,没想过要怎么结尾。

也许我想得不对,但我觉得为平面出版写作时,我在动笔之前,至少该知道我要写什么,或最起码有个发想,我在博客上也比较可能完全出于愤怒而 写,毫不在意理性,或是说显现最原始的面貌;我的写作和说话相去不远,但博客文章或许最为接近,有些人原本觉得我大概总是想着沉重事物,很意外发现我只想 着去哪里买新的《Buffy》漫画,提到漫画,我也会透过博客记录除了文学以外的一切事物,毕竟生活可不只有书,虽然我除了书以外没什么其他生活,但多多少少…。

问:换个方式问,你觉得你的博客是种文学作品吗?

答:不,像是搜寻练习,是个让思绪成长的园地,或许也是我投入新闻业的业余活动,通常用来存放我的散文,大概只有我认为琢磨后的艺术比原石好,我的博客较像是原石。

问:你是否曾想过运用博客媒介或形式撰写文学作品?

答:我在这方面是个卢德运动者(Luddite),好故事无论媒介为何都是好故事,但我有时猜想谁会这么做?博客文学和自费出版一样,都有很多缺失,当然其中一定有好作品,但就我看来,也有很多因作者骄傲之下集结的坏作品,换句话说,这些作品根本不该出版。

博客与自费出版都突显好编辑多么重要,天才可能来自各处,但当多数作者只是在网络上吐牢骚,要找到好作品就很难,我相信一定有人想反驳,但就像是选美皇后的刻板印象,人们当然不该假设所有选美皇后都是笨蛋,但为何我都只遇到笨皇后?

问:你常读哪个文学博客?你有注意规模很小的加勒比海文学博客圈吗?你对那个社群有归属感吗?

答:我对这块博客圈非常有兴趣,这个建立社群的过程,Binyavanga Wainaina在2007年PEN会议提到此事,我也曾提到这段话,他认为是网络建立当代非洲作家社群,这个团体向当权者说真话,成员也散落在各地,虽然看似虚构,却又非常真实,能够对当权者发挥力量。

加勒比海作家因各种原因而彼此分隔、散居各地,每年只因牙买加Calabash文学节聚会一次,我不知道是否有天能得到我们的巴黎,但至少我们能在网络上相聚,我不知道这句话确切涵艺,但我相信作家需要社群,至少需要道德支持。我在写第一部作品时最感孤单,我会阅读Guyana GyalLong BenchGeoffrey Philp's blogActive Voice,还有其他无数记不起来的博客,或者直接前往全球之声网站,这个网站会指引我去浏览该读的博客。

问:你希望看到哪位加勒比海作家开始写博客?

答:奈波尔(V.S. Naipaul)显然有很多麻烦事要处理,如果他愿意把更多东西放在网络上,我们就不会看到他在作品里东丢一些、西落一些,不过我只是说说。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