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危地马拉:影片控诉与社会反应

日前YouTube网站上出现前后两段共18分钟的片段,成为危地马拉全国讨论焦点,其中主角为已遭谋杀的律师罗森堡(Rodrigo Rosenberg),他个人要求影片必须在他死后才能推出;后来罗森堡的遗体在危地马拉找到后,家族依照遗愿公布影片,点名瓜国总统柯隆(Alvaro Colom)、第一夫人及两位亲信涉入谋杀案。

罗森堡在影片中指控他们,透过国营行库「乡村银行」(Banrural)贪污及洗钱,亦表示他的客户、银行前董事穆沙(Khalil Musa)及女儿身亡,也与这几人有关,罗森堡宣称穆沙发现贪腐情事,导致自己遇害。

此种大事自然在危地马拉博客及Twitter用户吸引大批反应,Jean Anleu Fernández在Twitter上建议:「人们首先应赴乡村银行把存款领出来,让贪腐银行破产」,但此话一出,检察官便以此逮捕他(Twitter帐号@jeanfer),罪名为「企图煽动金融恐慌」。

许多博客对这位Twitter用户遭逮捕十分意外,因为他的博客过去鲜少提及政治,多数主题为爱书与资讯科技工作,且据Maestros del Web指出,Jean Anleu Fernández当时只有212人追踪,法官后判处他软禁在家,并罚款6500美元。

逮捕消息令许多博客大感愤怒,纷纷发起团结行动,包括募款支付罚款,其他人则不相信,光是一则Twitter讯息,即能造成政府所宣称的社会恐慌,Jorge Mota质疑,为何政府对此事反应如此迅速,对于罗森堡在影片的严辞控诉却未获得相同待遇

没错,这个国家就是这么突兀,有人遭影片指控谋杀,有人全盘否认,当然,有人还得到国家免责权保护,却也有人在 Twitter留 言一次,就遭到逮捕,为何在此事上,警方查出行踪、申请逮捕令、动手抓人效率如此高?为何对国内发生其他暴力、谋杀及各种案件,动作却如此缓慢?当然,政 府都会想要压制网络上的反对声音。

Twitter用户Jomap19亦有同感

逮捕@jeanfer似乎显然是个烟雾弹,要转移大众对于柯隆遭指控的注意力。#escandlogt

My Heart's in Accra博客的Ethan Zuckerman分析标签在Twitter上的使用情况,发现「#escandalogt(危地马拉丑闻)的热门程度比#fixreplies、#GoogleFail、#theoffice还高,同样列在网站右侧」。

由于网络上相关讨论愈来愈多,许多人也怀疑,逮捕这位博客是否为某种征兆,Carpe Diem博客的Luis Figueroa指出

今日检察官Portillo Merlos威胁散播罗森堡影片内容的民众,我想问现任政府,对于《时代》杂志刊登「来自亡者影片让危地马拉陷入危机」一文,他们也会一并声讨吗?

基于挫折与不安,危地马拉市的街道出现抗议活动,Mi Mundo博客的James Rodriguez除拍照外,也记录两个团体抗议情况

这场危机让两场极为不同的抗议行动在危地马拉市中央公园上演,前者号召数千民众,愤怒要求为罗森堡之死讨公道,并解决社会治安失控恶化的现象,参与人士明显较为富裕,亦要求总统柯隆即刻下台。

与此同时,数十辆巴士满载数百位动员民众,在总统府前声援柯隆,多数来自危地马拉市郊的贫民区,柯隆于5月12日接受美国 有线电 视新闻网CNN现场连线访问时,承认执政党确实在贫困地区所受支持较多,这些支持者认为,柯隆政府是人们有心制造社会动荡下的受害者。虽然双方气氛紧绷, 并未发生暴力冲突。

无论是影片相关话题、抗争与政府追捕散播资讯者,此事仍在继续延烧,网络讨论势必不会就此告终。

Renata Avila亦参与本文写作。

校对: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