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本周博客:Mong Palatino

向各位介绍Mong Palatino,对全球之声读者而言,他是东南亚与大洋洲区域编辑,在家乡菲律宾,他的全名是Raymond Palatino,不仅是青年党(Kabataan)党魁,亦为国会下议院新手议员。

Photo from www.arkibongbayan.org

照片来自www.arkibongbayan.org

Mong不仅是菲律宾第一位固定经营博客的政治人物,亦为全球之声极少数进入公职的成员。

虽然年仅29岁,Mong资历已相当丰富:为国际媒体联盟撰写专栏、担任菲律宾全国学生联盟主席,亦曾积极参与众多团体,如「菲律宾和平青年」、「要求总统艾斯特拉达下台青年运动」、「青年反对石油集团」等。

Mong于2006年中加入全球之声,报导菲律宾相关消息,当时个人博客Mongster's Nest已成立超过一年,后于2008年4月升任全球之声区域编辑。

联合国单位曾将他比拟为Edgar Jopson,后者是菲国史上最著名的学生领袖,Mong推动成立全国消费者权益团体TXTPower,亦长期积极运用新科技促进政治改革。

华盛顿邮报》关于菲国政坛使用社会媒体的报导中,Mong自承他在2001年动员学生反对前总统艾斯特拉达(Joseph Estrad)时,意识到手机简讯等工具的重要性,但外界也能解读,是因为菲国年轻人处理困难,促成Mong的成绩,他在2005年写道

由于政府的劳工及教育政策,导致许多菲律宾年轻人今日感到无望又愤世嫉俗,他们大批远走他乡,就是因为在国内看不到光明未来,留下来的人则完全放弃不抱希望。

2007年,Mong第二次投入全国性选举,青年党提出青年授权、反抗贪腐及不平等、争取社会正义等政见,共囊括22.5万张选票,一举跨越全国得 票率2%的当选门槛,依据菲国国会席次的产业分配法,可获得议员席次为少数族群发声,再加上近期最高法院判决,将此类议员席次由22席增至55席,开启青 年党进军国会之路。

身为政党名单的第一人,Mong已经宣誓就职,投入国会议员生活,他在最近的Twitter讯息里,提到正测试国会内的无线网络讯号,结果「似乎没问题」。

在关于议员生涯初体验的文章中,他提到如何处理菲国政治的具体内容:

今天下午我出席一场高等教育委员会的公听会,处理HB 2380号法案,要保障若要学生通过专业证照考试,能够自行选择报名参与温书中心的权利及相关罚则,法案是由来自Bayan Muna的Teddy Casiño议员起草,我支持这项措施,法案也很可能会获委员会通过。听证会中,Teves议员表示在他所来自的省分里,有间学校要求学生住宿二个月,只 为参加温书课程。

学校不该强迫学生参加温书课,参加温书班也不该成为毕业条件,如果温书班是教程一部分当然合理,但今日许多学校强迫学生参加昂贵的温书补习课程。

笔者也与Mong对话,论及青年与社会媒体在菲律宾的力量。

你有如此丰富的经历,为何会选择参与全球之声?

全球之声前任东南亚编辑Preetam Rai于2006年邀请我加入,我立即答应,当时我已深深对全球之声着迷,我支持彰显世界各地博客的观点,加入之后,我能够更有效表达菲律宾博客挖掘的议题,我的早期报导范围包括生殖健康、护理人员移民、选举改革、非法派遣民众赴伊拉克等,过去两年来,我每个月撰写两至三篇报导。

出席2006年全球之声在印度新德里的高峰会,这场活动对我影响很大,让我更加意识到博客的潜力,能够提升政治意识及改善全球民众互动,在这场会议前,我对网络媒体的传达力量所知极为有限。

2008年4月,Preetam询我是否有意接任东南亚区域编辑,我非常喜欢在全球之声的新工作,让我有机会与区域内许多博客互动,让我 能固定获得东亚及世界各地政治发展的动态。我也意识到必须扩大对政治及社会事件的观点,我过去对身为菲律宾博客感到满足,但对邻国情况浑然不知,全球之 声的工作帮助我改善视野与阅读习惯,透过全球之声,我学着寻找未出现于主流媒体的声音与讯息,这些博客、这些声音确实存在,散落在各地等待他人引用。

你曾提到在青少年时期,你的双亲及兄弟姐妹移居他国工作,和家人相隔两地对你的生活有何影响?

我学着更加独立,也让我在大学时期学着质疑社会秩序,例如为何政府总将劳工出口做为经济政策?为何移民总成为许多菲律宾人解决贫困问题的最终方式?回想起来,我从学着询问菲律宾侨民开始成为社运份子。

菲律宾政坛大量运用社会媒体,这些媒体如何串连国内不同青年社群?(关于这项问题,Mong提供个人博客连结,我找到这篇文章。)

手机简讯已成为菲律宾民众普遍沟通的模式,就连在偏乡也很常见,让亲友之间相互联络,海外菲律宾劳工现已超过800万人,也常使用手机简讯与家乡亲友保持连系…

政治力希望透过虚拟行动,例如发送手机简讯、下载政治铃声、转寄破坏性的言论等,动员无数民众,要号召5000万手机用户上街头或许不可能,但要说服一般民众发送政治简讯给朋友却很容易。

大量匿名手机预付卡用户让民众更容易发表真实政治倾向,许多手机用户都使用较平价的预付卡服务,许多政治团体与不满民众原本害怕政府报复,现在则可透过简讯发送大胆的政治讯息,不必担心揭露身分。

另一项让手机简讯变得热门的原因,在于菲律宾政府对网络及行动通讯的审查相对较少,平价与自由增加人们运用手机从事政治活动的机会。

读完你上述所写的段落,其中提到年轻人在2005年的消极及讽刺态度,今昔之间的经济情况有何差异?

我看不出有任何差异,反而更加恶化,由于过度倚赖海外移民汇款,但这些移工在已开发国家陆续遭到裁员,故菲律宾在全球经济危机下受苦,我国年轻人仍梦想前往他国,以实现获得好工作的梦想,并同时改善家族处境,对于政府将民众做为商品出口,我不抱任何尊敬态度。

青年党不时与政府交手,成员曾遭官员威胁,甚至遭市长殴打,也曾遭武警殴打与逮捕,2007年还有两名选举观察员遭到绑架及杀害,但你还是继续下去…

没错,我们的成员遭到骚扰,有几位在历次选举遭到杀害。

若要表扬他们的勇气与牺牲,最少得坚持我们的目标,我们的政治理念代表进步力量,但受到固守现状的人民抗拒,我们会不屈不挠…

菲律宾国内外人们对你的印象,都是使用各种社会媒体的精明活动组织者,如今你成为国会议员,打算如何继续下去?

我会持续用博客记录在国会的活动,我会运用各种社会媒体应用程式来报告,例如Twitter、Plurk(Plurk在菲国较流行)及Facebook,其中一项初期活动为教导其他国会议员,让他们瞭解使用社会媒体可能改善国家透明度及治理效能。

当你得知最高法院判决,让青年党在国会拥有一席,你曾表示

…菲律宾年轻人长期扮演重要角色,在国内推动重要改变,每当社会、政治及经济情况让民众无法忍受,我们总站在抗争与革命最前线。

你对菲律宾年轻人未来五年有何看法?

我相信在2010年总统选举中,年轻人的角色必然更吃重,他们将要求政府治理的民主改革,他们要推动真正的社会改革议题,他们将影响选举结果。

但倘若行政官员成功延后选举,年轻人可能变得更加愤世嫉俗,关键在于如何防止这种情绪在年轻人之间蔓延,并将消极态度转化为改革的建设性动力。

你对未来五年的目已有何愿景?

未来五年我仍将是社运人士(在劳工与人权领域)、人民公仆与博客,我仍会是全球之声的一员,协助菲律宾几项主要语言的网络翻译计划。

青年党广告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