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台湾:网路直播与音乐试图拯救农村生命

在台湾,农业议题获得愈来愈多的关注,只不过不是因为农业部门蓬勃发展,而且刚好相反。

3月的时候我报导了即将在立法院通过的农业再生条例,由于该条例问题跟争议很多,农委会受到来自于农人、学者、以及社运份子联合起来的压力,必须举办更多场公听会,特别是在乡下地区,已获得更多民众意见。然而这些公听会多半被主流媒体所忽略,亲自参加公听会的公民记者将他们的报导发表在小地方新闻网上,成了公众得知这些讨论跟辩论的唯一管道:

公民报导与公听会

4月21日,在高雄县的公听会,公民记者Relax报导

美浓林英清先生也表达公听会并没有达到政府资讯真正公开,他是自己上网下载条例看了五遍,认为条例中有许多问题,但是也无法在公听会中表达意见。…

最后,李分局长似乎没有听到这些质疑的声音,说出“今天民众全都是支持农再条例”的结论准备总结高雄场公听会,但台下马上有民众回应“哪里有!”

隔天,在花莲县,Peggy报导

开放发言的时间到了,看着现场许多听不懂国语、不会写字的老人家,我担心不会写发言条的他们,是否会有发言权?
果然,上台发言的几乎全都是立委、议员、社区发展协会总干事、村长。…

………..

听完一场不谈农村再生发展条例内文,也没有任何政府与民间对话与回应的公听会,我跟阿公、阿嬷一样,在离开时领了便当。

官僚且制式化的公听会在网路上遭受严厉批评,最后,4月29日,总统马英九同意在总统府接见反对农在条例的行动人士。在会议中,马英九要求农委会主委陈武雄重新检视整部条例,并且“有需要的话”,将修改过后的条例上网公布。然而,会议过后并没有任何实质改变,立法院的多数委员已经决定在5月20日之前通过此条例,这天也是马英九总统就职一年的纪念日。行动人士因此自发策画透过网路广播举办“公民公听会”。他们称这次行动为“三小媒体网路直播”:

网路直播

苦劳网台湾环境资讯协会是就是二小媒体,但三小媒体还有一小就是“你”。
第一次跨媒体合作将会在5月26日上午九点半,台北立法院现场进行网路直播,三小媒体也邀请公民记者、部落客、地方组织者、社区营造团队一同参与“台北现场报导”或参与“地方端点直播”。
希望将辩论现场画面传送到农村与社区,你可以协助报导在地的声音、将讨论农再的心得继续投稿民间媒体。 农再的讨论不能只在官方办的公听会中草率结束,地方更可以以主动的方式,要求官方来地方办公听会,透过网路直播在一起检视公共政策是否有问题?激荡起真正 “由下而上”的讨论,非让“由下而上”成为政府卸责的口号。

农人-运动者 也利用TwitterStickeractionjustin.tv 以及其他社交媒体来传播以上讯息。

然而,最近马英九在5月17日反马倾中政策大游行与跨夜静坐之后面临新一波政治危机。公众注意力可能会被导向更戏剧化的政治争斗,而忽略了“例常法律制定程序”,像是农在条例。

歌与音乐

同时间,有一个独立乐团:好客乐团以另一种方式提升公众对台湾乡村危机的意识。乐团的成员本身也都是农人,最近还入围了第二十届金曲奖的最佳乐团。的确,文化途径非常有效。

Ecogoodies 推荐好客的“爱吃饭”专辑:

这是我喜爱的一张专辑”爱吃饭”,是好客乐队的主唱陈冠宇,在2006年离开喧嚣的城市,走进台东池上的有机稻田,开始耕田计划…

跟许多人一样,我早早就离开生长的家乡,自此在都市里停留,家乡的记忆也总是愈来愈远。每次,感觉受伤或是失望的时候,就会想起家乡空气和土地的味道,让我想要回到最先出发的地方,找到重新来过的力量。

ricelove

照片来自于Guan Yu, 好客的主唱。

好客乐团在他们的部落格上描述入围金曲奖后的心情

现在我待在田里的时间更多了,每天心系着田地里的植物,觉得心头充实。金曲奖反而成了恼人的外务。我做音乐的目的不是为了金曲奖;但他的力量却又那么强,让我不得不把它挂在心上,心情跟着它起起伏伏 …..

他们约3年前开始稻米合作社的实验性计划。好客乐团的吉他手柯志豪在环境资讯中心上解释他们的想法跟稻米合作社的日常流程:

我们在农田中演出,下田插秧除草,替稻米拍摄纪录片,攥写文章,摄影,写歌,制作唱片,甚至将我们种的有机米,在台北女巫店演出时实地煮给来看演出的观众们一起享用

我们相信健全的市场机制是提供较多的选择,可以使整个市场更强韧与增加弹性,生产者不再只有藉由仲介者来进行行销,甚至可以选择一半透过仲介者,另一半自己直购

乐团使用WikiMapia来显示他们栽种的农田的所在,并且鼓励他们的听众跟乐迷加入合作社。

除了好客乐团以外,农村武装青年生祥也将他们对消失中的台湾农业感到的爱怨跟愤怒,以音乐表现出来。这些乐团跟音乐家也积极参玉街头集会或抗议活动,反对毁灭性的农业政策以及全球化。

台湾的艺术家与行动者在各式各样的社会议题上合作越来越频繁,尽管他们的影响力跟政府以及大企业相较依然不强,但是藉由一起努力,他们让公民社会更加有活力。

最后,请听农村武装青年这首充满愤怒,描述台湾农业跟乡村生活如何被侵蚀的歌“我不愿再种田”,这是他们去年在自由缅甸、自由翁山苏姬音乐会上的表演。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