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斯里兰卡:博客关注游击队领袖身亡消息

斯里兰卡政府透过国营媒体及手机简讯,于当地时间5月18日下午宣布,国内游击队「坦米尔之虎」领袖普拉巴卡兰(Vellupillai Prabhakaran)已身亡,新闻媒体报导,普拉巴卡兰与游击队海军首长Soosai及情报首长Pottu Amman共乘汽车时,遭到火箭攻击死亡。斯里兰卡历经26年战火,在最近一波攻击中,据称约有250名游击队成员遭格毙。

在关于普拉巴卡兰的讣闻里,有些人称之为英雄,有些人称之为无情杀手,英国广播公司指出,「对支持者而言,普拉巴卡兰是为争取坦米尔解放的自由斗士;对敌人而言,他是个神秘的自大狂,毫不尊重人命」;印度《The Hindu》 写道:「支持者眼中的『自由斗士』,也是他人眼中的恐怖份子,普拉巴卡兰自1990年便因恐怖主义、谋杀与组织犯罪,遭国际刑警组嬂等机构追缉」。早在世 界还不认识盖达组织和宾拉登(Al-Qaeda)之前,普拉巴卡兰便已使用自杀炸弹这种新游击战术,《Tehelka》杂志的封面故事记录这位军阀的许多故事。

Beyond Skin博客解释:

起初反应是一阵惊讶(起了鸡皮疙瘩,下巴也快掉下来,也同时出现恐惧和轻松两种情绪)。

第二项反应:接下来怎么办?经过26年奋斗,无数人遭到杀害或被迫离家,透过暗杀、虐待和强行带走失踪后,压制反对政府与游击队的异议后,坦米尔人的下一步是什么?

「联合国家党」领袖Ajith P. Perera在博客Dare to be different留下对普拉巴卡兰的描述:「普拉巴卡兰无疑是个恐怖份子,但他理应获得一份坦米尔文的讣文,纵然他几乎听不懂这种语言」。

他为这个社群有达到任何重大目标吗?完全没有,坦米尔人今日情况比七零年代还糟,逾半数坦米尔人已永远离开,无数坦米尔家 庭因失 去亲人,必须承担永恒的痛苦,坦米尔人原是斯里兰卡最大少数族群,如今却落于穆斯林及印度裔坦米尔人之后;Jaffna原在斯里兰卡进步程度居全国第二, 如今已遥遥落后。坦米尔人这个族群的生活倒退了一二十年,全世界称他们是恐怖份子,国内东部及北部地区在经济上日益仰赖首都可伦坡,至少在未来几年,除非 「联合国家党」政府落实解决方案,他们将永远受首都摇控,一切都是拜普拉巴卡兰之赐。

斯里兰卡坦米尔运动人士兼前游击队成员Nirmala Rajasingam在《独立报》投书中,表示自己的姐姐在20年前便遭游击队杀害:

当初就是游击队首领下令杀害她和其他异议份子,故听闻普拉巴卡兰的死讯,我着实松了一口气,战争与屠杀终于划下休止符,坦米尔异议人士的血液也不用再流。

但她提醒:

但政府拒绝让人道组织自由进入,让外界不免怀疑,政府究竟打算如何处置难民及投降的游击队成员,许多坦米尔人在过去三年遭 到绑 架、非法杀害及失踪,几乎都是政府军事行动下的受害者,国家与社会走向军事化,过去不断压制南部异议,甚至增加攻击记者的情况,我们会继续观察,看看政府 能否扭转民主治理的退步情况。

博客兼专栏作家Indi Samarajiva运用Twitter,在旅途中表达对普拉巴卡兰死亡的看法,他在5月18日下午的Twitter讯息指出:

我正在Hambantota,有爆竹声,普拉巴卡兰好像死亡,死得并不光彩,但是件好事,愿斯里兰卡能重建。

他们在天然气槽不远处燃放鞭炮,鱼贩回去工作时也大声欢呼。

Hambantota地区居民大多是穆斯林,现在已恢复正常,国旗车队一路驶过Ambalantota,战争终于结束,普拉巴卡兰死亡,斯里兰卡万岁。

印度清奈博客Prahalathan KK表示,若对普拉巴卡兰的死亡感到高兴,等于忽视在攻击游击队期间丧生的民众

恐怖份子普拉巴卡兰已死亡,高兴吗?愉快吗?就算政府军在这场屠杀战里,动用军火及化学武器,造成无数坦米尔人丧生,你们也是同样态度?

国防部网站指出,过去不到一个月时间,近15万平民逃离战区,都由军方负责照顾,但唯一能进入战区的国际红十字会表示,「情况与灾难无异」。今天在新闻稿里,红十字会表示已长达九天无法前进东北部地区,主管Pierre Krähenbühl认为:「由于人道救援已超过一星期无法抵达民众手中,情况相当危急」;游击队国际外交部门负责人Selvarasa Pathmanathan在5月17日发布声明,强调游击队将「停火以保护人民」,他的资料显示有3000位平民死亡、25000人受伤。

知名南亚侨民博客Sepia Mutiny提到加拿大有抗争持续发生,关于在温尼伯(Winnipeg)的集会

他们手持蜡烛、标语、黑旗,以及政府军攻击下的受害儿童照顾,当斯里兰卡各地民众庆祝25年的内战告终,参与守夜的人民为 无辜民 众而哀悼,并怀疑这样是否解决任何问题,Singarajah说:「什么事都没解决,人民的苦难不会结束,政府实在无情,他们不愿意给予我们应有权利,只 要现况不变,问题就会延续下去。」

英国伦敦、加拿大各处及澳洲也有抗议活动,但社运人士Rajasingam在《外交政策》杂志警告,坦米尔侨民的表达方式会令人误解:

随着斯里兰卡人道危机持续延烧,国际社会必须获得清楚明白的讯息,游击队与侨民并非坦米尔人的「唯一代言人」,分裂也不是 合理选 项,在西方世界的游击队说客若提出各种肤浅要求,而非实质参与,必然会引起斯里兰卡国内僧伽罗民族主义者的愤怒,只有坚定的和平及民主讯息才能发挥功用。

Moving Images, Moving People!博客的Nalaka Gunawardene表示,他希望相信战争真已结束

这一切并无独立的衡量标准,过去几年这场战争都欠缺目击者,但我仍愿意秉持不寻常的信念,促成长久期望的和平,我会走至天涯海角,放弃任何不信任的基础,以换取长永的和平。

总统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预订于5月19日早晨向国会及全国发表演说。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