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厄瓜多尔:雪佛龙石油破坏环境官司案

阿奎达(Aguinda)与雪佛龙(Chevron)的官司案自16年前便开始缠讼,在国际媒体间已然获得大量关注,包括美国新闻节目「60分钟」最近也制播一则报导。跨国石油公司德士古(Texaco)与其母公司雪佛龙当时遭到厄瓜多尔东部地方的Nueva Loja或称Lago Agrio的当地社区所代表的律师提出控告。

这起官司寻求270亿美元投入清理污染并修补环境的破坏,而此案核心在于,该公司在1992年便将勘探权交给国有的厄瓜多尔石油 (Petroecuador),其是否仍对环境损害负有责任。此官司案的某些批评认为,政府试图把手伸入石油公司「有钱的口袋」里头,却否认他们自己在这 起环境污染中的角色。

Debris left by Texaco over one of the Nueva Loja rivers. Picture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by http://www.flickr.com/photos/00rinihartman/

德士古公司在Nueva Loja某条河流所留下的垃圾。照片依创用CC授权引用自http://www.flickr.com/photos/00rinihartman/

这起官司引起新闻记者的兴趣,他们亲赴Sucumbíos省的Lago Agrio地区,来看看现场第一手的情况。其中一位来自BBC的记者Greg Palast走访Cofan原住民部落,他搭乘独木舟抵达这个偏远的地方,写道:「我知道这是极为单纯的报导。这边作为好人的原住民族怀抱死亡的小孩,而作为坏人的石油百万富豪讥笑着儿童癌症,并继续玩着油产的抢位子游戏。」另一位来自反转世界网站(Upside Down World)的Hannah Dahlstrom则访问了Cofan部落的代表人物Emergildo Criollo以及其他像是Kichwa与Secoya的原住民部族。最近「60分钟」节目的播放也让Geoffrey Styles这位前德士古员工暨能源展望(Energy Outlook)博客格主写下他对此新闻的想法

我在这里的目的不是要替他们的案子找说词,或是要暗示当1960年代、70与80年代,德士古经营厄瓜多尔油田时,标准还 超过几十 年后的现在。但我确实觉得有必要指出这则报导有其另一面向,是你上周六没有看见的,而且不是「60分钟」描绘下远方有家大企业为非作歹的非黑即白故事。我 对CBS感到失望,它允许自己被利用来说出这样的单面之词,玷污了这家公司名声,我彻彻底底知道这家公司,它有数万名优秀、负责任的人在里头工作─而不是 一帮环境罪犯。我知道「60分钟」可以做的更好。

这案件之所以变得复杂,是因为德士古为了环境破坏已付了4千万美元,而之后厄瓜多尔石油部签署一份「最终文件」,表明这家公司就它在环境污染的角色,已经尽完它的责任。然而,1999年通过一则新法,允许任何人对环境损害提出诉讼,而这也导致厄瓜多尔律师Pablo Fajardo提出了这起诉讼案。

好几位厄瓜多尔博客写到关于这场诉讼案,以及争议的两面意见。政治与社会(西文)博客的Luis Alberto Mendieta引用最近竞任总统的候选人Diego Delgado对于跨国公司在厄瓜多尔经营历史的阐述,即跨国公司通常从自然资源获利,却留给地主国非常少的利益。

东部地方的厄瓜多尔人对徳士古留下来的东西并不高兴。这家公司名列7大最不负责任的公司之一,并且根据报导,它留下遭受污染的土壤、地下水与地表河流,被认为造成了当地原住民与垦居的农民遭受口腔、腹部与子宫癌症、新生儿畸形以及流产的增加。到Nueva Loja游玩的旅客Emma Dish在她的博客「Emma Dish到了世界的哪个角落?」写了一篇长文,发表了当地的照片以及她与当地居民的对话。

毫无疑问,昨天我看到的景象以及听到的故事,成了我生命中最可怕的一天。我一路哭回基多。现在我又快要哭了。

(译注:基多是厄瓜多尔首都与机场所在。)

她还与环境运动者Emergildo Criollow谈过,说到关于这个部落的健康问题:

他说到跟着石油而来的疾病,腹痛与头痛、皮肤起水泡、到处流传的癌症,而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他的族人无法由巫师治愈。

对于这些人的生活方式、他们的文化、他们的传统以及他们的认知,这是相当严重的一击。「帕夫魔龙」躲回他的洞穴哀悼掉落在自己脚边的成堆鳞片。

他们持续密切接触这条一直以来都在使用的水道,没有「任何人」曾经告知他们这有何危险。在这条他们以前的生命之源已快速遭 受危险 性石油化学物污染之后,没人建议他们停止在里头沐浴、在里头洗涤,或饮用。不知何故,始终没有人去告诉这个民族的渔民,不要以为他们在河岸边发现到死鱼是 上天保佑。一直以来他们的族人逐一死于癌症,他们离最近的医院要8小时,还要耗费无法想像的大笔金钱(对那些家禽家畜与生计全随着鱼消失的族人而言更是困 难),而他们的妇女生出先天畸形的小孩,像是本来该是两只手指却连起来像个地瓜。

(译注:「帕夫魔龙」(Puff the Magic Dragon)典故出自同名歌曲)

甚至连厄瓜多尔总统Rafael Correa都表态声援居民与其诉讼。然而,该公司指称政府藉由对法案裁决施加压力,一直在干涉Nueva Loja当地法官的裁定。J Major(西语) 同意美国公司的看法

总统支持这场官司,可以让他变得更受欢迎(假如可能的话),但这对原告并非好事。在对上德士古的裁决上,这家国际石油公司可以主张该裁定结果是由于法官受到了政治压力。

Pañacocha lagoon at canton Shushufindi, Sucumbios-Ecuador. Photo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by http://www.flickr.com/photos/30265396@N06/

厄瓜多尔Sucumbios省Shushufindi州的Pañacocha湖。照片依创用CC授权引用自http://www.flickr.com/photos/30265396@N06/

判决尚未定夺,但雪佛龙害怕被判处付给厄瓜多尔数十亿美元,遂开始进行公关行动。公关阵容的其中一员是前CNN记者Gene Randall,他制作了一部影片来代表石油公司的那一方。雪佛龙烂坑(The Chevron Pit)写道:

雪佛龙显然对于新闻记者独立调查的恼人习惯感到挫折,于是聘请并支付前CNN新闻主播Gene Randall制作一部倾向雪佛龙的影片,让这部影片有着所有具真实、独立面貌的新闻报导,公然设计来在厄瓜多尔的这场争议中误导观众认为这部影片看来是真实、独立的。

雪佛龙也质疑Richard Cabrera的角色,他是这场官司中法院指定的专家。Richard Cabrera是地质工程师,这边可以看到他的技术报告。然而,Cabrera先生被控与原告有不当合作。雪佛龙说,他们拥有照片为证,放在他们的Flickr帐号中,显示Cabrera的技术团队接受亚马逊防卫联盟(Amazon Defense Coalition)后勤上的协助,此联盟是支持原告的公民团体,而这会牵涉部份款项的收受与支出。

这场官司案预期将在今年底终结,受影响的部落正寻求对策,处理他们所宣称已遭受工业剧烈影响的健康与环境。雪佛龙知道有成堆反对他们的公众意见,并且一直进行公关行动来显现他们那一个方面的说法。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