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以色列:博客支持劳工权益抗争

劳工权益是以色列博客真正关心并声援的议题之一。 近年来,通常不在大家预料之中的组织,如咖啡厅店员、保全人员和记者,也成立了工会联盟,撰写博客成为他们抗争的一部份,能够引发热烈讨论并在博客圈凝聚支持力量。

目前在希伯来的博客圈有两个热门话题:支持已经罢工五个星期以上的以色列开放大学(Open University)教职员,以及抵制侵害员工权益的AMPM药妆店(地位等同于特拉维夫的7-11)。

开放大学是以色列最具规模的大学,全国共有42,000名学生和1300名教职员。在罢工两周后,传统媒体已经不再报导这项争端。超过30名以色列博客因此决定靠自身的力量继续订定抗争时程,并持续讨论的进行。

拥有英国文学博士学位的Keren Fite在她的博客中写道:

「长达十三年的时间,我都认为自己别无选择,因为开放大学有它特殊的经济考量,只能在有足够的学生选修我的课的时候才能雇 用我。 然而因为这些限制,常常在开学的一个礼拜前我才接获开课通知 ,在接到通知之前,我总是担心接下来几个月究竟有没有薪水可领。 也因为这些限制,我每个学期都可能被解聘、重新续聘(或没有续聘)。

但是学校根本不在乎我的难处,我没有请病假的权利,也没有其他在社会上工作基本应得的待遇。当我怀孕的时候,学校甚至拒绝在下一学期更新我的服务合约。

目前我正在罢工,学校也不尊重我罢工、拒绝接受这种恶质雇用条件的权利。自从罢工开始之后,我就一直接到威胁信件,要求知 道我是 否有参与罢工,之后又通知我说,如果我罢工的话,他们就不会付我薪水。换句话说,他们知道自己是我主要的收入来源,正在等我无以为继的时候自己放弃罢工。

因此,开放大学虽然让高等教育容易取得,却让我得不到公平的雇用关系和经济福利。」

开放大学的学生Labyrinth也在她的博客中表示:

「虽然我可能会受影响而延后毕业,成绩可能退步,或者距今一个月之后我会因为必须跟上落后的课程而没有喘息空间,但是我希 望老师 们在课程和考试之间可以不用再惶惶终日,因为他们可以拥有更公平的薪资待遇。当他们工作稳定了,也许我还能推荐老师给其他同学,知道他们下学期一定还会 在。而且学术圈从业者工会可能还可以纳入其他稳固、杰出、遭遇相似问题的私立大学工会。

也许有一天我会和他们处于同样的位置(对,我正在考虑)。 我会很高兴为了这次的罢工牺牲一点权利,因为之后我从事这项工作就能得到应得的薪资。」

Tomer Reznik也加入他的意见

「正当我很苦恼要怎么样为一个是非非常明显的议题(集体利益、工作保障等等)写出一篇有趣的文章,突然意识到,这些教职员正是为了一个是非非常明显的议题而战。开放大学应该立刻回应他们的要求,不该继续把他们当作短期签约的员工来对待!」

开放大学的教职员之一Limor64写道

「我们不想再当被开放大学剥削的对象。开放大学是个成功的事业,但成功却建立在践踏人力资源的基础上。

我们已经有五个礼拜没领薪水了,这个学期的未来充满不确定,但是我们希望能够争取到一个安全、有利的工作环境。从全球观点来看,劳工团结非常重要,不能任由雇主和政府逼迫劳工为目前的经济危机付出代价。」

除了透过博客上争取权益之外,Facebook也有数个团结群组。一位涉入反文化运动的记者博客Roy Chicky Arad发起了一项名称为「关门的大学」的游击读诗运动,五月十二日的时候这场运动就在开放大学校长的私人住宅前面举行。

在过去几天又出现了一项新的连锁博客反抗运动,鉴于连锁企业AMPM药妆店严重侵害员工权益,博客提倡抵制该企业,大部分受害的是犹太藉衣索比亚人。

发起抵制行动的博客Sharon Gefen写道

「我可以忽略他们定价过高、或者它们一间间的出现让很多由家庭经营的药妆店关门大吉,但是侵害员工权益是我没办法接受的。 比如 说,如果收银员迟到了几分钟,她就必须付罚金150以色列币。如果她值班的时间有事不能去,她就得付450以色列币的罚金,而这是她一次值班赚的钱的两 倍。真是够了。我宁愿在其他地方买菸(还有牛奶、面包、卫生棉条之类的东西),这样每个人才能感受到AMPM广告台词所说的「住在这个城市里真美好」,就 算是AMPM的员工也一样。」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