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加蓬:执政41年的总统死后

法国媒体于6月7日晚间报导非洲国家加蓬总统邦果(Omar Bongo),这位领导人在世73年间,共执政41年,法国报纸《Le Point》透过「与总统随扈亲近的消息来源」指出,邦果是因癌症死于西班牙巴塞隆纳一间私人诊所中;国际通讯社法新社消息来源则源于法国政府,不过后来总理恩东(Jean Eyeghe Ndong)告诉加蓬电视,表示自己看到报导「非常意外」。

omar-bongo.jpg

邦果于五月送往巴塞隆纳的Quirón诊所时,African Loft的Akin在文章中离题预言他将死亡:

对于邦果执政42年后的最大审判,莫过于加蓬没有医院能治疗他和妻子。

当他无法为人民带来一丝益处,只要领导人稍有不适,就得搭机前往国外,这是种什么领袖?

这种审判大概对全非洲领袖皆适用,他们都无法提升国内基础建设、教育、医疗及机会水平。

我们何时才能让所有领袖因为多年帮倒忙而负责?

[…]这个可悲故事的教训不太有非洲色彩:国王不得死在皇宫中受万民「拥戴」围绕,而得在陌生人环绕下,死于昂贵的医院病房里。

一国之君若无法廉洁执政,只能悲惨地在远方过世,而每个人都因此松一口气,对所有人都是种解脱。

来自多哥的Rodrigue Kopgli在Jeunesse Unie pour la Démocratie en Afrique博客中,称呼邦果[法文]是「非洲法语世界最后几只鳄鱼」:

自法国前总统戴高乐(De Gaulle)以降,邦果与历任法国政府为友,邦果的名字从Albert-Bernard Bongo、El Hadj Omar Bongo,再改成Ondimba,人民要求进行民主改变,结果只有总统改名,自从就任以来,他总是甘心做法国的秘密情报员,由于长期执政搜括大笔财富, 邦果总能花大钱介入法国选举,尤其是Pierre Péan在「African Affairs」所提的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t)选举期间;邦果在法国也留下钜额不动产与私人财产,还有放在避税天堂的秘密银行帐户,然而加蓬人民却一无所有,故没有人会怀念他, 就连他谎称代表的非洲人民也不会感伤。

Rodrigue Kopgli也引述多哥的经验,怀疑邦果之死能否带来改变:

邦果去世将不会为加蓬人民带来任何好处,因为一双儿女Ali及Pascaline在Bolloré(法国总统萨柯奇密友)及其他吸血鬼照顾下,正不断吸收权力,就像在多哥,前总统的孩子也在强暴与暴力双重压力下执政。

科特迪瓦(前译象牙海岸)博客Théophile Kouamouo也提到多哥,并思索邦果死后会发生什么事,以及非洲法语世界未来又会如何[法文]:

在「大家长」死后,我们进入不安与疑惑的时代,依据宪政规范,权力将移交参议院议长后举行选举,但政府会尊重法规吗?加蓬也会陷入像多哥的派系斗争吗?[…]完全不见踪影的加蓬军方会介入吗?

邦果对后世的影响又会如何?他过去是非洲法语世界的支柱,他死后会使这个区域没落吗?我个人相信如此,但我也可能太过乐观,但是整个制度太过集中于某些人、某些秘密,还有不复存在的退场机制,恐怕很难永久。[…]

非洲法语世界会变得消沉,但民主会因此前进吗?非洲很快将面对自己的命运,以及自我历史的矛盾,没有人能帮非洲解开结,但让我们先观察接下来几天加蓬的动向。

喀麦隆的Emmanuel Bellart感到[法文]轻松:

感谢上帝,又少了一人,非洲正一点一点开始呼吸,这正是非洲所需,最后能够张开双眼,邦果在位共41年毫不合理,他证明那些法国人多么希望毁灭非洲,人们当然不是希望他人死亡,但这却又令加蓬民众宽心,可惜邦果没在死前调整权力,只想着扶植孩子。[…]

老独裁者再见,让权力交给人民,而非一人手中,当你垄断所有权力,死后我们就忘了你。

在新闻入口网站Gaboneco上,加蓬读者Ogwera留言[法文]争取民主选举:

我是加蓬人,我要求尊重国家宪法举办选举!我也反对人们呼叫法国前来干预加蓬政局,尤其我们根本不认识Ben Mouamba,他可能成为法国的人质!加蓬人民必须团结提高警觉!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