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北非世界观察伊朗局势

世界各地都在关心伊朗局势变化,北非博客也热烈讨论这场不断演变的危机,有些人质疑西方媒体报导方式背后的动机,有些人批判在野总统候选人穆沙维(Mir Houssain Moussavi)的反应,但似乎多数皆支持抗争群众。

Untitled picture of an Iranian protester by SIR on Flickr

伊朗抗争者照片来自Flickr用户SIR

摩洛哥博客Badr al Hamry[阿拉伯文]在Aghora中,赞美微博客及公民媒体的表现,不断报导伊朗内部情况,持续避开政府对主流媒体平台的限制与封锁:

公民新闻日复一日证明自己是明日之星!伊朗政府不断插手,希望阻止Press TV及其他媒体报导抗争与示威活动、 向外界传递新闻、干扰手机简讯等,面对政府企图封锁对外消息及箝制言论自由,许多网络用户及博客使用Facebook、 Twitter、Flickr、Youtube等工具成功突破。这些博客极受欢迎,也提供绝佳报导,伊朗逾7000万人口中,便有2300万人使用网络, 有些观察家甚而形容此为伊朗「网络革命」。

就连向来新闻自由记录不佳的政府内,官方媒体也同样意识到新科技在这场伊朗危机中所扮演的角色,突尼斯博客Khannouff即在本文[法文]批判他们采取双重标准:

突尼斯的lapresse.tn在今天的报导中,仍持续谈论(或只是转载外电消息)伊朗对「异议人士」的种种限制,却对我们日常生活受监控的情况只字未提。

另一位突尼斯博客The Overman[阿拉伯文]支持抗争民众,并说明为何自己相信选举确有舞弊情况:

最明显的问题即为选举过程,每位选民必须在选票写上支持候选人的姓名,若选民为文盲,将由政府的革命卫队协助投票,以伊朗约两成人口不识字而言,革命卫队都直接听命于国家最高领袖(他已间接支持现任总统阿曼尼内贾德(Ahmadinejad)),让舞弊可能性大大提高。

且伊朗并无选举人名册制度,只要持出生证明即有投票权,故同一个人可在一场选举中赴多个地方投票;选举委员会通常也要等待三天,才将选举结果交给最高领袖核可,但此次最高领袖拿到选举结果后立即核可,让人质疑其可信度。

摩洛哥的Farid[法文]则在La croisée des chemins博客中,驳斥各种他认为是反对伊朗政府的错误政治理由,并引述国际分析专家及部分主流媒体社论来佐证他的立场:

在这场伊朗选举中,只要仔细研究由美国委托、在伊朗执行的民调,现任总统肯定会连任,丝毫不令人意外,James Petras教授指出,一般民众投票支持民粹主义者,只有西化菁英支持西方媒体最爱的自由派候选人,同一现象也在其他国家出现。

阿尔及利亚的Massinissa[法文]认为,西方世界有种自我催眠的观感,总形容穆沙维的支持者为民主派:

西方世界看待伊朗时,总天真地以为革命正在成形,将会推翻自王室崩解以来的暴政,但若仔细分析,穆沙维和阿曼尼内贾德其实是一体两面,两人都效忠神职人员,最终还是由伊斯兰教长决定一切。

突尼斯博客Citoyen du MondeIntras-Muros[法文]指出,无论选举过程是否造假,他都对微博客在此事的表现印象深刻,不过他也警告会有「资讯过胖」的危险:

可惜不时会出现未经证实的消息,造成查证来源真实性与可信度更加困难,也可能造成「资讯过胖」,两派人士均急着将各种资讯丢上Twitter,微博客也可能成为巨大的政治宣传工具。

法国博客Sarah[法文]长期关注北非事务,他批判穆沙维阵营,强调除非大规模舞弊证据确凿,否则败选者应当接受伊朗人民意志:

阿曼尼内贾德以63%的得票率争取连任成功,穆沙维得票率为33%,可是就像所有宣称自己支持民主的候选人一样,穆沙维非但没有恭喜对手,还要求宣布选举无效。

很抱歉,但伊朗人民已经投下选票,不是外国政治人物或外国媒体决定结困,伊朗民众的选择很清楚,穆沙维获得许多外国支持,相信自己会当选,故落败对他而言是一大打击,然而伊朗人民拒绝他的攻见,他们在强国统治世界的情况下选择尊严,穆沙维必须尊重他们的选择。

突尼斯博客Overman[法文]好奇,伊朗这股革命之风是否可能吹至其他阿拉伯国家:

我认为这些事件应该与世界过去20年的情况有关,例如民众在高压政权下希望获得解放,这些国家长期在政治、经济、文化及知识上萎靡不振,让人民不断受苦。

此刻我唯一的问题是:这股改变之风会至少吹进其他阿拉伯人民心中吗?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