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希腊:访问伊朗抗争者

由于伊朗不断压制与封锁新闻及通讯,多数希腊主流媒体皆选择透过西方新闻媒体,转载来自社会媒体的二手或三手报导,部分希腊博客试图填补资讯缺口,透过Twitter联络或访问伊朗抗争民众,或张贴来自伊朗海内外友人的消息。

希腊记者兼博客Panagiotis Papachatzisπρόχειρο τετράδιο博客里,张贴两篇访问伊朗抗议民众的访问记录。

在6月16日的首篇访问中,伊朗政治运动人士兼博客Jadi提到Twitter在选举抗争起初几日的角色,以及为何他以实名撰写博客。

我觉得重点在于「我确实存在,我住在伊朗,我相信人权」,若我匿名写作,等于认为自己的行为可疑,我不是游击队,不必躲躲藏藏,若我遭到逮捕…那又如何?我已运用基本人权,我不是罪犯。[…]

数位世界无边无际,你我之间并无不同,而且我们最近失去所有沟通管道,失去手机简讯、有些地区没有电话…这些情况让我们转而使用Twitter,结果成功了。

第二则访问中,20岁的匿名抗议学生提到,为何自己应该抗争及报导国内情况,他描述抗议群众面对的恐惧,以及近期事件如何帮助他形塑对未来的梦想。

我真心认为这是我的责任,除了上街头抗议之外,我有责任让全球民众得知伊朗现况,因为国内媒体假装天下太平、 无风无浪,若我未将所见所闻写在Twitter,人们会信以为真。[…]只有在抗争起初几天,民众之间还怀有恐惧,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但之后人们变 得勇敢,上街头抗争亦无惧,因为已经习惯看到镇暴警察的行径,[…]他们无法阻挡民众想像或希望获得最好的生活。[…]

我总是梦想在美国求学,[…]但当我见到他人窃取我们的选票,当他人以为民众很愚蠢,我对自己说:「我会尽我所能,在离开伊朗之前,争取一个自由与民主的国家」,故我梦想见到伊朗的未来更美好。

希腊博客兼记者ttallou访问一位海外伊朗民众,使用Facebook张贴有关6月16日的抗争活动照片:

政府开始封锁多数网站,并截断许多手机及简讯联络管道,让人们昨天无法沟通,目前政府己逮捕许多人,已有一人死亡、许多人受伤,我们住在海外,也不断寄送与传递资讯给其他人,并在全球各地发动抗争,情况实在很可悲,我们要我们的选票。

穆沙维本身并不重要,我相信人民决定投票、决定让这个人当总统、决定改善现况,但政府却背叛我们。

Sotiris Koukios张贴一封来自伊朗的信,信中一位年轻女子梦想拥有自由与平等,希望希腊民众能够支持与协助:

亲爱的希腊朋友:

我已走上街头五天…每天持续集会抗争…反对从我出生便存在的政权,而我现在已25岁,还不曾见过其他政权。[…]

我国严重歧视女性,对多数民众都不公平,也对所有邻国很危险,我不希望住在麻烦永无止尽的国度…我不希望护照让我成为潜在恐怖份子嫌犯,我希望像各位一样旅行、自由生活与平等。

亲爱的希腊朋友,请帮助并支持我,各位的国家与伊朗很亲近,我们同样拥有古老文化与历史传统,也拥有文化及政治联系,我们 现在需 要你们,希望各位为我们传递自由讯息,我在国内的酒吧里,总会想起希腊朋友,在伊朗,我们得秘密吸菸、秘密喝啤酒,谈论自由也得秘密进行,而我们也在听Theodorakis的歌曲!

一如世界其他国家,最近希腊Twitter用户也掀起一股绿色头像的风潮,表达对伊朗选后抗争民众的支持。

3644973841_0210838dfc-300x178.jpg

如何将Twitter头像换成绿色,以支持伊朗人民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