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南非:政府、医生与工会的三方风暴

过去几个月以来,南非各界为了公共医疗照护系统,有场风暴正隐然成形,医师、工会及政府无法达成共识,相互指控对方有错,医师亦扬言罢工以达成目标。

问题核心在于,公部门医师不满薪资只有同等级公务员的一半,其他问题包括工时过长、医院服务品质及医生/病患比例,这些医师也替支持者成立Facebook群组,详载期间各种事件及不满。

据facebook群组指出,医师亦不满「南非医学会」等工会组织未充分代表他们的利益,工会未获会员支持,便迳自与政府达成协议。

南非医学会的声明表示:

医学会向会员保证,将持续促进会员权益,与政府磋商符合会员要求与需求的协议,希望持续提供会员资方所提出的条件,如此并不代表医学会已接纳资方条件,部分医师团体声称医学会已与卫生部达成协议,此事绝非实情,亦不尊重参与谈判的各方人士。

传统媒体亦报导,执政党对于罢工医师态度相当强硬:

执政党与KwaZulu-Natal省的南非公会联盟发表新闻稿,谴责当地医师罢工的「不专业行为」。 在这份措辞强硬的新闻稿中,指称医师行为并不合理,阻止卫生部长Aaron Motsoaledi与地方卫生首长Sibongiseni Dhlomo达成协议。 声明指控医师拒绝遵守可行的程序与方案。

KwaZulu-Natal省卫生单位收到法院胜诉判决后,也以无故旷职为由,开除逾200名医师

SABC电台于6月28日晚间报导,KwaZulu-Natal省多家医院逾200名医师因旷职遭开除。 地方卫生单位表示,目前已发出226封解雇通知。

博客圈反应

Fhuluphelo表示

我坐在病房里,充分意识到医师罢工影响到贫困病患,据一位女士描述,她到医院十个小时候,才获得医师照顾,因为院内医师人手不足,未经医师问诊之前,护士无权施予任何药物,止痛药都不行,让女士这段时间只能痛苦地倒在病床上。

moralfibe博客上有位匿名医师指出

对大众而言,这只是一场薪资争议,为此罢工与抛弃病患,我的感受很复杂,抗争其实是政府多年来虐待医疗专业人士积累而成。

从工作情况说起,医院总是超收病患,医师总得超时工作,就我负责的病房里,理论上只能容纳65名病患,但上周运气最好的时 候,也 还有85人;医师常得连续30小时值班,在这间医院工作,每周起码得工作60小时,这还不是常态,其他医院通常更糟。不过现在至少好过2002年,当时我 是个实习医师,每周工作100小时,每隔2天就得连续值班30小时,纵然我们已工作24小时,还是得碰针药,让医病双方都可能因针刺伤而感染爱滋病。

这位医师还提到:

为了在医师担任现职,我共有三个学位,但所得却比私人健身教练还少,若和其他政府专业人士比较职务需求及资格,我的薪资至少该增加50%,若在民间企业,我的薪水应该是现在的3倍。

这位医师也相信,政府必然使用什么下流手段,阻止人们支持罢工:

部长于7月1日召开记者会时,就是个下流的政治动作,哪位雇主会未经协商,就将薪资条件公诸大众?政府就是为了引起大众注意,刻意让民众不支持罢工。

Karren Little提到道德争议

这是个非常敏感的道德问题,大众因此受苦,也很可能有人因这场罢工而死,但另一方面,由于政府提供医疗系统的经费及管理不足,大众每天更加痛苦,每天都有无数生命死亡。

Karren Little本身并未罢工,但十分支持这项行动:

The Crater医院并无罢工,我们是方圆百里唯一提供急救服务的单位,若罢工将十分不道德,但我支持这场罢工行动,也感谢同业愿意勇敢拿工作为赌注,替所有人争取权益。

Sandile质疑整件事的道德基础:

一切都是为了医师的薪资而起。 急救单位内,其他行政人员、柜台人员、清洁工、司机、护士等员工情况又如何?医师抛下病患与濒死患者,只为了要求更多薪水,整件事在本质上就有问题。

Tourism radio South Africa写道

我认为两造都有错,双方都觉得不能退让,但这件事不只是钱而已,把钱放在临终病患面前,就有意义吗?无论是公营或民营,我 从来都 不相信南非的医疗体系,我也不相信医疗援助,那就好像是试胆大赛的现实生活版,最后冠军有奖金,若担任医师或政治人物,还能够一切以资本主义为上吗?或许 现实就是如此。我们只有这种选择吗?显然如此,故我认为别伤害彼此,争议各方应从中记取教训,或至少不要打肿脸充胖子。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