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墨西哥:如何以选票表达不满

这个星期日,也就是7月5日是墨西哥选举日,多个州将投票选出新州长,还有超过600位市长及各级民意代表要决定,但不少墨西哥民众已考虑放弃投票权,或者投下无效票。

墨西哥报纸《Milenio》指出[西班牙文],约有一成选票将为无效票,以表达政治不满,联邦选举法庭向《El Norte》表示[西文,需帐号登入],未投票率可能达七成。

拒投票给任何政党的原因众多,例如认为候选人及政见无法代表民意、现任民意代表无能、墨西哥选制缺乏公信力、媒体操弄竞选过程等,插画家兼部落客Edgar Clement强调[西文],除非以下四项条件均已达成,否则他将投无效票:

国会两院议员至少降薪五成; 废除政党代表制,我们需要真正的民意代表,而非政党遴选的代表; 公务员应获得免费公共医疗服务,若不满意,可自费寻求民营服务,并改善公共医疗服务; 在竞选期间,禁止联邦选务机构及政党在电视上打广告,评论员与分析师也禁止试图影响我投废票的权利。

以下这项活动名为“我要投无效票”,因为Tona Moreno在YouTube网站上分享这段影片,而广受网路人士注意:

Tona在影片中表示:

我自认是负责任的公民,每次选举都投票,也按时纳税,当我获选担任选举观察员,我欣然参加,但做为负责任的公民,我应立刻停止这些行为,我们已受够赋予议员合法地位,这些人只会不断自肥,只会保护自己与朋党的利益。

虽然投无效票(圈选多位候选人、投下空白票等)与不投票似乎是表达抗议的相似方式,民众仍大量讨论其中不同意涵,JoseCh在Twitter网站上谈到投无效票与不投票之间的相异处[西文]:

投无效票等于还待在船上,若要展现你已厌倦这一切,你也要展现自己做为公民的承诺。

boleta-261x300.jpg

2006年用选票展现诉求的范例,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在Hernando y la Silla博客里,Ricardo Martinez回应[西文]Javier Corral在《El Universal》报纸上的一篇社论,为空白票辩护:

若在这场选举中,无名公民运动逐渐壮大挑战民主参与,那是因为民主制度蔑视盗取权力的现实,而非挑战民主或民主价值。 […]选举是公民真正能发声的唯一机会,其他时候我们不过是第三或第四级谘询对象,由于机会有限,我们应妥善运用,强化心中深处的想法,这些政党远离民意已达到危险的程度,而且并没有改变迹象,政党不该因为自己未尽责而怪罪我们。

不投票与投无效票均已成为全国运动,多位舆论领袖已公开支持,包括重要全国性新闻节目主持人兼记者Carlos Loret de Mola,也在《El Universal》专栏表达立场[西文],以及知名记者Denise Dresser(影片[西文])。也有不少公民团体号召表达抗议,例如“把他们全数否决”[英文]网站中,鼓励民众领取选票后,在所有候选人脸上画叉,表达“候选人及政党缺乏民众支持”;其他类似运动包括“请投空白票”[西文]及“你的无效票”[西文]。

或以戏谑角度而言,也有活动主张投票支持卡通人物或讽刺性候选人,Bunsen博客里的漫画即推荐候选人“猴子博士”,宣传标语为“他凶残成性、他很无知,他是只卡通猴,但是…他仍是你最佳选择”。

“破碎希望”(Esperanza Marchita)[西文]是位虚拟候选人,由Propuesta Civica这个组织推荐,这位虚拟候选人在Twitter上表示[西文]:

无效票、空白票、有效票、深思熟虑、热情、保守、自由、快乐、固执、陈腐…但无论如何,请投票!

她也在博客里,提到出席在联邦特区的“全国无效票大会”,超过30个“不满政治代议制度”的组织参加。

Papanatas(笨瓜)是另一位虚拟讽刺候选人,形状和马铃薯相同,竞选活动主要在Facebook个人档案博客中,欢迎民众在选票上写下“笨瓜”字样,“让政党清楚明白我们已经受够”。

《El Universal》报纸指出,在2006年选举时,全国7700万合格选民中,超过百万人投下无效票。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