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卡达:对媒体自由中心总干事辞职的哀悼与庆祝

Robert Ménard因为与卡达政府单位的意见不合,与他的团队一起退出位于杜哈的媒体自由中心(Doha Centre for Media Freedom)。

Ménard为无国界记者组织的创办人,同时也是此中心的总干事。他表示:「这个中心早已经被扼制,我们没有办法再有自主权或是相关资源去执行我们的工作。」他与另外三位中心辅助单位、研究单位与通讯单位的负责人,一同于星期二发表辞职声明

虽然这个于2008十月才新成立的组织还是会继续运作下去,但是一些杜哈的博客已经对它的功能持怀疑的态度。卡达的K Slash写到:

杜哈媒体自由中心会继续存在,但是它将只是个空壳了。就像一颗没有灵魂的心藏,或是一个没有思想的脑袋。真是遗憾。

Qatar Living论坛上,对于Ménard的出走的反应,则是从震惊、沮丧到满意与期待都有。

一位评论者britexpat说到:

走的好。Ménard是冲突的来源,而且他大概不了解我们的文化,我希望请来的新团队再接管中心后可以持续这个工作。

在Ménard的声明稿中,他特别强调卡达政府迟迟不肯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件事,此协议文的内容包含了人权的证明条款,每个人都有表达的自由,「无论国界,不论口语、书写、出版、以艺术形式表达的,或是藉由任何由他个人意志所选择的传播媒介」。

在论坛上的另一位评论者fubar说:

如果你会对Ménard辞职这件事惊讶的话请举起你的手,有人会吗?少了Ménard,咨询理事会将可更无拘无束地顺利进 行他们 新的新闻媒体审查法。每次说到此事就好像显得太爱唠叨,一个国家没有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却拥有(曾经拥有?)像是DCMF(杜哈媒体自由中 心)这样的机构。无论如何,对Sheikh Hamad bin Khalifa al-Thani(卡达国王)来说都是非常尴尬。

主要位于卡达,曾经因为毫不畏惧世界上其它国家但也不掩饰国内事件而被批评过的AL Jazeera电视网,也被列入论坛的讨论之中。

Kwan写到:

这样的独立机构想在这个还没完全民主化的环境里扎根还太早了,有一些人也许会说我们有Al Jazeera了,但是相较于世界政治与社会问题的讨论话题,在Al Jazeera有多少是「卡达」的时间?

一些评论者则是把目光回归到这个中心当初建立的目的,即提供实体的庇护给受到威胁的新闻记者,同时也透过其它行动,支持出版和新闻自由。

Arabian73表示:

生为一个卡达人,我期许我们的领导人能够让这个中心保持运作并且拟订现代法保障新闻界以及言论自由,这很花时间,但我们仍然抱着很高的希望。这不该是太困难的事,找一些了解中东还有波斯湾文化的人,慢慢地持续推动卡达的新闻自由。

如要观看更多的相关讨论,请拜访Qatar Living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