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关于Twitter的迷思与事实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国际媒体报导伊朗抗争活动时,普遍赞扬人们使用Twitter做为组织及报导抗争的工具,但倚赖Twitter对这场危机效果正反兼具,以下为各位整理部分内容,以厘清实质冲击与影响。

伊朗民众抗议六月总统大选结果时,确实大量使用Twitter、Facebook、YouTube及博客,让他们的行动与安全人员暴力能持续记录,但关键在于人,而非科技。

由于记者无法如常工作,世界民众又渴望获得伊朗相关资讯,公民媒体常因此成为主要资讯来源,然而Twitter用户的真实身分与可靠性却非总是无虞,也不乏事实与杜撰界线模糊之例,与总统选举结果同样不明。

一,改革派领袖的沟通工具

6月12日投票结束后,多个改革派网站遭到过滤封锁,安全人员升高对报纸的掌控力量,改革派人士遭到囚禁,仍在外者无法与国内电视及电台联系,网络几乎成为他们与大众沟通的唯一窗口,改革派总统候选人穆沙维(Mir Hussein Mousavi)的Facebook页面拥有逾十万名支持者,在Twitter上也有近三万人追踪他的更新消息;另一位改革派候选人卡鲁比(Mehdi Karroubi)的顾问Ghloamhussein Karbaschi不断使用Twitter,让近5000人知悉相关资讯,Twitter、Facebook及Ghlamnews等改革派网站都发挥功能,传递改革派领袖的决定与讯息。

二,缩短伊朗与世界的鸿沟

伊朗Twitter用户能够联系世界无数人,追踪与转载也让人有参与感,Twitter许多人最常搜寻的主题即为标签#iranelection,全球媒体也仰赖藉由Twitter散播的消息与影像,Bloggasm统计,自伊朗发出的Twitter讯息平均转载57.8次

三,Twitter并未用来组织游行

改革派领袖及支持决定发动游行后,透过不同管道散发消息,没有证据显示人们藉彼此发送Twitter讯息组织游行,美国纽约「开放社会研究所」研究员Evgeny Mozrov向《华盛顿邮报》表示

Twitter确实在将讯息传至国外时帮助很大,至于是否真如多数媒体宣称,Twitter协助人们组织抗议行动,就无法确定了,毕竟Twitter做为公共平台,就革命规划方面并非很有效(政府也会看到这些讯息!)。

四,Twitter可能会误导民众

最近有几个人提到,共有70万人聚集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的Ghoba清真寺,获得不少人转载,甚至将消息张贴在个人博客中,然而国际主流媒体估计聚集人数约三五千人,其他69.95万人在哪里?

Breaking Tweets创办人Craig Kanalley最近成立Twitter Journalism,他指出

人们显然希望获得来自伊朗的资讯,而且是即时消息,人们要转载消息不需太多力气,也能轻易传递他们眼中的「独家消息」,但新闻守门人何在?

转载消息者即为守门人,他们浏览这些讯息,几秒钟便决定消息价值,任何人看到转载Twitter讯息时,一定时时牢记在心,直到确认消息前,都要谨慎看待资讯内容。

五,使用Twitter即为回收新闻与资讯

多数人会在Twitter记录他们在网站上所见消息,也分享实用资讯及诀窍,协助伊朗民众规避网络审查及过滤,换言之,Twitter讯息形成资讯汇集处。

六,误解发信者

有时身处在西方世界的伊朗人发送讯息,将从他处得知的游行内容写在Twitter上,却未查证事实内容,或未提到任何消息来源,非伊朗民众看到讯息后,可能以为发信者身处在伊朗,从事件前线传来资讯。

七,社会运动与议题

许多发送Twitter的伊朗人皆为社运人士,支持抗议行动与推广某项理念,这些资讯都应经过反覆查证,不该依表面采信,也不该当成目击者证词。

从上述整理看来,Twitter显然是正确与错误资讯混杂之处,这些消息背后的人物,以及报导这些消息的记者,才是最重要的一环。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