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肯亚:同性恋者处境危险

肯亚首都奈洛比(Nairobi)虽然是非洲一大都市,也有许多同性恋居住于此,但恐同情结仍相当普遍

例如肯亚博客Pater Nostra有位朋友的照片遭张贴于Wananchi论坛,引来一阵议论,他表示

对于有些论坛成员大胆无礼张贴如此具威胁性的丑化文章,我感到非常愤怒,也不满管理者竟容许这种文章出现,若她发生任何情况,就该怪罪该网站的成员与管理员,他们让一个人面临攻击与危险,这不仅没有道德,更违反她个人安全的基本人权,她的生命已受威胁。

英语教授兼博客Keguro揭露,同性恋在网络上遭受到各种恶名与羞辱,他的文章名为「出柜政治学」,虽然多数领袖对此议题都不愿表明态度,但也有些领袖蠢蠢欲动,迫害这些人的权利。

他在博客提到,有些人还不确定自己的性向时,就已面临各种苦难:

在出柜的背景下,个人愿望与政治立场也成为他人话题,一旦某人列为同性恋,就必须面对这个名号下的框架,没有逃避的可能,他们不需回应指控者,但就得面对家族、朋友,甚至是提供资讯与表达同情的电子邮件。

引述性别作家Lauren Berlant所言:

我称这个人身边所围绕的各种欲望为「政治」,向Lauren Berlant对残酷乐观主义借用这个词,在这个国家里,没有官方空间或语言认同出柜,一旦出柜,就会成为各种欲望的目标,有些友善、有些不然;有些色 念、有些不然,人因此背负标志。多年前我第一次出柜时,我母亲述说我的人生故事,现在回想,情节听起来犹如来自电影《王牌大贱谍》(Austin Powers),她认为我疯狂参加舞会,我反问她若真如此,我怎么找得到时间念书,她的回答倒很理智,认为我的疯狂行径出现在周五到周日。老实说,我的舞 会时间是星期二、四、五、六,且性生活相对无聊,直到我24岁那年才急着弥补,哈哈,24岁!这就是我的告白,满意了吗?

他的结论是

我曾经写过,在没有任何同志论述的空间里,恐同论述也很危险,在这种空间里,出柜不可能因此争取到平权,但不也因为这些空间充满不可能,才让一切变得可能吗?

Samuel Delaney提到,「出柜」过去代表向同志社群坦承自己的同志身份,而非向一群惊讶的异性恋坦白,我不想用「社群」一词,也不相信社群概念,但社群力量在想像中可能很强大,也可能很有归属感。

这种归属感或许能成为某种必要、有用与愉快的来世。

两个多月前,Keguro提到,有位女性因为性倾向,在酒吧里遭人用啤酒瓶攻击头部

一位肯亚女同志于当天早上与朋友离开Madd House,正当她们打算离开,有位女子在她们背后大吼…这位女同志并不认识该名女子,两人发生口角,该名女子用提包殴打她后跑回楼上,女同志及朋友 尾随她,后来发现保镖将她藏在更衣室里,也得知该女子名叫Constance Sirikwa Rukia。

她们质问保镖为何将该女子藏在更衣室里,应该因为骚扰顾客撵她出去,保镖抓住女同志的手,打算把女同志扔出去,女子见女同志遭到制伏,拿起握在手中的酒瓶砸在头上,女同志倒地血流如注。

多数博客最感意外的是,安全人员竟愿意为牺牲保护民众的原则,让社会变得不安全,一位未具名读者在Pater Nostra的博客留言表示

这些人很糟糕,他们行为有错,再也不该让任何人受此待遇,怎么能发生这种事?除非是为了宣传,我无法想像这种仇恨怎么会存在,他们在许多论坛都在散播这篇文章,我想这就是动机所在,希望大家得知此事,但这是错事。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