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访问印度裔牙买加作家兼博客Annie Paul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09年6月15日]

Annie Paul

居住于牙买加的印度作家兼编辑保萝(Annie Paul)

作家兼编辑保萝生于印度南部的Kerala,前后曾居住于美国及巴西,于20年前左右落脚牙买加,现任教于西印度大学Mona分校,为社会与经济研究学院出版系主任、《Small Axe》创始编辑,也是牙买加报纸《周日论坛报》前专栏作家,她的定期书写主题为加勒比海艺术与大众文化,也参与多家国际期刊、书籍、目录、研讨会及其他活动。

自2008年元月,保萝也成为博客,她在Active Voice中,写作内容包括牙买加社会与政治、国际事务、艺术与音乐世界、书籍、文化活动,对于争议性话题格外感兴趣,笔者最近透过电子邮件访问她,谈到她的博客及网络媒体经验,以下为编辑后的访谈内容。

:妳为何在2008年元月时,决定放弃报纸专栏,转而开设博客?妳在此之前曾参与过博客吗?

:过去几年我开始习惯许新年愿望,我在2007年底时,决定应该成立博客,我为《周日论坛报》撰写言论专栏共十年,虽然我很珍惜与报社的关系,也感谢他们给我版面,但我很介意人们修改内容时,就算是一个字,也应该先征询我的意见,可惜他们始终无法做到。

我是专业编辑,所以很重视编辑程序,多数人可能不明白,若自己仔细琢磨的文章,遭到人们以整理编辑为名添加错误,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我也曾在博客提到,我有一篇撰写「印度宝莱坞」的专栏,刊登时却让人一个个全部改成「好莱坞」,我当时就该离开本地平面媒体,建立自己的媒体。

我并未花很多时间思考或规划,我通常是设计导向,也很满意能运用科技建立博客空间,传达个人美学与整理作品;我成立个人博客之前,并不活跃于博客圈,唯一经验只有参加共笔博客Sepia Mutiny(乌墨色叛乱),我觉得名称很棒,作者也都是海外印度人,当初因为美国主流媒体指称,有位作者的内容充满种族主义,才让他们受到国际注目,我也因此发现这个博客,我很赞扬他们的成果,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起而效尤。

后来便是你(笔者)与Georgia Popplewell在西班牙港筹办2006加勒比海研究协会研讨会,认识你们两位后,也让我更有动力成立博客,我相信自己的作品能支持这些转变,我很懂得订下简短、好记的标题,在思考对这个博客的期望时,便自然想到「Active Voice」(积极之声)这个名称。

:你是否觉得自己在平面媒体上,能够累积较多读者?或是博客有助于扩大读者群?妳是否还怀念在平面媒体的日子?

:起初我的确想念为《周日论坛报》撰稿,故将博客做为专栏的替代品,虽然撰写专栏时,并不真正清楚读者是谁, 但确实会和 想像中的读者群产生连结,尤其不时会有民众让你知道,他们时常阅读并欣赏你的作品,牙买加读者多年来对我身为作家的成长与发展至关重要,他们对我高度宽 容,让我感到愉悦,纵然我收到各种批评时,也觉得一定是出于受到冒犯所致。

我确实不清楚在《周日论坛报》的读者数量多寡,但我确实怀念与人们的对话感,博客则提供完全不同的参与感,我逐渐享受其中,其中一项是 与全世界的人对话,我每天不厌其烦查询网站流量资料,瞭解读者来自何方,包括立陶宛、印度、中国、巴西、迦纳、南非、葡萄牙、阿拉伯联合大公国等,当然也 有加拿大、英国与美国,加勒比海地区更是不在话下,自开始写博客以来,读者分布日益广泛。

我现在觉得博客与我是天作之合,在过程中边做边学,是种很令人兴奋的经验,虽然理论上,网络让我们遍行全世界,但多数时间我仍先认识牙买加博客,他们都慷慨地在我初期文章留言,我喜爱的博客包括Afflicted YardLong BenchMarlon JamesMad BullDiatribalist等,我也很喜欢年仅20或20岁的Ruthibelle;后来我慢慢向外拓展,尤其透过全球之声提供的连结,开始发掘其他加勒比海博客,例如CoffeewallahChutney GardenGeneration YSlacker's Chronicles等。

从留言区获得读者回应,这是博客最美好的部分,我个人认为,博客文章若只获得三、四则回应,某个程度等于失败,我习惯书写时下在社会具 争议性的议题,我深深着迷于社会制度如何运作,人们为社会生活所做的谈判与调节,以及从中产生的文化现象,这都是我有兴趣的面向,为遮掩社会不平等与不对 称,人们出现各种伪善、道德、品味、侵略与杂音等,都是笔下常出现的博客主题。

:你的博客文章里,常涉及关于牙买加时事的争议题材,有时在留言区引发激烈论辩,你可曾觉得留言区即将失控?你如何面对一触即发的场面?

:的确如你所言,有些文章掀起留言区长篇激烈交锋,例如最近认为Calabash文学节内语言过剩,或是关于性暗示歌曲与牙买加广播委员会的文章有关「苦力」一词与牙买加对印度人观感的文章同样吸引诸多回应,除非我觉得留言走向下流与失控,我不会限制留言发展;例如在有关牙买加配音诗人Mutabaruka的文章里,我使用审查权,禁令其中一位留言者出现,因为他的发言极端激烈且令人厌恶。虽然我常发言反对审查制,但也警觉到从审查过程中获得的快感,整体而言,只要观点仍属文明理性,我都尝试接纳各种言论。

:你的职业定位相当特别,一半身处于学院,另一半从事牙买加艺术与音乐创作,使用博客等网络工具如何有助于这两个领域?

:我在西印度大学担任期刊编辑与发行人,也从事写作,校方非常重视使用博客、微博客与Twitter等新社会 媒体,以 促进校内学术研究及教学;困难之处在于说服每位教职员在教学与研究时使用新媒体,学者对新科技常意外充满质疑或敌意,也常排斥接触新的授课及学习方式,之 所以令人意外,是因为他们理应教授学生各种新事物,但本身却抗拒新知识。不过拒绝接受新沟通方式者,最终必然遭到遗弃,或许这正是让制度摆脱朽木的好方 式,才能吸纳更多从事社会所需研究的年轻学者,谁知道会有何结果?

在艺术领域,音乐家早已欣然接受新媒体,并从中获益许多,最近在金斯顿(Kingston)举办的加勒比海研究协会研讨会中,知名舞厅音乐制作人兼作曲人“Skatta” Burrell在 相关场次向听众表示,他多数收入来自网络出售表演权及其他权利;视觉艺术家脱离窠臼的速度反倒意外缓慢,未迅速采用这些令人兴奋的新工具与媒体,除了部分 例外,传统媒体似乎大笔投资新媒体,这也符合我长期对牙买加视觉艺术的批判,他们跟不上古巴、多明尼加、千里达与托巴哥等地的艺术家步伐,他们无法重新思 考艺术创作,也无法创造崭新的视觉艺术作品,情况令人苦恼,我认为这似乎与内心缺乏创意及实验性有关,不过我强调是「似乎」。

:你晚近开始使用Twitter,但投注许多热情,Twitter如何帮助你拓展网络与视野?

:Twitter是我过往几年所获的最佳礼物,就像是21世纪的「芝麻开门」,这几个神奇的字开启洞穴大门, 让阿里巴巴能 够藏匿宝藏,Twitter如同梦想工具,能不断变形符合个人需求,犹如魔法一般,其中可能性似乎无穷无尽,我尤其喜欢它防堵商业化的根本特质,我们所见 各种增生的社会媒体,其实都倒退几十年,成为大企业空泛潜意识讯息的俘虏,近年来,主流有线电视的广告相当具有创意,但就传递资讯而言,仍是个无法长久与 讨喜的模式。

Twitter同样是个边做边学的工具,关键在于做个聪明的资讯接收者,并将可贵资讯传递给平常彼此不往来的网络,我对别人说,这就像是拥有自己的广播系统,我运用自己的网络,让人们接触到过往遥不可及的地区,例如居住在牙买加的人民。

我很早就开始追踪印度政治人物兼前联合国技术官僚Shashi Tharoor的Twitter讯息,我其实是他开设Twitter帐号后第一位追踪者,我吸引印度各地不少与我同样来自Kerala邦的Malayali族人,我透过他们的讯息,真正提升对于时事的日常知识,也瞭解我最具认同感的Malayali族人日常生活,印度今年举行选举时,我阅读许多选民排队等待投票时,对现场环境的各项描述,只可惜去年11月孟买恐怖攻击案发生时,我还没有使用Twitter。

我因个人兴趣,而追踪在Twitter上谈论视觉艺术的人,故今年威尼斯双年展开 幕时,我首次能同步得知活动最新讯息,当我终于亲身抵达这个世界闻名的艺术活动时,我将拥有各场地、各艺术家、各活动等足够知道;我也关注加勒比海流行文 化、广泛的文化政治消息、最新文坛动态、大学相关的研究及出版产业新闻等,我固定运用Twitter提供相关优秀文章、影片、访谈及博客连结,人们若追 踪我的讯息,每天都会收到二至五则此类消息。

:你先前提供最喜爱的加勒比海博客,还有其他固定阅读的内容吗?

:还有Repeating Islands博客,这个宝库收藏法语加勒比海地区及加勒比海整体艺术与文学相关资讯,博客瓦解加勒比海总是阻碍知识传递的语言隔阂,其他还包括Signifyin’ GuyanaCaribbean Review of Books你(笔者)的博客Georgia Popplewell的博客Stunner's AfflictionsOwensoftJamlinkAbeng News Magazine等,我以前也会浏览Living Guyana博客,可惜已经关站,从身处在古巴的博客获取资讯也每每令人惊奇。

:你也注意南亚(及南亚侨民)博客圈,谁是你最喜爱的博客?你可曾透过博客或其他方式,串连南亚与加勒比海的博客?

:2008年底,印度孟买共有四天遭蒙面歹徒挟持,我因此发现许多印度博客,我先前或许已知道其中几个,但因这场危机,我渴望获得现场实际资讯,故开启我对印度博客圈的认识,他们经营网络的时间更长,我所知的多数印度博客早自七、八年前便已开始,我最喜爱的印度博客是Sidin Vadukut,他的博客Domain Maximus对时事提供古怪又极具幽默的见解,其他固定浏览的博客包括India UncutSonia FaleiroJabberwockFarting PenCompulsive Confessor、等。

我知道因为我的缘故,千里达博客Coffeewallah开始阅读Domain Maximus,但不清楚是否还有其他因我而起的连结,我觉得上述这些博客都怀有某种态度,因为已长期投入,故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不愿接纳他们眼中无足轻重的加勒比海地区,很可惜,我自己的原则是绝不将任何人事物视为理所当然。

:博客带来的最大意外为何?

:最大意外在于虽然能自由阅读世界各地素材,人们仍多数选择地理位置或文化相近者,我并未每日浏览来自蒙古多哥阿根廷的博客,我最常造访的博客地区依序为牙买加、加勒比海与印度。

另一项意外在于新媒体让众多才能得以用原貌宣泄,虽然我有时担心隐藏性成本,但我仍热爱新媒体为我建立的网络与联系,也热爱博客与Twitter带来的无限可能。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