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塞拜疆:青年运动家、著名博客于非公开审讯后被监禁

知名的博客遭受殴打和羁押,在南高加索地区也许是第一起案例:两名青年运动人士于审判前遭监禁两个月,许多人认为此事是对正义的嘲弄。

审判过程不公开进行,一个Facebook的状态行更新并报告:恰巧在巴库的德国的人权监察员,认为此行为违反了亚塞拜然的国际承诺。

facebook.gif

全球之声亚塞拜然作者Ali S. Novruzov告诉了读者此起案件:Emin Milli和Adnan Hajizada于傍晚遭到袭击,随后被警方拘留。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新华社/路透)报导了这一事件

Emin Milli以批评政府与积极参与如Facebook的网络社群知名。Hajizada是OL Youth group创始人之一,该网站利用在YouTube和社交网站上共享的热门影片,突显出年轻人的社会问题。

人权运动家Leyla Yunus说,运动人士遭袭击且被逮捕的过程,可被总结为「特别服务」和警察已经计划好的。她引用了「Azadliq报」主编Qanimat Zahid的案件:遭不明人士袭击后,被以流氓罪判处四年徒刑。

美国、德国和挪威使馆对此表示关注,并希望政府将惩罚那些袭击运动人士的施暴者,并释放Milli和Hajizada 。

许多人认为,该两位是杰出的青年运动人是,两人在OL!AN Network利用许多新媒体工具,如博客、社交网站和YouTube,以促进非暴力、现代、宽容和民主的亚塞拜然

我们认为,为了确保一个健康的未来,亚塞拜然需要独立思考、受过良好教育和有能力的青年。青少年也应负起国家未来的责任。[…]「OL!」运动是青年的运动,不分国籍、语言、宗教和性别,争取持续稳定和全面发展的亚塞拜然。

年轻的活动分子和他们的朋友,在5月的抗议示威曾出现在警察驱散的雷达屏幕上,当时Mili与其余数人也曾被拘留。事实上,在审判当天,新华社/路透想了解此事,这引起了当局注意。</blockquote>

我们报导了昨天2名亚塞拜然青年运动人士遭逮捕。上面的视频由OL与AN youth movements制作和发行,有可能是类似事件令他们陷入麻烦。

OL负责人Adnan Hajizade,为两名被捕人士之一。

在录像中,OL成员正在挖苦政府对石油资源的「浪费」。经过当地媒体报导,亚塞拜然以41,000美元,从国外进口了两只驴,其中一只驴举行了记者会:

网络上迅速出现回应。在他们的拘留和审讯后,FacebookTwitter出现更新资讯。

az_tweet.gif

个人对这一事件的回应也出现在博客上。Fighting windmills? Take a pill.尤其不满

两天前,我被与我的朋友在屋顶派对打发时间,饮酒、聊天,享受天气和生活。「我爱夏天的巴库」,我说。因生活在这个城市很长一段时间,而感到高兴。

今天,一切似乎有所不同。天气令人厌烦、树木太绿、毫无意义的人,两个亲密的朋友明显地被设计殴打、拘留和控告。

派出所前的七个小时,抱着笔记本电脑和愤怒睡着的三个小时,我的内心在尖叫。

[…]

四年前,我从我的朋友处得知,在土库曼斯坦类似的故事中听证会的不公正,感到震惊。今天,我正处在最糟糕的恶梦,为了我为之骄傲的两名最出色的亚塞拜然人,争取自由。

我累极了、担心和愤怒。 问我,我现在还爱不爱巴库的夏天。

Flying Carpets and Broken Pipelines感到同样的沮丧,尤其是判决确定时。他也提醒道:此案件将影响在亚塞拜然的许多年轻人。

这篇文章没有标题。这篇文章没有主题。这篇文章只是表达我感到沮丧和失望。这篇文章是关于我无法以言语解释的失望和消极,有时,文字是不够的!最后,这篇文章是愤慨与愤怒今天发生的事情!Adnan和Emin被以流氓罪判处两个月的监禁!

[…]

我的国家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亚塞拜然已成为充满谎言、没有信任与如此多的腐败的地方,成为了排队时会自动开始认为你应该为了前进而额外付钱的地方?!为什么没有正义呢?!

[…]

现在我只是在检查没有连接到网络这几个小时,Facebook上的更新。我看到悲伤,我看到愤怒,但最重要的,我没有看到希望!一些支持Emin和Adnan的文章充满了愤怒,仇恨他人!

Facebook上成立了支持Emin Milli和Adnan Hajizada的网页。也有一份请愿书,可由网上签署OL!有一个YouTube频道(网址)。也可以在OL!博客上找到该案的最新消息。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