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厄瓜多尔:知名作家阿多姆辞世

厄瓜多尔媒体与博客不常关注同一个全国性话题,最近例子为拉丁美洲一位伟大诗人过世,厄瓜多尔民众都对阿多姆(Jorge Enrique Adoum)的死讯相当感伤,他在19岁时,便有幸成为知名诗人聂鲁达(Pablo Neruda)的私人秘书,亦曾在联合国与国际劳工组织担任翻译,并赢得只颁给墨西哥居民的Xavier Villaurrutia奖[西班牙文]。

博客Alfredo Vera提到,阿多姆的亲友通常称呼他为「Jorgenrique」或「Turquito」。

他的知名作品与两位作家Jorge Carrera AndradeHugo Alemán及画家Jaime Valencia合作,创作出许多厄瓜多尔民众心目中的文化国歌「泥瓶」,以下可聆听Benitez及Valencia双人组所演绎的录音影片版本,歌词最后一段写道:

我生自你处,我回归你处
由泥做的瓶
死后我回返你处
至尘土之爱

我们在此不赘述阿多姆对厄瓜多尔文学的众多贡献,意者请上网搜寻他的名字即可,不过他确实有许多知名作品,《马克思与裸女之间》据说是依据厄瓜多尔共产党历史而写,作家Bruno Sáenz指这是厄瓜多尔一部重要小说。《Lunas Azules》的编辑曾有机会与阿多姆见面,她表示未来只要翻阅阿多姆的作品,就彷佛他仍活着,她也提及《马克思与裸女之间》里的重要章节。

记者Ruben Darío Buitron去 年有机会访问阿多姆,对这位作家的描述充满人性与深刻,他在访谈中提到来自厄瓜多尔城市Ambato,后来爱上首都基多(Quito)的生活方式、人民与 学 生时期的种种经验,虽然他半生居住于法国、智利与厄瓜多尔,但他的心里都有块特殊地方留给基多。以下是他对厄瓜多尔同胞的看法:

厄瓜多尔人与心目中较优越的人握手,几乎颤抖、几乎害伯,我们面对外国人总卑躬屈膝,总是犹豫不决,总是看扁警告或挑战我们的人,若我们希望脱离这种情结,就会变得激进、自由与暴力,不过基多全无这种状况。

阿多姆过世前,健康状况原已不佳,他推出最后一本诗集《Claudicación Intermitente》时,选择在基多的Benjamin Carrión寓所举办活动,他当时表示:「我应批评并责备自己,总觉得自己朋友不多,在场几乎每个人都让我深深感动,我保证不再说自己朋友不多。」

厄瓜多尔民众在学生时期便已认识阿多姆,许多教师均将他的作品列为必读内容,他因此赢得许多人的尊敬,有些人纵然未读过作品,也同样尊敬他,例如Raul Farias喜欢阿多姆,因为他梦想拥有更好的国家,也不断鼓吹艺术等文化价值,Raul Farias表示,阿多姆也努力消灭各种歧视及不平等,总希望瞭解「厄瓜多尔人有何特质?」

如上所述,许多博客鲜少与他人评论同一个主题,Rafael Mendez收集一系列YouTube影片,阿多姆朗读自己的诗作等其他作品,Maria Paula Romo转载阿多姆一篇美丽诗作「我相信我国」,各位若对社会网络有兴趣,也有个Facebook页面列出人们对他辞世的感想。

缩图来自Jody Art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