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抗争带动地下网络报纸兴起

伊朗最近出现好几家网络报纸,证明尽管政府不断加强审查、过滤与压迫,民众与在野阵营仍不断试图传播讯息,透过网络报纸内容,也突显抗争运动内部一如社会与博客圈同样多元。

过去两个月间,伊朗安全单位不断紧缩对媒体的操控,尤其是因为6月12日总统选举后,官方结果宣布现任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当选,引发国内大规模抗议行动。

许多记者与博客在期间遭到囚禁,亲改革派网站遭到过滤Etemad Meli等少数改革派书报亦面临诸多监控,由于媒体处境如此艰困,伊朗出现几家「地下」网络报纸。

截止六月底,至少有《Khyaboon》(街头)及《Kalam Sabz》(绿世界)两家网络报纸推出,绿色为在野阵营总统候选人穆沙维(Mir Hussein Mousavi)的竞选颜色,目前《Khyaboon》已出刊13期,《Kalam Sabz》亦发行10回,前者只透过电子邮件寄送,没有网站或博客;后者也运用电子邮件,但亦有网站,两者皆以PDF档案格式发送。

《Khyaboon》

以下是《街头报》的几个标题:「Evin监狱的沉默背后」、「政府双手沾满血腥,穆沙维只写了封信」(第一张照片)、「这是丝绒革命 吗?」、「都会艺术批判政府」(第二张照片)、「别再逼供」、「人民反抗政变,穆沙维未出现」(第三张照片)、「街头爆发战争」(第四张照片)、「开始捍 卫受囚禁抗议者」(第五张照片)。

BubbleShare: Share photosEasy Photo Sharing

《Kalam Sabz》

《绿世界》的标题包括:「穆沙维为受害者家属哀悼」、「Neda为全球最热门字汇」(第一张照片)、「改革派候选人卡鲁比:政府迫害单位在俄罗斯受训」(第二张照片)、「今年比1999年学运情况更糟」(第三张照片)、「卡塔米:这是对付人民的丝绒革命」(第四张照片)。

这里是投影片

政治趋势

两份刊物的共同特色在于反对现任总统,亦不满伊朗最高领袖哈米尼(Ali Khamenei)批准选举结果。

《绿世界》主要刊登改革派领袖及政党的言论与声明,《街头报》抨击穆沙维面对政府太过软弱,要求采取更多行动;《绿世界》做为改革派的机关报,并未质疑政府合法性,《街头报》立场则不同。

《街头报》属于激进左派刊物,批判穆沙维缺乏行动,在名为「穆沙维及其菁英」的文章中,作者Amir K.指出,穆沙维的表现证明他不愿牺牲阶级利益,虽然穆沙维第9则声明认为,阿曼尼内贾德并非合法总统,但他未提出如何打败政变,也未要求向杀人者讨回公道。

《街头报》刊载知名马克思主义诗人Said Soltani的作品,伊朗革命精神领袖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于八零年代担任国家元首时,处决了这位诗人,英国工人联盟与左翼学生的观点亦出现在该报上。

《绿世界》第一期引述何梅尼30年前的发言,批评伊斯兰教长只顺从自己的欲望,未回应人民的要求,《绿世界》认为若今日有人仍跟随这条路线,就应受同样谴责。

图片胜于文字

《街头报》刊登许多抗争现场照片,例如安全人员镇压抗议民众,或是民众丢掷石块,几乎没有改革派领袖的照片;《绿世界》鲜少刊登抗争画面,不过通常头版都有改革派领袖的照片。

《街头报》也不同于《绿世界》,时常刊载针对哈米尼的漫画,在第13期的头版上(前述第一份投影片的第二张),有张涂鸦是猿猴逐渐演化为人类,最后演化为拿着枪的人类。

阅读这些新的地下网络报纸,让人能意识到伊朗危机严重与媒体处境,两份报刊展现抗争运动内部分歧,其中部分人士的要求与口号都较为激进。

现居伊朗的博客Zeitoon也提到相似情况,她在一场礼拜四的示威中注意到,口号充斥着「哈米尼下台」、「独裁者下台」、「伟大真主」等语句,却只有几次听闻穆沙维的名字。

两份报刊都属激进刊物,对抗国营报纸、电视、电台与网站的强烈影响力,面对政府强大宣传机器报导国家一切美好,地下刊物与独立媒体似乎节节败退,独立记者想占有一席之地,只能进牢里。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