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如何理解日本网络界(上)

科技新闻网站ITmedia的记者冈田有花(Yuka Okada)发挥她备受肯定的访问长才,一对一专访梅田望夫(Mochio Umeda),让梅田望夫发出「日本网络界『令人失望』」之语。「访谈梅田望夫先生」分为两部分(日文),日本部落圈针对本次访谈作出回应,也发表自己对梅田望夫、Hatena网络服务平台和日本网络界的意见。

本文的上集为访谈内容摘要、节录部分内容翻译,并且着重在博客们广泛引用的部分。[注意:由于版权问题,原访问的全文恕不提供。]之后的系列将特别挑选部落圈和Twitter上网友的讨论。

一开始冈田先询问梅田,最近都未发表关于日本网络界的文章,是否代表他的兴趣已经转移到日本将棋(shogi)了呢?梅田回答道,他已经发行了包含《网络巨变元年》(Web Shinkaron)等七本书,目前正在休息:

我没有刻意避免对网络目前情况发表意见,然而有个现象确实令我很失望,就是英语网络界和日本的网络界已经变得截然不同。
我并不是评论家,虽然很多人都认为我是。我执掌Hatena的业务运作部分,而且我是个一边做事一边思考的人。我的书看似客观探讨事情,但我也在写作中掺入了个人的希望和期许。假如网络已经变成负面的东西,我就没有动机是去分析它了。

在问到英语和日本网络界有何不同,还有他所说的「负面」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梅田引用了由Ameba News的编辑中川淳一郎所著《ウェブはバカと暇人のもの》(直译为「网络是笨蛋和闲人的玩物」)书中的一段话。中川在书中声称,梅田解读网络世界的方式是为聪明人设计的,而他的书则是为一般人甚至是笨蛋而写。梅田表示,这样分类有其合理之处。

就这方面来说,将棋吸引我的原因是因为我欣赏专业领域,其中具有杰出才能的人士会致力于提升自己的能力。他们努力不懈直到达到非凡的境界,在此过程当中,他们也为我们呈现了一个完美极致的世界。我深深受到这样的世界吸引。

冈田接着问道,英语网络界是否真的「优于」日本,或者只是梅田的个人喜好使然。梅田表示,个人喜好确实影响了他的立场,但客观来说两者之间明显存在差异。在日本,网络并未成为日常生活或自我提升的一部份,只是中性的工具。

网络只是工具,应当是中性的,而中性的东西通常会呈现常态分布,其中有好有坏,但整体来说是平衡的,日本网络界也不例外,但是对我来说好坏两者的比例似乎失衡了。

在15秒的停顿后,冈田请梅田举例日本网络界有那些「坏的」事情。

身为日本拥有上百万使用者的社会书签及博客服务公司Hatena Co., Ltd董事会成员,梅田处于非常尴尬的位置。要是发表关于网络的负面评论,可能会引起「是在批评自己的使用者吗?」或诸如此类的质疑声浪。

只要我还是Hatena的董事会成员,我就没有表示「你们不该这么做」或者「发出这种言论的人很缺德」这类意见的权力。
读者会发难「人们是因为Hatena系统的设计方式才这样说话的」,所以Hatena应该先行修正。
我都了解,所以我和近藤(Haneta的创办人与CEO)正在和公司所有员工努力改善Haneta。我现在才了解不能想到什么就说,因为我真的很喜欢Hatena。

话题接着来到网络「好的」部分,还有日本网络界可以努力的方向为何。梅田提出他在《网络巨变元年》曾提出的观点:总表现社会(so-hyogen shakai,総表现社会),描述一个除了知识份子和艺术菁英之外,鼓励所有人表达自我的社会。

日本人口众多,参与总表现社会应该有一层人口分布会达到五百万人。在英语网络界,这层人口分布已具规模,成为一种权威。
但整体看来,日本网络界没有让这群人形成的诱因。那些从一开始就出名的「A咖博客」行列至今都没有什么变动,是吧?我们还没有进步到人才数以千计增加,形成坚固的才能势力。日本网络世界还没完全发挥它的实力。

梅田举出他将棋著作的开放翻译计划作为线上合作计划得到极佳结果的一个成功案例。冈田则提到使用者能互相上传音乐和影片的线上社群Nico Nico Douga(ニコニコ动画)

我很清楚网络文化在日本次文化中蓬勃发展的程度,我也很敬重这一点。正因如此,在这边讨论这些例子,对日本网络文化已经改变这个论点并无帮助。
就某方面来说,我对日本的现状很失望,状况是,能造就杰出才能的网络在次文化以上近乎绝迹,难以发现「进阶使用者」。这和英语网络界有非常大的差距,是我眼中的核心问题。

访谈也提到Hatena的创办人和CEO近藤淳也(Junya Kondo)于2006年不采用梅田的建议而迳自在矽谷成立Hatena的分部这件事。近藤在几年的奋斗后无法在美国建立足够的使用者群,遂而返回日本。

他是个独特又有趣的人,他有许多我没有的优点,所以我对他期望很高。
我通常可以辨认每个人的特点,所以才觉得他们不需要我的首肯。但是近藤不一样。他是唯一一个会经常令我感到意外的人。在他尚未做出突破之前,我不能对他说一些极端的话。他需要时间完全消化厘清事情,所以我相信他是能够达成突破的人。

梅田也提到立刻「投入」感兴趣的事物是他生命中第一优先的事,也因此让他突然爱上将棋。如果近藤和他预期的不同,在矽谷取得大幅成功的话,他经营的顾问公司Muse Associates当初理论上可以在一年之内就结束。

从事业和财务的立场来看,继续评论网络是合理的决定。但是这不是我最想做的事,所以我决定休息一段时日,终于想出一套系统 能够让 我面对眼前所有的事情。我很可能不会再写像《网络巨变元年》这样的书了,但是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然而我一直都觉得「终极版」应该会由比我年轻许多的作者 写出来。
网络对我来说永远都会是最前端、得以自我实验的工具。我会继续以网络为主题写作,但是我不确定最后结果能不能称为评论。

下周会刊出第二部分。下列是一些过去文章,提供一些观点说明梅田在日本网络界的影响力:

[注意:此为日文原访谈未经授权的翻译,在合理使用的前提下欢迎转载。如果原作者要求,将移除这篇文章。]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