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多米尼加:海地移民与财政负担

多米尼加与海地两国共处于同一个岛屿上,该岛自1492年由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发现后,便惯称为伊斯帕尼奥拉岛(Hispaniola),过往全岛皆受同一政权统治,直到1697年里斯维克条约(Treaty of Ryswick)签署后,西班牙将岛屿西半部割让给法国,才更名为圣多明尼哥(Saint-Domingue)。

Map of Hispaniola. From Traveling Man's Flickr and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ttp://www.flickr.com/photos/travelingman/2816126909/

伊斯帕尼奥拉岛地图,图片来自Traveling Man,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这块殖民地后来出现愈来愈多非洲奴隶,最终团结起来对抗法国殖民者,让海地于1804年诞生,成为美洲第一个独立国家;至1822年,海地已掌控全岛,并占领圣多明尼哥,直至1844年2月27日,Juan Pablo Duarte等人成立秘密组织「La Trinitaria」,争取脱离海地独立,建立今日的多米尼加。

自当日起,多米尼加与海地各自独立,文化、信仰与制度各异,经济发展路径亦各奔东西,海地成为美洲发展程度最低的国度,而多米尼加经济规模在加勒比海及中美洲地区名列前茅。

尽管差异甚钜,由于两国地理位置毗邻,命运自然难分难舍,许多海地民众每日非法跨越国界,到多米尼加寻求营建业工作,或是在街头贩售水果、糖果及其他小东西,也有些人获聘雇在甘蔗田里工作。

Haitian fruit vendor in the Dominican Republic. Photo by Caymang and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ttp://www.flickr.com/photos/dlakme/2903770065/

在多米尼加的海地水果摊贩,照片来自Caymang,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多米尼加境内非法海地移民众多,许多皆在街头乞讨为生,让许多当地民众对海地人充斥负面刻板印象,不过仍有少数海地人合法入境持奖学金求学,不过这并非多数人的情况。José Rafael Sosa向读者介绍一位成功学生Gessy[西班牙文]:

人们只要看到Gessy,我们对于「海地人」的偏见就会一扫而空,Gessy Bellervie出生于邻近Cap-Haïtien的Grande Riviѐre Du Nord,她的故事简单而言:最近刚从天主教大学毕业,即将回国服务人民。

虽然有这些海地人在邻国表现卓越的故事,多米尼加仍有许多人认为移民情况失控,虽然多数人皆是自愿前来,也有不少是因为人口贩运被迫前来,受到乞丐集团利用,据估计,多米尼加境内约有百万海地非法移民,其中许多是孩童,在街头上为人洗窗或擦鞋,Diario Digital Dominicano博客的Manuel Vólquez如此描述情况[西文]:

海地人如蚂蚁蔓延全国,在营建业及非正式产业等重要经济领域取代我国劳工,他们甚至使用孩童来乞讨,也融入我国文化及习俗之中,这算是跨文化与全球化现象吗?

许多人担心从此现象衍生的经济冲击,因为许多免费医疗资源都是非法移民在使用,许多医院的空床率都下滑,同样是出于移民患者增加,南部卫生官员Bolívar Matos指出,San Juan与Elías Piña两省花费在移民身上的医疗经费[西文]达150万美元。

在《Hoy》报导的留言区中,许多人也很关注成本增加的问题,Rosado320想瞭解全岛总花费有多少,因为上述估计只包括其中两省;Oscar Caceres认为可能得增税,才能应付相关需求,甚至建议争取国际援助以打平开支;Davidlebron则较同情移民:

多米尼加人若居住在海外,也没有因此在当地失去医疗权,…我很意外有些人不满医院诊治海地民众,这笔经费当然昂贵…但永远不该剥夺他人的生存权与医疗权,…多米尼加孩子也有许多前往外国医院就诊,也没有人以负面心态看待此事。

这些问题时常成为海地与多米尼加讨论焦点,国际社会常指控充满种族主义,以及制糖业虐待海地劳工;多米尼加采取遣返等主权措施时,也常遭批评不多米尼加顾海地民众人权,不少非政府组织都积极参与相关事务,这也是值得持续关注的议题。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