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基斯坦:着手处理难民回归潮

巴基斯坦政府最终针对斯瓦特河谷(Swat Valley)的居民发布一项计划表,让这些因战争而流亡的百姓看见返家的希望。这个由特种部队(SSG)所规划的返乡计划,大致分成四个阶段

Swat Refugees, Image courtesy Dr. Awab Alvi (teeth.com.pk/blog)

斯瓦特难民,图片来自Dr. Awab Alvi(teeth.com.pk/blog)

国际难民流离失所监测中心(IDMC)表示,已有超过三百万居民因为斯瓦特危机被迫离开家园。经过两个月梦贗般的经历,他们终于可以回到自个儿的家。但是问题仍然没有解决:难民们有感觉到希望吗?或是仍处在对安全的疑虑中呢?

Teeth Maestro卡里姆(Faris Karim)采访一位难民并得到以下的观察:

我在2009年7月18日与布尔汗(Burhan)有过交谈。他正准备要回到他的宅底并且表示高兴能够回家。他分享了对未来的恐惧,但也表示宁愿在自家以自己的力量接受挑战,也不想流落在外当难民。

我问了沙法拉(Sarfaraz):你有可能马上回去吗?以下为他的回答。 现在回去的机会的确是微乎其微,但我有另外担忧的事。如果我们下个月回去后,那些扰民的军人又来捣乱呢?然后,如果同样的危机又降临了呢?我们又要像这样 流离失所吗?让我告诉你,像这样带着自己的家庭来回奔波简直比死亡还难受!我让妻子与儿子搭车,但我自己可是走了大老远的路,从赛杜沙里夫(Saidu Sharif)到马拉(Malakand)将近65公里。

改变巴基斯坦(CHUP!)Kalsoom Lakhani提供更为精辟的解析:

那些无数的难民不是不想回家。事实上,许多人已经表示他们急迫想要返乡的渴望。因此,他们的迟疑主要建基于对政府缺乏信任,认为政府没有能力可以保护他们的安全,另一个原因是居住在寄宿家庭或营地所带来的疲累。

Rozanama-BachSaesneg在一篇文章中描绘出这些百姓所经历的苦难,题目定为「别忘记您的微笑,你可是个境内流离人士(IDP)喔」:

请自行想像:你被迫离开自己的家,你被转送到一个到处处搭着帐篷的难民营,营里没有流水以及适当的卫生设备,你没有生计并且无依无靠,不管你之前的职业是什么,现在都必须依赖政府或外国援助团体的施舍。

Living on handouts, image courtesy Dr. Awab Alvi (teeth.com.pk/blog)

依靠施舍生活,图片来自Dr. Awab Alvi (teeth.com.pk/blog)

然后他谈论起IDP遇到的恐惧和其他议题:

时代日报(Daily Times)采访数位IDP,这些人表示他们会留下,原因是军事活动仍然持续着,或者是家里没钱了。

负责的巴士司机与政府的护卫队表示,许多士兵仍然在和塔利班(Taliban)搏斗中,这使返家旅程的危险性提高不少。

政府帮助难民返家的行动已经告一段落,但有许多问题仍待解答。当然,有太多可以改进的地方,例如确保难民的安危、安置以及复兴。在我自己的博客我针对这些问题进行讨论

很明显的,政府必须规划一个长期的计划,来帮助这些流离人士回到以往的生活。随着难民营水涨船高的抗议声,加之弥漫在民众间的不确定氛围,这个计划已经是无可避免。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