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对抗现代奴隶制

Sugarcane cutter Brazil. Photo by

「巴西甘蔗收成工」照片来自Flickr用户Ricardo Funari,经许可后使用

众所周知在巴西北部及东北部各州,奴工这项奴隶时代下的遗迹仍然存在,巴西直至1888年时,才成为世界最后一个废除奴隶制国家,但强迫劳动或欠债造成短期奴隶现象依旧未消失,政府虽定期在个别地区打击相关问题,但司法制度还是面对人口结构变化的挑战。

不过每当奴隶现象发生在大圣保罗(São Paulo)地区,消息便会跃上巴西主要报纸的头版消息,这正是7月底出现的情况,圣保罗劳工稽查员由劳工事务检察官陪同,前往Mogi Guaçu地区援救20名奴隶脱离困境(其中2人未成年仅17岁),Sakamoto's Blog[葡萄牙文]向来以奴工问题为主题,也是获奖网站Reporter Brasil的合作夥伴,该博客即报导此事,其中格外讽刺的是,这些未成年奴隶竟居住在一间废弃公立学校中。

很遗憾,这种事在巴西发生过无数次,突兀的是雇主将奴隶安置在废弃校舍中,电线与污水道皆曝露在外,尽管环境如此不佳,雇主仍表示会向劳工收取房租。

市公所与Pimenta这位雇主签下契约,允许他使用公立学校后方的屋舍,条件是他必须负责修缮,州政府于9年前将这所农 业学校 交给市公所;现在契约已经取消,市公所将研究是否控告雇主,建筑物已经关闭,秘书处也将研究是否可能重新启用学校,太棒了,他们如今还在讨论「可能性」…

Sugarcane cutters having lunch in the middle of the plantation, under a scalding sun. Meals served with no tableware, no protection against sun or rain. Photo: Ricardo Funari

甘蔗收成工在农园里与烈日下吃午餐,餐点没有附上餐具,也曝露在空气中,照片来自Flickr用户Ricardo Funari

圣保罗地区奴工现象总会引起各界讨论,例如帕拉州(Pará)独立记者兼知识份子Lucio Flávio Costa便曾撰文名为「奴工是亚马逊异常现象吗?」[葡文]:

自2003年起,劳工与就业部资料内共有192人,曾经强迫雇员在形同奴隶的情况下工作,其中逾三分之二企业(共147家)都设于法律划定的亚马逊地区,全国奴工案例数「冠军」的行政区为帕拉州,占总数约四分之一(52件),其次的Tocantins州(43件)及Maranhão州(32件)皆位于亚马逊地区,劳工常遭剥削的情况并非亚马逊异常现象,而是这个地区是巴西经济扩张前线,证明先驱并不一定会带来现代习惯。

Lucio Flávio Pinto意指这些地区奴工事件频传,原因除了地理位置、缺乏现代规范、司法及教育不足之外,包括农民、企业家、巴西各界与地方人士都合作涉入其中,一如 巴西常见的一句话:「时势造窃贼」,再加上有助剥削劳工的背景,让巴西由来已久的奴隶制度持续不坠。除了地理位置,还有其他因素造就奴工现象,例如地方行 政单位不佳、稽查鲜见、工会力量疲弱、移工众多、人口脆弱与资讯不足等。

Sugarcane cutters in the lodgement: no potable water, no beds, no electrical light, no kitchen facilities or restrooms. Photo by

待在住处的甘蔗收成工,里头没有饮用水、没有床、没有电灯、没有厨具、没有厕所,照片来自Flickr用户Ricardo Funari

上述事件并非少数个案,巴西博客不时报导圣保罗城乡地区的奴工问题,今年Anjos e Guerreiros[葡文]博客张贴文章,提到在距圣保罗市70公里的Cabreúva地区,一座柠檬农庄公然剥削奴工及童工:

警方因民众申诉前往农庄,一名农工已工作四个月,却没有拿到任何薪资,雇主应为剥削童工负责;劳工向警方表示,有时雇主给的食物很少,有时午餐和晚餐都没有,还有儿童参与柠檬采收工作,稽查员在农庄里发现六名未成年者在工作,其中一名男孩只有12岁。

那名男孩说:工作时没有手套、没有工具、没有水喝,我每天只赚1美元;一名青少年说,雇主曾警告他们,只要听说警察要来,就立刻逃得愈远愈好,但我们拒绝雇主的要求。

圣保罗市区的奴工现象有些不同,Verdefato[葡文]博客指出:

奴工在都会区情况比乡村少,联邦政策、区域劳工单位、劳动部与联邦机构均已采取行动,不过都会区奴工现象不同…巴西都会奴隶 问题主要是玻利维亚等国的非法移民,他们在圣保罗市区的成衣厂里工作,若要解决问题,关键在于如何规范移民人口,并不再将他们的工作列为犯罪行为。

Hooded Informant who succeeded in escaping from the estate ( in the background ) take the Brazilian Federal Police to the place where workers are kept imprisoned. Photo: Ricardo Funari

照片里戴着头巾的告密者逃出工作场所后,带着联邦警察前往奴工遭囚禁之处,照片来自Flickr用户Ricardo Funari

该博客也以一名玻利维亚移民为例,他就在这种恶劣环境下工作[葡文]:

Ramón的母亲连续在缝纫机前工作16小时,动作看来相当急促,Maria Diaz努力地车缝一件又一件衣服,她有个目标数必须达到,只有吃饭或去厕所才会停手,她看来精疲力竭,自2003年来到巴西后,她总是从早到晚工作,既 无工作证,亦无护具或医疗照顾,在移民单位记录里也不存在,巴西官方并不知道这位女士身在境内,她在2003年离开玻利维亚时,也没有官方出境记录,而是 透过中间人管道抵达巴西,这些人蛇以偷渡人口牟利,圣保罗地区至少有10万名玻利维亚人身陷此种处境。

Man found imprisoned inside estate shaving for being photographed and having the photograph pasted into the first work permit he had ever had in his live. Photo by

先前遭囚禁的奴工正在刮胡子,准备拍照领取此生第一张工作证,照片来自Flickr用户Ricardo Funari

圣保罗地区社会学家兼议员Floriano Pesaro在Coisas de São Paulo[葡文]博客里,提到有些街童在父母强迫下工作,既是奴工、亦是童工:

童工出现在街头、在商店里,甚至在巴西各城乡地区的家庭中,通常处境更加糟糕,涉及奴工、性交易、儿童贩运、逞欲工具、贩毒等,这种犯罪行为不仅违法,更常导致儿童或青少年死亡,根据FIPE在圣保罗市的研究,2007年光是在街头便有逾千名童工。

笔者撰写本文时,曾担心揭露这种现象是否会损及巴西国际印象,不过Edson Rodrigues[葡文]博客的文章让笔者下定决心,其中提到有关巴西奴工的15项真相与谎言,便有一项与报导奴工消息及巴西国际形象相关:

第12项:谎言-向国际散播负面消息有害国家与贸易。真相-全是谬论,未消灭奴工问题才会影响巴西海外形象,若国家不想办 法处 理,可能会面临商业制裁,人人都知道巴西有奴工…农业是我国发展根本,正因如此,巴西更应站上打击奴工现象前线,找出少数犯罪的企业家,才能确保经济 整体行动不会受少数人行为所害。

Modern Slavery in Amazon - Issuing work permit document in the forest. Photo by Ricardo Funari, used with permission.

在森林发放工作证,照片来自Flickr用户Ricardo Funari

借用该博客里的话,笔者认为奴工确是巴西奴隶制残留的遗迹,若未积极处理,将会成为社会异常情景。

---

本文内照片感谢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地区摄影记者Ricardo Funari提 供,他持续记录国内社会不平等问题,他认为透过自己的作品,可见到「巴西奴隶制主因为负债,劳工直到清偿债务才能重获自由,债务也常因为骗局或工作环境本 身而起,某些地区或受到不景气或旱象冲击,劳工便常被迫口头缔约,以卡车大批载往数千哩以外地区,在危险情况下工作;一抵达现场,原本承诺的丰厚薪资立即 打折,又遭到没收以给付交通、伙食、甚至是工具费,工人最后可能一毛钱都拿不到,而债务却随时间愈积愈高,让他们根本不可能离开」。他的照片集「巴西当代奴隶制」请见Flickr。

Toothless worker receives payment respecting entirely the legislation in Brazil and break into laughter. Photo by Ricardo Funari.

终于领到合理薪资,无齿劳工开怀而笑,照片来自Flickr用户Ricardo Funari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