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菲律宾:人民悼念前总统科拉松阿基诺

菲律宾举国哀悼科拉松阿基诺(Corazon Aquino),她在领导推翻马科斯(Marcos)独裁统治后成为该国总统,并于8月1日星期六清晨3时18分,死于心肺衰竭。享年76岁。

她的丈夫,反对派前参议员Sen. Benigno S. Aquino Jr.死于谋杀,她在1983年成为寡妇。

1985年她在日益推崇下,在「临时选举」与马科斯对抗。欺诈的选举数周后,由现在所称的人民力量( People Power)起义推翻了马科斯,拥护阿基诺担任总统。阿基诺因此成为菲律宾的第一位女总统,也是亚洲的第一位女性国家元首。

可在这篇内容充实的纽约时报讣告更加了解她。

电视和广播转播了阿基诺家人在星期六凌晨宣布她的去世,并在她去世后立即开始专题报导、杰出菲律宾人的回应、播映阿基诺昔日演讲和采访,并播放推翻马科斯独裁统治运动时的部份歌曲和赞美诗。

阿罗约(Arroyo)总统宣布全国哀悼纪念阿基诺10天。前总统曾表示不满阿罗约并曾两次呼吁阿罗约辞去总统职位。

世界各国领导人,由美国总统贝拉克欧巴马(Barack Obama)和教宗本笃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带领,暂停活动并对阿基诺作为菲律宾的民主标志和她的「坚定信念」表示敬意。

主流媒体专门报导阿基诺的死亡,其中大部分的意见来自于掌权的菲律宾人。普通菲律宾人,他们大多来自中产阶级,使用网络,特别是博客、微网志和社交网站,对阿基诺致敬。

Inghinyero.com写道:「这是菲律宾悲伤的早晨」,反映出菲律宾人周六醒来时听闻阿基诺死亡消息的悲伤。

消息传出后不到三小时,「科拉松阿基诺」和「阿基诺」成为推特上的趋势主题,菲律宾人在线上表示他们的悲痛和哀悼。

Babelmachine报导全国哀悼阿基诺的直播影片,并注意到菲律宾的推特用户在头像上系上黄丝带。黄色是1986年她对抗独裁者马科斯的竞选色彩。

博客Vindication of a Fool指出

在未来几天内,我们将听到许多的对已故总统的悼念。她值得这每一句。这个国家已经失去了道德指南针和仆人领袖。

@cocoy同意

这句「一个充满感激的国家感谢您的服务」,用于科拉松阿基诺似乎显得空洞。菲律宾欠阿基诺的债务偿还不完,只有我们继续下去、坚持下去,建设我们的国家,才会获得新生。

为了赞扬她即使面临癌症时仍「宁静端庄」,Far From Neutral再版阿基诺进入医院时写的「快乐死亡祈祷文」(Prayer for a Happy Death)。

EdericEder.com以菲律宾文写道

随着总统科里的死亡,她给我们爱、信念和希望。

随着民主标志的殒落,我们唤醒历史记忆里光辉的时刻:当我们团结起来,收回我们的自由并向往一个新的菲律宾。

Cheftonio

我不常为了公众人物过世感到悲伤。麦可杰克逊过世时我不感到难过,但Tita Cory(阿基诺的昵称),我感到非常难过和震惊。虽然她的健康不如之前,我曾希望她将恢复。

据Bahay ni Badong所说:「许多公众人物的过世与安息,没有任何一个比得上Tita Cory带给我的冲击。」

一位学生领袖兼博客写道

[阿基诺]曾经说过一句激励人心的话,我引述:「我燃烧我的生命如黑夜的蜡烛,没有人能够受益于此。蜡烛慢慢熔化消失。很 快地芯 将烧尽,而光也消失。如果有人收集熔化的蜡,重新塑造它,给它一个新的芯。在另一个瞬间,我的蜡烛会再次照亮黑暗,再一次继续服务,然后,再见。」

并补充说:

现在,因为你,有条已经点亮的路,我要接下挑战,做重塑后蜡烛的芯,重新点燃,并分享光亮给仍在黑暗中的人。这是我的诺言,直到下一个人搜集我们熔化的蜡,并成为下一代的芯。

以菲律宾文写作Ang Sa Wari Ko说:

一位母亲,这是她的形象,她通过EDSA革命(或称人民力量革命)对抗独裁的马科斯。以她对国家的勇气和贡献,她成为了国家第一位女性总统。

An Apple A Day回忆

家庭、信念、热爱国家、承诺、宽恕和清正廉明的作风。这只是我从科里身上学到的少数事情。她活在其中并身体力行。她不仅是我们的总统,她是我们所有人的母亲。一位与我们从散播腐败、不诚实和贪婪种子的丑陋政权中一起熬过的母亲。

一位博客在Filipino Voices写道

阿基诺留下了「L」的标志,不断提醒我们,自由只在我们奋力争取下存在。

「L」指的是「反马科斯」的手势。

旅游博客Habagat Central回顾了「自由之路」,以纪念阿基诺。

一个高中的社会研究教师的博客akomismo感叹他的学生讨论菲律宾前总统时,对阿基诺的低度认识和错误概念。

一名记者的博客Theanthology,回忆当她有机会与阿基诺说话时的「敬畏」:

我很幸运,可以在埋伏访问中问科里几个问题。在一个新闻报导中,她没有回答问题,但当我询问时,她转过身看着我,对我说了句俏皮话。我因为感到敬畏而忘了要继续问后面的问题。这发生在2006年。

Mike in Manila,另一个记者的博客,回忆阿基诺并说:

不是每个人都同意她看问题的观点,但没有人能质疑她的正直,或是她对民主的承诺。但第一个从国家政权和平转移后下台的她,喜欢被称为「公民科里」。尽管第四次更替和她自己的崛起是由「人民力量」促成。

mistervader对「在她坟前吐口水」,诋毁阿基诺的人说:

这些人花时间到她坟上吐口水,我看着这些抨击科里的事,不是感到悲伤或愤怒,而是感到讥讽的意味。这对于为我们带来自由的 科里来 说不是一种矛盾的庆祝吗?我们今天所享有的自由,正使我们大家都可以自由诽谤和轻视她。对我来说,这是对我们现在所享有的自由最真实和最伟大的承认,并希 望能从当局手中进一步维护且磨练它。所以我对那些抨击她的人说,攻击吧,如果你可以。作为一个自由如你的人,我反而会选择对她致敬。

显然是要挖苦现任总统似乎拒绝接受即将结束任期,一个博客指出:「阿基诺伟大地方在于虽然不情愿的接受了任务,但她的时间到时,她双手把权利还给国家。」

在线新闻杂志Bulatlat的编辑同时表示

科里不像第二位成为总统的女性阿罗约(Gloria Macapagal-Arroyo),阿罗约试图模仿马科斯成为独裁者,并胜过马科斯腐败和侵犯人权的行为。眼见于此,阿基诺不得不再次上位,并要求阿罗 约辞职。她成为推翻阿罗约运动的引导人物之一。科里直到最后都在抗争暴政。

与此同时,Ganns Dean将他对阿基诺的敬意献给目前菲律宾总统阿罗约:

您将永远无法成为科拉松阿基诺这样的人,我希望她的死和举国的反应(妳人仍在国外,正无耻的向欧巴马献殷勤),能将妳从过 去九年 来领导我们的「成就」中唤醒。妳称之国情谘文(SONA)的倒数第二告别工作的虚构故事,绝对无法反应出妳可耻的腐败机构,和握着强权不放的执政特色。

这名博客补充道:

我的眼中有泪,但这并不纯粹是因为国家敬爱的元首过世。这些挫折的眼泪,是因为现在的国家元首,并没有科里的心与对我们的爱。这是悲痛的眼泪,这个国家的大家长已经走了,放眼望去地平线上没有人能成为国家的守护天使。

The D Spot敦促大家:

随着我们敬爱的总统科拉松阿基诺的死,我们不要觉得我们是孤儿,「hindi tayo nag-iisa」。我们需要起来反抗,我们必须收拾残局。让Ninoy和Tita Cory的死不是徒劳。她现在一定在天堂,不断为我们调解,她为了菲律宾而奋战,从贪污的祸害中解放。让我们继续讨伐-黄色丝带不仅只戴在身上。让他们成 为我们的提醒者,尽我们的力量,不管多么小,帮助创造一个更美好的菲律宾。

悼念持续在整个菲律宾部落圈发酵:DeoDuey.comMy Freedom WallParadox of IronyI'm Walking AloneOh-WheezersMark BravoGameOPSGeekothon.comLalaine's WorldBarrio SieteCaptain's LogsilverThe DJ who's not a DeeJaySnow WorldDeantastic!The Marocharim ExperimentsmokeJon MagatDigiputz.comBikoy.netPagod Ka Na Bang Maging Si Juan?Jose C. Camanoedwinsoriano.comBendzGEmil AmokThe Struggling BloggerCoffeedrunkAttyAtWorkade magnayebaddieverseARTUJI以及Your Majesty Sire

更新:

阿基诺的遗体现在置于De La Salle Greenhills体操馆,是1986年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快速公民计票的地方。电视直播整个守灵的过程。他们将在星期一(8月3日)被转到马尼拉大教堂。

阿基诺的家人拒绝以军事荣誉前国家元首相称的国葬,并宣布了私人葬礼。

丧礼订于星期三(8月5日),阿罗约总统已宣布一日特别休假,给菲律宾人时间来对他们民主象征的离开哀悼。阿基诺将被安葬在她的丈夫Benigno Ninoy S. Aquino Jr.身边。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