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基斯坦:谴责托巴特辛Gojra的暴动


观看大地图

星期六,位于巴基斯坦旁遮普托巴特辛县,Gojra Tehsil区的首府Gojra市发生宗教冲突,据称是因该地区有人亵渎可兰经。至少50间属于基督教社区的房屋被放火焚烧,造成7人死亡,18人严重受伤。据消息人士透露,多数的房屋是遭一群盖上面纱的青年所烧毁。他们不分皂白的投掷汽油弹。暴力事件遭到巴国博客圈及媒体的谴责。

Windmills of my mindZaheer Kidvai在一篇名为「我们的人民怎么了?」的文章中谴责这些暴力事件:

Gojra的冲突中,针对少数基督徒社群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态度倾向法西斯主义的几个宗教团体,已成为巴基斯坦的疮 疤,如果 不能及时制止,情况将会更为恶化,塔利班军队在最近的冲突和战争遭受失败,但由宗教狂热分子(电视上的学者几乎都是)植入人心的那些令人厌恶的观念,我们 必须积极反击。

Samson Simon Sharaf在网志Pak Tea House称他们为「不完整的法律下的受害者」并说明:

从Jhang地区到Gojra,Mian Channu与Shantinagar也有类似的事件,激进分子带头引发宗教激起的仇恨。但即使一次又一次地发生此类事件,地方政府似乎都采取欣然接受, 有罪不罚的态度。问题就在于当地政府不闻不问,也不去采取预防措施及想办法先发制人。

之后他更谈到,当局在这事上未能处理危机:

据报导,大约在7月18日,情报机构已经对政府发出警告,旁遮普可能会有恐怖袭击,一些少数族群聚居的地点可能成为攻击目标。省政府没有重视这个消息,允许好战组织自由出入,进行纵火和谋杀。

虽然消息来源称,超过200人在事件发生后被逮捕,但大多数人仍然不满意,一再谴责当局的过失。

Kalsoom LakhaniCHUP! -Changing up Pakistan中谈到政府需要做的其实更多:

单是将这些罪犯绳之以法是不够的。政府还必须了解,并开始针对此类事件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对巴基斯坦的少数族群暴力袭击并不少见(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资料,只有3%左右的巴基斯坦人是少数族群,主要是印度教徒和基督徒);事实上,少数族群权益国际组织(Minority Rights Group International)发现,去年的巴基斯坦是世界上对少数族群威胁比率增加得最高的国家,也被评为第七大少数族群面临威胁的国家。

巴基斯坦的主流新闻媒体均对暴力袭击强烈谴责,dawn的Naveen Naqvi探究这事究竟是「疏忽或共谋?」,及后分享她稍前和宗教学者哈立德(Khalid Zaheer)对这事的看法。

我们谈论的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已增强到不能容忍任何异议。博客Sana Saleem在Twitter中,要求我问Breakfast at Dawn的Khalid Zaheer,他和其他自由派的伊斯兰学者是否会一起谴责Gojra的暴行,犹如他们对塔利班暴行所做的那样。他的回答恐怕是令人失望的,但这却是可以理 解的。他说:「不,这是故事可悲的部分。」极端解释伊斯兰教的情况在巴基斯坦日渐增加,反对这种现象的宗教人士一再被当成攻击目标。最初,他们会威胁恐 吓,但之后他们会将这些异见一一消灭。塔利班杀害了一位白沙瓦(Peshawar)的宗教学者Maulana Hassan Jan,因他发布的一项伊斯兰戒律禁止了自杀式攻击,称那样的行为是「反伊斯兰」的。

Moin AnsariRupee News谈及Gojra骚乱,参考可兰经和真纳(Jinnah)的教导:

我们呼吁巴基斯坦社会认真参与一个有意义且清晰的对话,查看许多法律是如何遭到滥用而剥夺了巴基斯坦少数族群的权利。我们需要教导自己与世界这些罪行如何违反了巴基斯坦创立的原则和精神,还有可兰经要义的精随与教导。

当局一再表示将会对事件采取行动。然而,这似乎不是一项个别案件,必须采取措施,以免今后发生同类事件。我在自己的网志中一篇名为「 Gojra:Zia的神权政治之火」文章中讨论了亵渎神明法是如何被滥用,使社区的暴力变的合理。

这项法规已采用了30年,但国家仍对这套无用的体制表现得毫无顾忌。一个试图逐渐灌输欺骗者观点并使保守社会兴旺的体制。这涉及到我们的文化标志:宗教传统中爱及理性的停滞。

我们面对一个悬而未决的决译:我们是否允许Gojra的火焰烧毁盲信者的意识形态。因此,让Gojra的受害者使我们明白公然地刻印在脑海中的错误,并引导我们走向改变的路途。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