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Twitter及Facebook受审

伊朗政府于8月8日针对抗议群众及改革派政治人物,进行第二轮大批审判,被告包括24岁法国女性Clotilde Reiss,她遭指控为间谍,几乎所有被告的罪名几乎都是煽起暴动与危害国家安全,伊朗司法单位怪罪西方情报机构、媒体组织及软体公司参与社会阴谋,例如以色列间谍单位、Facebook、Twitter、美国之音、英国广播公司波斯语频道,甚至是Google最新的波斯文与英文翻译软体,审判部分照片请见此

半官方的Fars News网站指出[波斯文]:

西方国家除了在电视网的活动外,亦透过网络为麻烦制造者提供服务。

伊朗政府表示[波斯文]:

Twitter延后原本规划的升级工作,只为提供服务给麻烦制造者。

这是因为美国国务院于2009年6月20日发表声明,表示已联络Twitter网站,希望该公司延后计划好的升级工作,才不会影响伊朗民众反对6月12日选举时,在日间时段使用Twitter服务的便利性。

伊朗政府亦指控[波斯文]Facebook支持抗议群众,因为该网站备有波斯文版本。

指控Facebook与Twitter提供服务给「麻烦制造者」似乎格外不公平,因为这些社会网络开放所有伊朗民众使用,而且在总统大选期间,包括现任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及其支持者亦运用网络工具竞选。

伊朗在野阵营之所以使用Twitter及Facebook等网络工具传递消息,因为几乎所有传播管道都受伊朗政府控制,言论审查不断左右媒体,记者也受到压迫

意外的是YouTube在这一轮审判中并未提到,或许下一轮就会出现!

慈善间谍行为

Reza Rafei Froushani坦承自己是阿拉伯联合大公国的间谍,并在Facebook张贴秘密!

他提到:

在选举期间,阿拉伯联合大公国情报单位提出要求,我也基于此,在Facebook上张贴秘密文件。

他还表示

在野候选人穆沙维(Mir Hussein Mousavi)告诉我们,这场选举受到操弄,我们应该行使手中的权利,我毫不迟疑地参与抗争,并在Facebook发表相关报告。

当然整个故事都超越许多人的想像,因为情报单位竟会要求某人在Facebook公布机密文件,听起来实在很奇怪,这可以算是「慈善间谍行为」吗?

Dr. Kourdan讽刺地指出,这场丝绒革命里已有两位领袖遭到指认、谴责及处决,他们的名字是:Twitter和Facebook。

所幸Facebook及Twitter并非真正的人类,不会受伊朗囚禁,在8月8日的审判里,多位遭指控参与丝绒革命的改革派、抗争者及其他人都出现在法庭上,有些博客对比他们入狱前及入狱数周后的样貌,知名博客及改革派人士阿塔尼(Mohmmad Ali Abtahi)健康状况尤其不佳,在前一轮审判格外引人注目,而此次审判里,消瘦憔悴的被告在法庭上更多,而且未来还会有更多更多。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