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匈牙利、乌克兰:非法干细胞疗程

从2009年一月一日起,匈牙利的干细胞疗程将依循国际法规严谨的控管做调整。 Medizona.hu[匈牙利文]医疗网站表示,干细胞的管辖权以及使用方法,必须以专业的动物实验做管理。而后,在适度的允许下,依循临床测验准则进行人体实验。

上周,警方逮捕进行非法干细胞治疗的四名嫌犯。根据警方报告,这些疗程不仅在布达佩斯(Budapest)跟Kaposvár进行,也在全国各地的饭店客房跟私人住家进行。Hungarian Spectrum报导:

[…]匈牙利警方逮捕四个人:B. Julliy真实身分为Yuliy Baltaytis,是一名乌克兰籍的美国人; 一名乌克兰女人Natalia K.,由Kharkov跟Kiev提供胚胎干细胞;另有两民身分不明的匈牙利人,其一以协助医师「运输冷却器材、从乌克兰处理装运,以及运输病人,遭到起 诉。」 警方表示这些单一疗程要价五百万福林(约美金25,000)。[…]

布达佩斯时报有更详细的报导:

[…]嫌犯身分已被查出为拥有乌克兰跟美国籍的医学教授Yuliy Baltaytis、整形外科医师István Seffer,跟一名乌克兰生物学家,Natalia K.。据MTI所说,负责这些疗程的公司位于Kaposvár,名为Institute for Regenerative Medicine(IRM)。 执行长Sándor Szabó,也是第四名被拘留者。诊所的负责人Tibor Seffer,同时也是István Seffer的兄弟说明IRM从Seffer & Renner诊所承租空间。他补充说明IRM的实验室是分开的,Seffer诊所与干细胞的研究并没有任何关系。[…]

Hungarian Spectrum补充:

[…]公司的执行长是Sándor Szabó,同任要职的还有Imre Pákh、来自Kaposvár的整形外科医师István Seffer跟一名医界明星Ádám Fásy,以开创匈牙利选美比赛致富。除此以外,Fásy在ATV电视台有一个名为「Fásy mulató」的粗劣电视节目。[…]

一年前,一名31岁的母亲为罹患裘馨氏肌肉失养症(Duchenne Muscular Dystrophy)的儿子寻找疗方,写了一篇文章[匈牙利文]关于被逮捕的匈牙利籍医师István Seffer,因为她打算求助于这项疗程:

我已经提到István Seffer医师,愿意在一间位于Kaposvár的私人整型外科诊所处理干细胞。他们尚未得到道德允许,但是,在Kiev开业的Picskur医师,将 会来这里执行植入手术。当然我们自行负责手术的成败(病患必须签切结书)。从三个条件问题来看,他们能轻易的解决两个,因为有合适的医疗卫生环境,而干细 胞是在匈牙利而非Kiev培养的,根据医师的说明,这完全在控制内(就感染及遗传性疾病而言)。 第三点是癌症的威胁。目前我还不知道这样的状况,但以目前的科学来考量,我想他们也不清楚…

疗程的干细胞由流产的胚胎取出。Részeg Szamár(醉驴)针对这事件,写了愤慨的的回应[匈牙利文]:

[…]如同Neveletlen以及其他媒体写道,干细胞是由坏死或是流产的胚胎取得。有件事是绝对的:不是死亡的胚胎, 因 为死亡的胚胎没有可以被移植的器官。但是从Pisti [István Seffer]跟他朋友的说法听来,似乎没有暴力介入,从这些母亲的子宫取得胚胎。而是他们恰好得到刚被刮掉或是正要离开子宫,同时却还活着的胚胎,并在 胚胎成为垃圾被丢弃之前,从中获利几百万。然而,「站在人道的立场」,站在Pisti荷包的立场,不被需要的胚胎有了用处,而且每一个都拥有一个血亲的妈 妈。所以事到如今,妈妈们只好签下合法文件,同意这些事的发生。如果Pisti,无法题供这些文件,这就是他的大栽头,如果他有这些文件,这一切的形象就 好看多了,但只有一点点,因为这些干细胞并未通过强制性的检查。我想,幸运儿与其得到永生,也可能花了五百万得到一个恐怖的遗传性疾病。再说一个小事情, 就是这些活动在欧盟都是禁止的。

根据匈牙利通讯社MTI,István Seffer的辩护律师Péter Zamecsnik,宣布医师已在周四被释放,改为软禁在家。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