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拉维:医疗照护的喜与悲

本文关注马拉维博客对国内医疗体系的讨论,他们追踪眼科照护的发展、反思助产设施、对医院及政府浪费情况感到讶异,最后提供有关爱滋疫情的少数好消息。

Dr. Kalua examines Malawian kids. Photo: Vision2020 IAPBKalua医院为马拉维孩童看诊,照片来自Vision2020 IAPB

Khumbo Kalua医师为 眼科专家、大学教授兼研究人员,他提到马拉维大学医学院最近推出眼科研究生训练计划,让国内眼科医师人数增加,过去两年内增加三位眼医师,包括 Khumbo Kalua本人,新卫生部长兼国会议员Moses Chirambo本身即为眼医师,他曾有多年是马拉维唯一眼科医生。

训练计划与专业医师增加源于「愿景2020视觉权利」计划,马拉维已为此进行数年,Kalua医师表示

马拉维自2000年起便积极发展「愿景2020」活动,并成功在马拉维、赞比亚与辛巴威等地举行相关工作坊。

马拉维于2004年完成「愿景2020」五年视力保健计划,也不断有所进展,希望至2020年时,马拉维能让可预防的眼盲消失。

就此项活动的疾病管制三大原则而言,儿童眼盲问题是一大优先事件,Blantyre也计划发展儿童眼科单位。

另一位马拉维博客Stabbily Msiska是位护士,时常关注医疗议题,目前在挪威求学,她自今年三月抵达挪威后开始撰写博客,她担任助产士15年,让她瞭解到对女性最在意的简单、免费事物,无论在马拉维或挪威都相同

做为三个孩子的母亲,我真的很想念助产士提供的支持,无论在产前、分娩、产后,都能为我设身处地着想,我离家几千哩到北欧 求学, 我真心感谢全世界助产士,他们的举动不花分毫、但无比重要,包括微笑、招呼、提供完整资讯、解释程序、尊重、同情心、同理心,这些服务毫不昂贵,让医院成 为对女性最美好的场所。

Malawian Nurse-Midwife, Stabbie Msiska马拉维助产士Stabbie Msiska

但马拉维的医疗状况仍有严重问题,尤其是一般民众无法负担昂贵的私人医师,Joe Mlenga提到有位远房亲戚因不堪财务压力沉重,最近选择上吊自杀,人们发现他时尚有生命迹象,赶紧将他送往医院,结果发现护士及其他医护人员正在吃晚饭

他们据说继续吃晚餐,放任Rogers情况危急,等到医护人员享用晚餐完毕再来查看时,已经回天乏术。

Joe Mlenga很遗憾地提到,这种情况在马拉维医院相当常见,他自己曾亲眼目睹:

我曾亲眼见到一位母亲抱着重病幼子,冲进Blantyre地区的转送医院大厅,表示需要一辆推车或轮椅,所有人都不以为意,母亲最后只好自己动手推车,…后来小巴司机出手帮忙,答应绕道送他们去医院。

另一位博客Kondwani Munthali很失望,最近政府才准备研究是否将马拉维湖一艘旧船改装为行动医院,他指出,这个想法是由苏格兰捐助者提出,希望马拉维政府支持研究成本共5000万马币(约357143美元):

官方的5000万马币能做许多事,训练至少10名医师、200名医疗协助人员、100名护士等,或至少能让Lifuwu医师药品五个月无虞。

政策优先次序应反映马拉维民众的需求与贫困情况,实在受不了政府得花超过30万美元,只为了改装船只的可行性研究,或许还得再花百万美元整修及装潢这艘船,却忽视亟需癌症治疗仪器等迫切需求。

但总统先生应阻止这种事,先拯救贫民的性命,然后让苏格兰人自己为计划找财源,不要影响到贫民,这座湖上行动医院能服务多少人?营运成本要多少钱?如何获得永续性收入?最后维护这艘船的钱还比保护人命更多。

马拉维卫生部的苦难让一位博客怀疑,究竟该国过去几年声称的经济成长形象是否属实,经济学家Alick Nyasulu质疑马拉维据说过去几年引以为傲的经济成长,他认为经济成长并未让贫民及一般人获益,因为社经问题仍不断在攀升,包括武装抢劫及家暴案件等,并特别以医疗议题佐证

Ntchenachena、Chididi及Mposa的紧急案例证明,虽然经济在成长,但社会已遭判处死刑。

国内有医疗及教育危机存在,富人前往高级医疗及教育设施为家人取得服务,我并不嫉妒富人,马拉维全国八成以上人口居住于乡 村地 区,医疗中心通常只有派驻一名护士,也没有足够医疗设备,距离遥远加上路况不佳让情形更加复杂。我不是刻意悲观,但医疗设施与教育设施在乡村地区一样糟, 然而多数民众都居住于此,生活毫无希望与未来。

Mzati Nkolokosa则认为国内爱滋病问题仍然严重,不过隧道尽头已可见光亮,他首先提到爱滋疫情

我因爱滋而失去亲友,我们不断受到重创,专业人士死亡后再也找不到替代人选。

若对马拉维大学有所瞭解,就明白爱滋病亦危害教育单位,我们在学生时就看到教授逐渐消瘦、头发日渐斑白、缺课时数增加,因为教授是全国唯一相关人才,学生从此再也没有同一堂课可上,这种现象并不好。

情况很困难,在我的家乡Liwonde,还有钱的人都已离开,企业家曾经在八零年代末、九零年代初兴盛,如今也都走光了。

他最后仍保持乐观:

不过现在还有希望,各种治疗延长民众寿命、继续抚养小孩,让孩子不会变成孤儿,人民意识也已高涨,这一代做出明智选择,爱滋病感染率目前在马拉维为12.5%。

好消息是在5岁至11岁的族群内,爱滋感染率只有1%,代表我们若提供他们更良好的教育,帮助他们避免爱滋,未来就能培养几乎零爱滋的世代。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