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受虐与受暴证言

联合国官员及在野阵营指控伊朗政府,声称抗议6月12日总统大选结果的抗争者入狱后遭虐待,伊朗前国会议长兼在野阵营领袖卡鲁比(Mehdi Karoubi)指称在首都德黑兰的Evin与Kahrizak监狱内,无论男女囚犯都遭到强暴,政治犯更受虐致死。

强暴与虐囚传闻并非首见于伊朗监狱,但最近事件大多发生在伊斯兰监狱之中,包括知名导演Reza Allamehzadeh及民间社会人士均运用公民媒体,记录相关人士的证词。

前政治犯在影片中,细数于八零年代在狱中遭到囚禁、虐待及强暴的经历,她当时年仅17岁,不知道自己为何遭逮捕,这个片段在YouTube点阅数超过84000次。

Kahrizak

警方于七月份的抗争活动中,逮捕数千名抗议者,有些人还负伤,后来共有数百人送往监狱或名为Kahrizak的虐囚拘留所。

以下证词来自一位幸存者,也转载至多个博客:

他们将数十人一起送往Kahrizak拘留所,我和另外200人关在一个房间,每人身上都有遭棍棒殴打的伤痕,四处都有人 在哭 泣…便衣警卫走进房间…只要见人就打,一打就是半小时…之后他们拿手电筒照在我们脸上,警告我们只要再出声,就拿棍棒捅进屁股里…为了避 免我们饿死,他们每天都会给我们一袋馊水。

另一段访谈中,一位幸存者说明Kahrizak拘留所囚犯如何被迫舔食地上的水。

伊朗最高领袖哈米尼(Ayathollah Ali Khamenei)已下令关闭该居留所,国会议员表示,共有12名官员及法官为此事遭到惩处。

用电线殴打,不由分说

伊朗拘留所已存在30年,但Kahrizak并非唯一,另一位伊朗民众当时只因为恰好出现在抗争场合附近,便被逮捕送至Evin监狱并遭虐待,以下是他的证词

我根本没打算参与抗争,只是像平常一样在街上走路,结果却被拖进车子里,关在车上直到晚间九点,车上每个人都被蒙住双眼, 之后车 子发动将我们送到某处,三天后,我才明白自己到了Motahari街,人们随机接受讯问,我的讯问一直到凌晨一点,但期间根本没有问任何问题,只是拿电线 和其他东西不断揍我,一个问题都没问。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