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如何理解日本网络界(中)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09年7月1日]

本文的(中)和(下)部分将挑选一些部落圈及Twitter上和这篇引起争议的访谈「日本网络界『令人失望』:访谈梅田望夫先生」相关的一些讨论,访谈已在(上)集摘要。[本文所有的连结皆指向日文内容,除非特别注明的部分。]

首先要说的是,该访谈为我们理解日本网络的方式和它目前的发展方向开启了严肃的对话。梅田望夫在塑造我们目前理解角度上面扮演了关键角色,早在2003年就建立了讨论英语网络趋势的热门博客。他的影响力在他2006年发行《网络巨变元年》(Web Shinkaron)时扩及大众,在日本扮演Web 2.0的教育者与良心的角色。tsuda在Twitter写道:

《网络巨变元年》的优异之处在于它虽然具有「网络界实用指南」的形式,实则还对从童年时期就与网际网络为伍的年轻人传达了「打倒权威」这样的讯息。

在这样的前提下,这则访谈发表之后引发的回应,大多是针对梅田本人尖刻的批评,甚至还有针对他即使身为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却忽略自己发言责任的一些人身攻击。举例来说,Takayuki Fukatsu把未能打入美国市场的失误归咎给Hatena,然后在博客上写道:

既然梅田先生在出了《网络巨变元年》之后已经晋升成权威人士,他就有责任继续提倡成长,并对大众释放乐观讯息,不然对他的 「信 奉」将荡然无存。他是引燃火种、开展这项行动的人,因此梅田先生或是Hatena就应该继续朝愿景迈进,不然人们会对他失望,说他「光说不练」。大众普遍 的观点「网络巨变元年所述的世界在日本会失败」是造成我们大家失望的主因。现在是要我们怎么办?他随意画了大饼,现在竟然退休,还说日本网络界「令人失 望」。

如同梅田所想的一样,许多人因为日本网络界目前的情形把矛头指向Hatena,但「失望」的程度因人而异。经济学家池田信夫主要讨论网络为什么未能在次文化以上有所发展:

催化这种「令人失望」情形的原因之一就是Hatena本身。就像梅田先生所述,「有许多不当的言论」,匿名攻击远比有具名 而建设 性的批评更加普遍,因而让「进阶使用者」却步,日本网络界的层次也降低了。因此,美国部落圈成为超越现有媒体的藩篱、杰出人士即时讨论议题的地方。日本部 落圈就如同他感到绝望的一样,不断向下沈沦。[…]

日本企业的权力结构是让日本持续退步的主因,受薪阶级只会在线上或酒吧里吐苦水而不挑战现况。事后看来,Hatena提供 了无法 面对现实的人一个倾吐的场所,加深了这个无望系统的影响力(如同梅田所分析的一般)。个人单打独斗无法改变体制,但是梅田执掌Hatena,是有可能做出 决策改变现况的。用「令人失望」一语带过,把过错归咎给他人而不作改变的尝试,就像加害者为自己脱罪一样。

冒险比较英语网络与日本网络的博客并不多,记者Nobuyuki Hayashi是少数的特例,该篇精彩的文章比较了两个文化圈的广泛性、竞争性、回响、获益程度和多样性。

Marxy和全球之声的Chris Salzberg在Twitter上连串的讨论之后,Mutantfrog Travelogue的Adamu贴出了「所以日本网络圈到底怎么了?是令人失望还是让人兴奋?」一文(英文)。在回应部分有非常值得一读的讨论,其中语言的差异也成为辩论的另一项因素。

同时以英文、日文和越南文撰写博客的Eiji Sakai提出一个问题,即我们对英语网络界是否有足够的了解以对梅田的看法作出有建设性的回应。他也怀疑日本在面对美国和矽谷的自我矮化是否影响了我们的意见,如果梅田是住在西贡而非矽谷,也许不会引发这么大的争议。

海部美知推测表示,该访谈所引发的后续效应证明了梅田感到失望的地方并非无凭无据。她将梅田对网络的愿景比喻为虚拟雅典学院,并以下列篇章表达了她的看法:

次文化和电子商务若能蓬勃发展当然很好,但是「雅典学院」只局限在「知识份子菁英」之间。他们在专注投入自己的心力推广知识期间能获得无比的快乐,即使这样做并不会让他们赚到一分一毫。这样的世界虽然不是完全付之阙如,依然太微小太薄弱。
换句话说,梅田先生攻击的是厚颜无耻的日本菁英。同时他也对「愚笨大众」因为嫉妒心理而拖垮那些希望加入知识份子行列的人,感到非常生气。

本文将在(下)集继续。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