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亚塞拜然:欧洲歌唱大赛Eurovision选拔丑闻

部分亚塞拜然媒体上周报导,尽管已于五月举办,但在欧洲歌唱大赛Eurovision投票给亚美尼亚选手的四十三人,目前接受警方确认,而其中一人已由警方带回侦讯。受争议的区域Nagorno Karabakh,是两国目前的战乱区,两国也因为国际歌唱大赛而有许多丑闻缠身

The Snowolf表示,这新闻究竟是警讯还是娱乐尚待定夺,但在文搞尾声,他认为前者居多。

[…]天杀的,他不过投票给一首歌。原来,不只是我们拿安全警讯当理由来恶整别人。[…]

最后有一个小疑问;当局到底怎么得知这男人投了亚美尼亚人一票呢?我愿意打赌,追根究底之后,一定是有中央资料库保存了所有的通话跟简讯纪录。

Brett Neely提到当局使用的苏联时代策略

那超级俗气的年度歌唱大赛Eurovision(每年五月举办),在过去几年里都带有政治意味(乔治亚、俄国等),但是最新案例绝对有史达林主义的政治渗透(除了西伯利亚的集中营)。[…]

尽管亚塞拜然的参与者夺得光荣的第三名, 但想到亚塞拜然人可能支持第一敌国亚美尼亚,就有点离谱了。先不管亚塞拜然人这次的参赛还包含了一名伊朗籍瑞典歌手连同一名亚塞拜然偶像,促使 Nasirli因抗议而对亚美尼亚投下一票。更可怕的是亚塞拜然人如何发现Nasirli「背叛的」一票:

在这里,一点点分数根本无关紧要。首先,如果在安全局里有人认为必须过滤简讯纪录,来查出在这世界上最愚蠢的转播活动中,谁不支持亚塞拜然队伍,那亚塞拜然人一定非常的不安。人权观测站(Human Rights Watch)记录了本国消灭异议的积极企图。

许多人不感到意外,因为早在二月,乔治亚决定退出比赛时,Eurovision歌唱大赛就已经有个不好的开端。Eurovision Central有更多消息

[…]他的行动几乎代表亚塞拜然政府。谁会想到,国际政治也在Eurovision歌唱大赛凑了一脚?!

这就是投给亚美尼亚人的票,它让投票人麻烦上身。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觉得值得?

A Fistful of Euros说这事件显示了两国的民主状况,或缺乏民主的状况。

对两国而言,这是显示自由的一个不错的指标。亚美尼亚的民主是经营出来的,反对党几乎无力反击。去年,有一个和平示威,抗议大选受到操控;当政府感到厌卷时,就对街道上示威的民众扫射。(后来,当然是怪罪在反对党身上。)

亚美尼亚有正式的反对党。亚美尼亚新闻有一定程度的自由。(报纸有,但电视跟广播就没那么自由了。)政府能接受公开的批 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明,但是有更多的空间给…,不全然是异议。那与民族共识不同的意见呢?在亚美尼亚,有些界线是不允许被挑战的,但是已 经放很宽了。没有人会真的在意你是否投票给亚塞拜然的选手。

在另一方面,亚塞拜然则有相当压抑的独裁统治。其他没什么好说的了。政治上,与其雷同另外两个南高加索国家,它更像中亚的前苏联政府。而且亚塞拜然社会允许的公开异议较少。[…]

无论如何,亚塞拜然是一个想要成为警察政治的国家,而在Nagorno发生的冲突是棘手的。它不是新闻。但是,我们再次看到了Eurovision歌唱大赛的影响力!那才是永远值得采访的事情。

Notes of the Bartender说这这是奥威尔式的事件,也补充说明这首歌本来就不值得被投票表决

这些故事虽然很有趣,但总让我好奇当权者的想法。难道他们的权力如此脆弱,让他们需要监视国民的歌唱比赛投票吗?政府真的利用资源读取大家的手机简讯吗?他们爱国的想法怎么变的如此扭曲?[…]

欧盟的长期会员现在似乎当这比赛是一起笑话,要看谁能进入最可笑的比赛。广大欧洲社会的新名人堂,往往持过分严肃的态度,把优胜视为国家的进步。

如果这是食物品管的警察的访查,我多少还能理解一些。

Life After Helsinki 2007认为专横的策略是荒谬的。同时,The Armenian Observer也简单的结论,今年的比赛中,如果投票给亚美尼亚选手的只有43位亚塞拜然人,据传闻没有使用可显示的电话号码,那2010年不太可能有人会再这么做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