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厄瓜多尔:身为作家的挫折感

厄瓜多尔或许尚需一段时间,才能培养出另一位卓越如阿多姆(Jorge Adoum)的作家,不过国内阅读风气确实强盛,而幕后推手来自于一群青年作家,希望为厄瓜多尔文学努力。然而在厄瓜多尔,身为作家却总是充满挫折,例如与国际知名作家竞争,或是作品遭政治淹没等,不过许多作家仍对国内怀抱希望,单纯希望让读者见到他们的创作。

Photo of book fair in Buenos Aires, Argentina by Raúl Farias and used with permission.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书展一景,照片来自Raúl Farias,经许可后使用

作家Raúl Farias经营Al Lado del Camino博客,他遍行世界各地,见证有些读者拥有多样阅读素材,阅读也是城市生活的一大重心,但回到厄瓜多尔家乡瓜亚基尔(Guayaquil),当地气候潮湿,气温常在摄氏35度上下,根本没有供人采买文学书籍的「书店街」,只有些其他去处,例如[西班牙文]:

街角红绿灯柱旁的书报摊、公车总站外,或是药局及超市等气氛不对之处,书本旁摆满针管、尿布、水果、腊肠、乳制品等;购物中心里有两家主要书店,但却比较像学校用品店。

可是在这些售书处里,Raúl Farias通常只见到保罗科尔贺(Paulo Coelho)等国际闻名作家的著作,厄瓜多尔本地作家的作品未获重视。

无论人们在何处购书,阅读仍是厄瓜多尔社会重要的一部分,另一位作家Eduardo Varas在个人博客Libros, Autores y Riesgos写 道,由于文学广受大众欢迎,政府也伺机见缝插针,例如作家Andrés Neuman于智利首都基多(Quito)推出新作《世纪旅人》(El Viajero del Siglo)时,厄瓜多尔政府文化事务官员便表示,该书与厄国政府的「人民革命」有关,Eduardo Varas不明白官方为何不愿放文学一马[西文]:

这些官员究竟在想什么?为何会觉得出席新书发表会的人都是一群呆瓜?为何认为他们对官方说法会照单全收、毫无怀疑?这种想法真是 超乎常理,肯定副文化部长的声音很少…但总有笨蛋存在,很抱歉我用词如此强烈,我无意冒犯任何人,但在这种场合遭人当白痴对待,感受实在极糟。

作家面临的另一种挫折感,在于发现街头贩售他的盗版著作,据估计,盗版让厄瓜多尔共1.5万人失业、损失逾6600万美元,其中多少为作家损失则未经计算,不过作家Rafael Méndez Meneses对此不以为意,只希望读者能看到他的作品,他甚至指出[西文]:

若有天司法起诉某位疯狂女子,罪名是制作我的盗版著作分送他人,或是将我所有的诗作放在博客上,我就要引火自焚。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