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赞比亚:Chiluba无罪开释造成反弹

本周,一名卢萨卡(Lusaka)的法官,决定无罪开释卷入贪污案的赞比亚前任总统奇卢巴(Fredrick Chiluba)。这项判决引起赞比亚人民不同的反应。

在赞比亚的首度多政党选举中,奇卢巴击败第一任总统肯尼思·卡翁达博士(Dr. Kenneth Kaunda)。奇卢巴被控诉,在两届任期内,始自1991年至2001年,窃用美金500,000维持他的奢侈生活。

仅管奇卢巴支持他的继任者,已故总统姆纳瓦纳沙(Levy Mwanawasa), 但却是姆纳瓦纳沙总统,在2002年力主国民议会取消奇卢巴的豁免权,促使奇卢巴的诉讼审判。今年初,伦敦高等法院判决奇卢巴败诉,并命令他偿还贪污金额。

紧接在清除了他的贪污指控后,奇卢巴的律师致信给国民议会,要求恢复总统的豁免权。

在马拉维,前任总统莫鲁士(Bakili MULUZI),也同样面对贪污的官司。

让我们来了解赞比亚的博客及他们的读者如何评论这项判决,还有他们对于赞比亚未来反贪污的抗争有何想法。

Mwankole针对判决的评论文章标题为,「司法行政令-Bwezani Banda的时代」。他认为现任的班达总统(Rupiah Banda),影响法庭的判决:

尽管如此多的证据,异乎寻常的足以让奇卢巴的主要两名共犯Faustin Kabwe跟Aaron Chungu,接受三年的劳改苦役徒刑, 对奇卢巴却无丝毫惩处。Kabwe跟Chungu在奇卢巴任期内偷窃,而进一步关于动机意图的证据显示,这两人其实是为奇卢巴犯罪。

他连一点责任都不需承担吗?他还要推卸责任吗?

这证明了,重要的判决结果,从不依据证据的重量而定,而是办案的官员。

于是Jones Chinyama法官在判定奇卢巴的罪行之前,必须为自己争取时间,他利用一整个周末跟全能的班达总统商量。接着,他花了六个小时之久,为这个赞比亚史上最肆无忌惮的抢匪轻松拍案,因为当权的掠夺者不希望开创先例。

一名Zambia Watchdog的读者表示

Levy留下烂摊子了。我们一边有伦敦的判决,另一边则是赞比亚的判决。媒体及相关单位,一定对伦敦的判决大为赞赏,然而 像我这 样的人,却偏向赞比亚的判决。众所皆知,英国人跟美国人都不愿意自己的国民在海外的法庭受审。还记得两年前在阿克拉(Accra)因毒品被逮的那两名英国 黑人女学生吗?英国政府当时强力争取,好让她们在英国而不是迦纳受审。所以,不管多么恶劣,如果外国都可以为仅仅两名女学生,争取免于国外法庭的审判,那 我们又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前总统在国外法庭受审?这是何等自大?Levy全都搞错了。除了鞋子跟衣服之外,还有什么可以证明FTJ曾经偷窃?

另一名则警告非洲的独裁者

窃取民众财产的非洲独裁者,不要以为自己也能得到像奇卢巴那样的判决。莫鲁士(Bakili Muluzi )的案例发生在马拉维,而马拉维不同于赞比亚。在得知赞比亚没有将奇卢巴绳之以法之后,我认为马拉维的司法单位会拉紧绳索,把莫鲁士总统关进监牢。我预 期,奇卢巴待在牢房的时间会很短暂。伦敦法庭对他的判决,绝不愚昧,尤其当证据充分显示他窃取赞比亚人民的财产。目前,并不是所有的赞比亚人都满意 Jones Chinyama的判决。RB不应自欺欺人,相信赞比亚人民已经接受审判结果,我们仍在追踪,如果他在审判结果里插上一手,总有一天也会轮到他的。他已经 在我们的名单上了。「奇卢巴,这该死的好总统」。

虽然Ben Israel对审判结果感到失望,却不意外:

这真的是让人很沮丧的消息,但是我一点也不意外,奇卢巴重获自由,是必然的…我是说,这案子早该在他们(司法官)开始调查 前 就结案了。确实有足够的证据治奇卢巴的罪,但是我们应该在他们开始拖延这些议题的当下,就明白这努力早就白费了。如果Levy还活着,或许今天的状况会不 一样,因为,看来他是唯一敢为赞比亚人民讨回公道的人。我知道奇卢巴毁了很多人的生活,因为我来自铜带省(Copperbelt)卢安夏县 (Luanshya)。关于这些由民营化时期造成的混乱(有人失去了房子跟工作,而采矿镇更成了空城),我有第一手的经历。奇卢巴现在突然成了一个受害 者,这就是我的同胞,见证赞比亚腐败的证据。针对这绝症(贪污),我们需要做些大改革,我们的领导者没有服务我们的意愿,他们只在乎金钱跟权利。

Zambia Watchdog在文章中提到恢复奇卢巴豁免权的要求,文如下:

国议会长Amusaa Mwanamwaambwa被要求立即召开议会,恢复前总统Fredrick Chiluba的豁免权,为此备感压力。Watchdog在议会的消息来源指出,由于请求提出的方式,使国议会长召开议会时,遇到重重困难。奇卢巴的律师 Simeza Sangwa与他的同事们在周二写信要求召开议会。

Ulemona对这新闻回应

有骨气的人都不见了吗?Twachula pafula [Bemba语意是「我们受够了」]。拜托议会长解救赞比亚,停止这些瞎闹!

Zambiano说道

至少这一次,国会议员应该支持赞比亚人民,并且反对这件事。对于希望政府多为我们着想的人而言,让奇卢巴恢复豁免权,将阻碍我们提出上诉的机会。已经有太多钱被偷了,而这些人要不拍拍屁股走人,要不就接受点缀性的判决。我们还在看呐!

B M

[Nkole是反贪污大队的主席],他应该闭嘴。在这一场根本赢不了的官司里,他还想浪费多少纳税人的钱,而他提及的其他 案件, 又有多大进展?反贪污大队的主席真的很恶劣,这个大队应该马上解散…这些检察官应该去其他地方找工作。这些从一开始就方向不明的政治控告,已经让奇卢 巴受够多责难了。Nkole能对人民交代,其他案子在过去八年里的细节吗?为什么迟迟不说?根本就是因为这对他跟反贪污大队成员有利啊!

Zambian Progress认为这判决指出赞比亚政府面对贪污的软弱之处

尽管许多赞比亚人指责高等法院司法常务官Ndola,我们必须了解FJT的脱罪跟判官无关,反到是MMD,以及它在本周判决中表现的软弱,还有起诉贪污案件时,法务的表现不称职。我们不怪法官开释,但MMD无法证明这案子而导致败诉,所以MMD应该负责。

然而,RB告诉赞比亚国民,他很高兴见到奇卢巴走上自由之路。拜托!奇卢巴早就被赞比亚人民接受了。我们知道他在没有监督 且没有 责任的状况下,鲁莽的进行信贷公司私有化,此举毁了我国经济。尽管如此,当他竞选第三次连任时,以及赞比亚的医院缺乏药物时,赞比亚百姓还是接受了他,而 奇卢巴却在买名牌西装跟皮鞋。

赞比亚人民必须尊重法院的裁决,也必须让MMD政府为它处理这案子的方式负责。在这案子里,MMD政府早就清楚官司打不赢,却仍浪费了许多纳税人的钱。赞比亚人民有权知道MMD政府在这案子开案以来的花费细节。这完全是政府的浪费。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