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东帝汶:国族建立与诗歌

Abe Barreto Soares

「作家的角色便是收集散落一地的现实残片,再镶嵌于历史之墙上」

前一篇文章中,全球之声除了庆祝东帝汶独立公投满十年,亦回顾国际社群如何起身支持东帝汶民众的自由;本文将访问东帝汶作家Abe Barreto Soares,以瞭解诗人眼中的东帝汶民族主义,这也是他最近的文章标题。

他自2007年成为博客,以四种语言分享各种想法,也时常分析与国家自决的相关文学作品,他也通盘讨论争取独立后的国家意识建构过程。

他善用博客串连全球与远距对话的优势,并形容个人博客「充满甜美与关心言辞,人们在此可相互对话,彼此分享世上生活如何进行」。

但这位诗人的言语与行为并非总是如此自由,他在印度尼西亚占领东帝汶期间曾表示

我觉得手口受到束缚,不能表达对东帝汶的感受。

问:十年前你在哪里?可否简述你的人生?

答:独立公投期间,我身在海外,当时恰好在葡萄牙,我和其他东帝汶同胞在葡国首都里斯本(Lisbon)投票, 我在1985 年离开东帝汶读大学,在印度尼西亚Gadjah Mada大学主修英文,之后于1991年9月初前往加拿大参与文化交流计划;1991年11月12日Santa Cruz大屠杀发生当天,交流计划正好将告一段落,因为担心回到印度尼西亚后的个人安危,我决定留在加拿大寻求政治庇护。我在加拿大7年透过外交与文化活 动,不 断推动东帝汶自由与独立,音乐也是种传达东帝汶现况的工具;1998年春天至1999年秋天,我在葡萄牙待了一年半;1999年10月至2000年3月 间,葡萄牙通讯社Lusa送我至澳门接受六个月新闻训练。我在2000年7月回到东帝汶,此后加入联合国当地任务,担任资讯助理与翻译员。

Abe Barreto Soares testimony in Stephen Marshall's documentary "Blackout East Timor" (8' | 1997) about the mainstream media lack of coverage on East Timor during the Indonesian occupation.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see the video.

Abe Barreto Soares在Stephen Marshall记录片《Blackout East Timor》(1997年拍摄,8分钟)里的访谈,提到主流媒体在印度尼西亚占领时期对东帝汶报导不足,请点选照片观看片段。

问:你在印度尼西亚占领期间如何接触东帝汶文学?

答:我在印度尼西亚占领期间就读大学时,有机会读到澳洲记者Jill Jollife著作《东帝汶:民族主义与殖民主义》等书籍,我从书中认识已故东帝汶诗人Francisco Borja da Costa,其中收录他的一首佳作片段:扼杀我的反抗/以你的刺刀/虐待我的身体/以你的帝国枷锁/征服我的灵魂/以你的宗教信仰…,这些字句着实点 燃我心中的民族主义;藉由东帝汶现任总统霍塔(José Ramos-Horta)的著作《Funu:东帝汶未竟传说》,我也认识作家Fernando Sylvan的作品:

Fernando Sylvan:他们要我为maubere的死静默一分钟/我回答我一分钟都不会住口。

问:你时常引述东帝汶诗人Fernando Sylvan的文句,你如何如上述诗作所言,运用诗歌从不住口?

答:诗人是当代的发言人,他应当在压迫时打破沉默,身处在地球上,我们总面对光明与黑暗的战争,诗人应站在最前线手持火炬,做为「光明斗士」(我借用巴西作家保罗科尔贺(Paulo Coelho)的概念):

Notes from a Musafir 48:身为艺术家,我必须随时准备好参与精神战争,文字即为我的刀剑,希望我的文字能激发他人,让他们能随时言行合一,才能在美好世界创造和谐。

问:你以四种语言书写博客,是否为反映东帝汶人民沟通方式?

答:像我这样的东帝汶人民,必须以创意运用殖民主义与全球化的「长处」,除了使用母语德顿语(Tetum)及我父亲的母语加洛勒语(Galole),我在文学上也使用英语及印度尼西亚语,我很骄傲能用这些语言表达自己的思想感受,我也希望不久后能建立葡萄牙语博客。

Abe (on the right) at Ubud Writers and Readers Festival (2007) - photo used with theunspunblog.com permission.

Abe Barreto Soares(右一)出席2007年Ubud作家与读者节,照片经theunspunblog.com网站许可后使用

问:为何你在博客上建立「文学鱼雁」(Korespondensia Literaria)这个类别?

答:我在德顿语博客上设立建立「文学鱼雁」类别,希望与外界读者分享自己与文坛友人的简讯往返,将它们放在博客上也是种保存方式,我时常要与世界各地的朋友联系沟通,我希望向他们学习,也想实践绿色和平组织的哲学:「全球思考、地方行动」。

简讯:祢的长袍/我已病重:灵魂受苦/请允许我握住祢的长袍/用祢的橄榄油香气让我淋浴/才能让我再次康复。[21:51:11//11-2-2009]

回覆:
一,R.D:这是什么鬼东西?[约晚上十点]
二,Suzana TP:好,我会寄还给你,如大海流动。[22:08:53//11-2-2009]
三,Atoi R:谢谢,但我不明白。[22:18:00//11-2-2009]
四,Father Ola:这首诗作应名为「耶稣」,才会更吸引人。[11:55:12//12-2-2009]
五,F. Nascimento:水之眼已张开/水之手很好/让它们流动,淋在你我身上/我们既痛又苦/祢是我们唯一的上帝/祢是拥有好心与喜乐的唯一。[12:56:05//12-2-2009]

疯狂诗人之梦

诗人之梦承继,向彼此伸出双手,诗人之梦如男女握手围圈在地球上
愉悦
诗人之梦让我初醒
以及还在熟睡的大众

2009年2月

lafaek-300x225.jpg

Abe Barreto Soares的博客:

Dadolin-Poetry from the Land of Lafaek-Crocodile: A Space for Poetic Mind and Poetic Feeling,版本包括英语德顿语印度尼西亚语加洛勒语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