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摩洛哥:关注童工问题

Zineb Chtit in hospital

入院的Zineb Chtit

一位摩洛哥年轻女孩最近住院,身上满是瘀青及伤痕,Zineb Chtit自十岁起便开始担任家庭帮佣,在富有的雇主家里工作,却遭到殴打,也没东西可吃,A Moroccan About the World Around Him博客在近期文章中描述她的伤势:

她看来很憔悴,身上有瘀青,也因伤而出血,她的唇上有烙伤,胸口与私处出现热油烫伤痕迹;她不识字,从未享受与朋友玩耍的快乐,人生未来原本没有选择,只能在磨坊里工作至死,几天前,她也差点死亡。

可惜这个故事并非个案,摩洛哥15岁以下童工人数共有17.7万,其中6.6万人为家庭帮佣,虽然摩洛哥为「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缔约国,法律工作年龄下限仍为12岁,相关限制也很少。过去当地已传出多起帮佣遭虐待消息,例如《Tingis》编辑Anouar Majid撰写的这则报导,但出于贫困,许多家庭仍将女儿卖给出高价者做佣人,有些更是24小时工作,Sarah Alaoui记录许多年轻女佣的苦难:

这些贫困未受教育的女性来自乡村,生命别无选择,为支撑家庭与孩子的生计,只能为国内最豪奢的家庭做帮佣,他们生来便蒙受贫困的污名,做佣人也只让情况更恶化,女佣只能工作、没有声音,只能隐身幕后,类似作家JK罗琳笔下的家庭小精灵。

摩洛哥许多家庭帮佣直接住在雇主家中,我的祖母总让女佣的孩子与我们一同受教育,例如女佣在我祖母家工作期间,她的孩子Naima与我的堂兄弟即就读同一所学校,可惜国内多数人并未提供帮佣同样的照顾。

La Vie éco的一份报告[法文]指出,Zineb Chtit的雇主两夫妇将遭到起诉,但Reda Chraibi指出,摩洛哥必须快速进行改革,她在一篇详细文章[法文]中,提议如何阻止贫困家庭送年轻女孩去工作,其中包括:

提供贫困家庭大量社会援助,让他们不必被迫让孩子辍学去工作,学杂费应完全减免,例如赠送附文具的书包[法文]即为好计划,应扩至全国。让「放过孩子」这种组织或政府单位有权追踪童工处境,有权与雇主协商,有权确认童工是否拥有尊严;鼓励他们就学识字;开设庇护所,让担任帮佣的孩童有机会逃离危险情况,避免受暴事件再度发生,不会再有像Zineb Chtit的女孩上街向陌生人求助…

A Moroccan About the World Around Him博客在文章最末引述:

我想起Eliezer “Elie” Wiesel在1999年于美国白宫的演说:「面对政治犯、饥童与无家可归的难民,若未回应他们的苦痛,未纾解他们的孤独,未提供他们一丁点希望,等于将他们放逐在人类记忆之外,当我们否决他们的人性,也等于否决自己」。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