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东帝汶:土地解放后谁属?

印度尼西亚于1999年8月离开东帝汶前,发动现代极重大的一场焦土行动,让东帝汶陷入两个殖民时期留下的土地冲突。

东帝汶领土面积约为萨尔瓦多的75%,人口散布于乡村,首都迪力(Dili)是唯一大型都会区,除了中部山区的殖民时代咖啡田,东帝汶境内鲜少出现大地主(据估计,该国除了石油,咖啡占经济产能的八成)。

Photo by Sugu

咖啡种植区域Ermera,照片来自Sugu

包括联合国政策与东帝汶独立后首任政府,都希望先建立重要机构,再处理一致认为争议极高的土地权问题。

东帝汶官员Pedro Xavier先前负责联合国过渡政府的土地登记计划,他在2001年东帝汶永续发展研讨会发表的报告中,提供相关问题背景

多数土地所有权状都在1975年与1999年与其他财物遭到摧毁,目前土地耕作与社区口述记录仍存在,但也可能会有争议。

第1/1999号法规授权联合国过渡政府管理东帝汶所有动产及不动产,[…]2000年10月25日,过渡政府内阁决定,[…]土地权全都延后至正式独立后再裁决。

由于土地争议尚未解决,东帝汶独立后首任政府未通过任何土地相关法律,各式行政命令虽触及部分内容,但并未处理结构性议题,美国等捐助国不断希望立法,认为若无土地所有权架构,难以吸引外来直接投资,美国国际发展总署(USAID)于2003年赞助一项土地法计划,Ben Moxham于2005年在Zmag网站上写道

美国资助多项研究,如鼓励外来直接投资、农业发展、金融体制、有利民营单位的土地法规制度,我不愿具名的外交消息来源认为 这项政 策,将是东帝汶吸引投资者的唯一途径,他认为:「政府拥有无数土地,大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二,有些当然受制于传统,但这是政府能提供的诱因,政府可提供土地 接受外来投资。」

不过一如「国际危机团」在2008年报告「东帝汶断层危机」中指出,都会土地所有权仍有一项重要社会层面尚未解决:

东帝汶亟需新的土地法规、土地登记制度、分配所有权系统、仲裁与争议解决机制,[…]这些问题源于许多断层与风险危及长期稳定及经济成长,人们利用2006年混乱时期,将邻居赶出有争议的土地之外,土地法草案确实存在,但历任政府都觉得太过争议,但法规必须通过,土地法改革很重要,也需要时间,亦需要不同方式处理外来投资的土地所有权争议。

USAID持续资助相关计划,在2007年推出「Ita Nia Rai」计划,包括草拟土地法,并在Liquiça及Manatuto两个地区先推出土地登记活动,但草案规划完成之前,土地登记活动便已开始,Warren Wright最近在网站「东帝汶法律正义布告栏」写道

问题在于,因为印度尼西亚占领时期、因为殖民时期废除葡萄牙土地所有权、因为地方自订法律,导致全国最有价值的四万多笔土地所有权尚未厘清,为何政府就要急着推行土地登记制。

东帝汶政府于六月推出土地法,表示将开放两个月的公共谘议时间,而在东帝汶非政府组织论坛里,原本沉默的「土地网络」计划于2008年恢复运作,期待土地法草案推出,「土地网络」于六月致函司法部长Lucia Lobato,要求公共谘议应至少延长至五个月,并以文字简易的文件说明草案内容。

Photo by SReyes http://www.flickr.com/photos/sreyes/

Maliana地区的稻田,照片来自Flickr用户SReyes

民间社会的挑战在于,如何制作充满高度技术语言的法律文件,能处理过去印度尼西亚hak milik及葡萄牙propriedade perfeita两项制度,并处理无所有权的土地。

七月与八月间,「土地网络」追踪各地谘议过程,强烈抨击其中的长度与内容,形容近期在Manufahi地区的公民谘议活动犹如「猜字谜」

Manufahi地区的公民谘议活动数度更动日期,最后与另一场大型非政府组织举办的会议撞期,导致许多人无法前往参与谘议。[…]

「土地网络」计划代表Inês Martins表示:「虽然我们很高兴有更多讨论土地问题的机会,但会议里对于如何改善法规的建设性意见却很少」。

「这是因为人们只有61分钟可发言,他们没看过、也不明白法律内容,会议也是到最后一刻才决定举办,而且因为部长得独自回答所有关于法律的问题及意见,她常说出错误或误导民众的资讯。」

对于Aileu地区有关该法的疑虑,司法部回覆指谘议时期结束后,政府计划推出公共教育活动,让草案深入基层。

但外界对这项法律的疑问仍然存在:谁将主持有权仲裁土地争议的单位、目前非法占地的咖啡田未来如何、「公有土地」的问题等,Haburas基金会的Pedro近期在「土地网络」组织的新闻稿质疑

有许多重要问题得讨论:谁会得到补偿金?金额多少?谁来做有关土地分配的重要政治决定?为何政府对公有土地拥有这么强的权力?公有土地上的营业项目所得要交给谁?谁来帮助弱势族群取得土地权?

由于人民对土地及生死存在根深蒂固的宇宙观,使东帝汶的土地所有权问题更加复杂,对多数东帝汶民众而言,大地也充满名为rai na'in的灵,字面翻译即为「土地拥有者」。

Photo by SReyes http://www.flickr.com/photos/sreyes/

东帝汶Maliana山的村庄,照片来自SReyes

Manuel Carlos D'Oliveira在TIMOR, lendas, prosas e narrativas[葡萄牙文]博客写道:

东帝汶山区与平原充满各种看不见的物体,也肯定影响着人民的生活,[…]这些看不见的灵体是土地拥有者,无论是在树木里…充满在土地各处,或是在动物或石头里,也受到人们的尊敬与崇拜。

美国和平志工团前成员Michael Jones记录一件2003年的事件,他记得当时在Manatuto区,家附近便因rai na'in决定不可修筑围墙:

家族表示,叔叔是rai na'in这种灵体的专家,他知道哪些事能不能做,Lina的丈夫Domingo告诉我,有次一名男子在住家后面兴建围墙时伤到脚跟,后来几乎重病身亡。 长者说那个地方为圣地,分隔居住区与稻田的田垄大石其实是圣灵通道,灵体经过此处往返山丘与海边,故必须拆除围墙,之后男子就会痊愈,情况后来似乎也就是 这样。

叔叔口中的故事版本更加完整,他表示一位长者身染重病,原因是围墙触怒灵体,他们拆除围墙后,男子就痊愈了,试过三次之 后,最终 确认人们不该在这块地上建围墙或进行任何活动,我提及屋旁与厨房之间的土地,觉得这块地离大石很远,应该不是圣灵通道,但叔叔说那是圣地,所以不打算使 用。

Pedro Rosa Mendes最近在网络上写下一篇文章名为「影、梦、形:圣地与现实」:

无论是政治或制度,现实不可能脱离圣地之外,东帝汶民众怀有一种魔幻现实主义,我们看不见,但却彷佛触摸得到。

土地法指出,「公有地」应由「地方社区参与」资源管理与争端调解,似乎与东帝汶习惯法内容一致,许多人则希望土地法能更正式处理公有地问题。

Haburas基金会的Demetrio do Amaral de Carvalho于2004年获得Goldman奖后,向《Grist》杂志表示

「公有地」为东帝汶传统,是种传统生态智慧,社区达成协议,共同在特定时间保护特定区域,这项制度在殖民时期遭禁止,所以我们希望恢复,帮助人们回想这个制度。

但土地法内容并未明确保证任何公有地制度,只表示政府将「保护」这些区域,但由于全球都面临寻求可利用土地的压力,许多东帝汶民众都担心这些土地落入外国人手中,农业部与一家印度尼西亚企业签署的瞭解备忘录在2008年曝光,其中保证提供10万公顷土地,便让人们感到紧张与忧虑。

Lafahek Rai Maran在瞭解备忘录曝光后制作一份讽刺广告,欢迎各界投标购买东帝汶所有土地,起标价2亿美元,但只要谈判得当,金额还可以砍半。

在2009年下半年,土地法议题仍将在东帝汶继续论辩争吵不休。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