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非洲:科技恐惧症是否成为阻碍?

资通讯科技有利人力发展的承诺很伟大,有些人认为手机有助于扩展新市场,这些行动工具在有些国家已跨入不同领域,包括银行(行动提款机)、医药(让乡村民众获得所需专业资讯)和公共服务等。

网络让最遍远地区学生也能研究与学习,学者能获知世界研究动态,社会媒体也可能让人们更容易相互串连,并让移民汇款回国更轻松。

在9月23日至24日,哈佛大学举行「资通讯科技、人类发展、经济成长、消弭贫穷」论坛,其中热烈讨论与分析资通讯科技对人类发展的影响。

至于反对电脑与恐惧科技设备的心态,又会造成什么阻碍?若资通讯科技承诺改善贫穷情况,科技恐惧症会带来什么冲击?这确实是全球问题,既然资通讯科技会改变人类发展,误解或害怕科技力量的情况,是否会对开发中国家影响特别大?若确有这种现象,各界又能如何因应?

以下是非洲地区对抗与认识科技恐惧症的实例(若各位手边有其他地区的案例,也欢迎提供)。

非洲和许多其他地区一样,都有不同型态的科技恐惧症,研究报告(PDF档)指出,教师抗拒科技造成电脑在肯亚校园难以普及,乌干达医病双方都认为,「文化相容性」(PDF档)阻碍当地医疗机构接纳资通讯科技;在许多地区,网咖是唯一能接触网络的地方,但很多女性却认为网咖是专属于男性的领域。

南非开普敦(Cape Town)电子学习专家James Kariuki提到,有位朋友教育水准良好,却难以适应新科技,他在Elearning in Africa博客指出

我今天与一位朋友聊天,他感叹科技变迁速度之快,我看得出他脸上的痛苦,他提到有次准备上台报告,演讲厅里唯一的视觉辅助工具为电脑和投影机,过往旧式投影机已由新科技取代,让他得很痛苦地重新制作报告,将图片扫描后再度使用,我问他是否有意去上训练课程。

多数人都惧怕科技,训练课程使用种种专业用语,让我们比受训前更加困惑,我知道系上有些教授对科技同样拒斥,也无法参加训练。

我问他,是不是因为害怕科技,让某些教授从来都不愿使用演讲厅?他回答:

没错,而且还有文化因素,他们应该找人类学家研究科技未来使用者的文化,那他们或许就能够建议,哪些文化方面的改变能让人习惯使用科技。

我见到的问题是,当社会已提供科技,但理应受惠的人却未得益,我不确定如何处理科技恐惧症最好,尤其是他们拥有各种资源、训练与支持,但却无法善用资源,若各位知道该怎么办,请你们告诉我。

Neil J在留言区表示,我们应扩大科技恐惧症的定义,因为人人或多或少都会这样:

正如你所言,训练是最好的应对方式,我的大学作业就与科技恐惧症相关,我想人人都有些科技恐惧症,例如:
– 电脑当机时的愤怒。
– 害怕电脑会取代我们的工作。
– 害怕我们受到监控!

数位落差不只出现在城乡或贫富国家之间,Ore Somolu在尼日利亚的The Networking Success Project计划指出,性别仍是一项重要因素。

Ore Somolu还提到,女性要自由使用科技,还会面临种种限制,例如可支配所得较少、使用科技时间有限、平均识字率较低等,一项解决方案包括尽早提供科技课程给女孩:

年轻女性需尽早开始接触科技,无论是正式(中小学、电脑学校、课后学习)或非正式(向亲友学习、有电脑课的夏令营)皆 可,KnowledgeHouseAfrica组织的性别团队举办FOSS Women Bootcamp工作坊,让年轻女性拥有必要技能,训练其他女性使用FOSS(自由与开放程式码软体);Fantsuam基金会也提供资通讯训练奖学金给 合格与有兴趣的女性。

母亲对女儿影响深远,若她们显露科技恐惧症态度,有些女孩或许会下意识承袭类似感受,故必须从家庭开始鼓励,从小就接触科技,再逐渐进阶到更复杂的科技。

南非罗德斯大学(Rhodes University)学生Lauren Clifford-Holmes曾认为资通讯科技并未实践承诺,因为各项计划鲜少产生具体结果,她列举几个运用资通讯科技促进发展的最佳范例,她在The Soap Box博客表示

这个故事让我意外的是两件小事,第一,光是把科技丢进社区没有用,除非教导民众有关如何运用与利用科技的方式;第二,这项案例强调重视校园及教导学生使用科技,不仅能帮助学习经验,也可教育他们所需技能,在这个知识/资讯经济里存活。

她提到推广正确科技的案例:Intel Teach Program

Telkom几年前捐赠电脑给Mthebula中学,但所有教师均未接受使用电脑授课的训练,语言科教师Mercy Ntlemo认为,主因在于多数教师缺乏「以实质方式整合科技的明确知识与训练」,造成电脑都积了灰尘、除了基本资讯收集与文书处理,都鲜少使用。

这个案例反映出资通讯科技与发展内部论辩情况,发展必须有不同层面,若将电脑等科技免费捐赠给缺乏使用技能者,根本没有达到帮助发展的目标。

在这个例子中,Mercy Ntlemo接受Intel Teach Program训练,这套课程旨在协助教师将科技融入教室中,希望帮助学生掌握21世纪的技能,Mercy Ntlemo觉得自己确实因训练获益,许多教师也跟进参加,想要「克服科技恐惧症」。

这套课程让教师学习建立评量工具的新方式,并调整教育学习目标,此外,教师也发现使用网络、网页设计及学生课程的途径,做为加强学习的重要载具。

Mercy Ntlemo指出,由于这套课程,科技如今已成为DZJ Mthebula中学课程重要素材,也习惯使用新教学模式,此次经验大大颠覆教师使用电脑的方式,大幅增加使用效能,她认为这套课程「为教学法带来革命」。

这种故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这让我们知道必须以宏观全面角度看待发展,以及瞭解社会发展在不同背景下的情况,例如人民可能缺乏数位识读能力,我们得瞭解需要资通讯科技发展社区的背景,才能让发展不会毫无价值,而带来实质改变。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