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危地马拉:大屠杀幸存者的奋斗

Maya Achí运动成员特古(Jesús Tecú Osorio)是位幸存者,他儿时曾目睹危地马拉武装冲突史上重大的Río Negro Massacre屠杀行动,他的许多朋友、两岁弟弟、双亲都遇害,他曾与17位幸存儿童被迫劳动,为杀害弟弟的凶手做家庭帮佣。

Photo by Renata Avila

照片由本文作者拍摄

多年后,他的监护权回到姐姐手中,特古开始挖掘大屠杀留下的乱葬岗,才终于让其中三名罪犯遭判刑,对于国内外保存历史记忆与追求正义,这都是一项重要工作。

特古写下名为《Río Negro大屠杀记忆》的著作,讲述自己身为战火幸存孤儿的经验,Tadeo说明特古所记录的故事内容:

军方与民兵包围所有妇孺,指控他们与民兵合作,这些妇孺因而遭到强暴、虐待与谋杀,1982年3月13日,共有177人在 Río Negro遭到屠杀,其中包括107名孩童,少数幸留者(多为小男孩)则被迫成为奴隶,屠杀事件幸存者特古记录自己在Xococ PAC部队领袖手下为奴的经验,该名领袖当初将弟弟一把从特古怀中抓走,在特古面前用脚踩着婴儿,并用石块猛砸婴儿的脑部,因为他的妻子「不习惯照顾这么 小的孩子」。

特古与许多人不同,因为他仍留在社区里,帮助民众争取人权,他率领一个法律中心,帮助贫困又知识不足的民众争取权益,在特古与其他内战幸存者奋斗下,成立「新希望基金会」,成立宗旨载于博客[西文]上:

我们相信唯有为孩子提供高品质教育,才能对抗人性偏狭,为国家建立真正的和平,并改善社区生活品质,许多过往暴力幸存者至今仍生活在赤贪中。

Achí族还在其他类似计划进行中,除了缅怀过去,亦为庆祝文化,最近亦在Rabinal镇设立Riij Ib'ooy中心,让更多人瞭解屠杀事件历史,也帮助民众认识这个马雅部族的文化与光荣历史,特古接受「危地马拉国际合作计划」访问时,他说明Rabinal当地情况极为复杂,因为加害人与被害人生活在同一个小村庄的空间中。

「Youth Helping Youth」组织的Christina Gray在博客中,描述特古如何向访客讲解当地的故事

星期天下午,代表团、实习生与联络员与特古见面,他是1982年Río Negro大屠杀事件幸存者,向我们讲解Rabinal及邻近地区的历史,这些纪念碑让人怀念屠杀受害者,让当地与外籍人士记得这些生命已亡佚,不要顺从政府意志遗忘这些事件。

特古因他的努力而获得Reebok人权奖,在以下画面中,特古说明争取正义的过程

虽然特古与Achí部族的奋斗有所成果,相关工作仍得持续,Colectivo Guatemala博客指出,幸存者仍要求危地马拉政府审判加害人,有些人也因此遭到恐吓。

最近特古接到恐吓电话,Guatemala Solidarity Network的Padd Daniel提及此事

9月14日下午,人权斗士特古用私人手机接到一通电话,未具名的恐吓者扬言若特古不照着指示令,将绑架、虐待与肢解特古所 有孩 子,来电者证明他知道特古全家住处在哪里,也知道长子就读哪一间学校;特古与许多危地马拉人权斗士一样,多年来都接到许多死亡威胁,但警方从未详加调查, 不过特古从不会让这些恐吓阻碍人权工作。

在危地马拉追求社会变革的过程中,非暴力行为一直扮演重要角色,特古等地方运动人士即为一例,然而近期的恐吓电话也证明,未来还有许多进步空间。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